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我!以黑科技造福国家 > 第179章 逆转阴阳,此宝价值五十亿灵石

马斯特挂断通讯令牌后,面上浮现一抹释然的笑意,口中哼着仙曲,与手下弟子们召开了一场兴高采烈的秘法研讨会议。
  然而他尚未察觉,真正的“好消息”才刚刚揭开序幕。
  与此同时,洛尘收起通讯令牌,耳中回荡着令牌传来的寂寥余音,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原来马斯特此次前来,是为了炫耀他那从天外仙域引进的至宝——太极磁光飞艇的新成果。对此,洛尘并未放在心上,只是略显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此时,恰好前方街口红光闪烁,洛尘驾驭着星辉玄灵梭平稳地降落在路口等待绿灯放行。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唉,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谁不慎撞上了他的星辉玄灵梭。
  但这辆由稀世珍材振金精炼而成的浮空法宝,未见丝毫震动。洛尘凭借多年修炼飞行术的经验判断,他无疑遭到了后方的撞击。
  心中暗骂一句,刚入手的新法宝就被这帮凡夫俗子给追尾了?
  洛尘从容开启车门,走下法宝查看损伤情况。他回首望向后方,只见一辆粉色的瑶池彩凤幻影冲撞而来,显然是驾车者一时疏忽,未能及时停住,以至于撞上他的星辉玄灵梭。
  洛尘更关心的是,这辆星辉玄灵梭是否因此受到损坏,是否会影响其升空御风的能力。毕竟,此法宝全身上下的构造皆以振金精心铸就,即使受到轻微冲击也丝毫无损。不过关于法宝内部精密结构的问题,则需返回九幽宗在京的分支秘境详细检查。
  正当此刻,四周的行人纷纷瞩目于这场突发事件。其中有人大惊失色,惊呼出声:
  “若是这法宝采用的是星辰灵气驱动,一旦受损引发泄露,后果不堪设想!大家快逃!”
  “慌什么!星辰灵气驱动岂是凡物,若有泄漏爆裂之虞,我们这些人早已灰飞烟灭了!何谈逃跑之事?”
  “那该如何是好?需不需要趴下寻找掩体?以防万一!”
  “我先行一步吧,万一真的发生灵气泄露,距离远些或许还有生机留存!”
  一时间,众多围观群众面露恐慌,纷纷四散奔逃。
  见此情景,洛尘不禁哑然失笑,何时他曾提及过此法宝是以星辰灵气驱动了?
  星辰灵气驱动,岂是凡人所能理解的高端科技?分明与此无关……
  此飞行法宝以反重力阵法为核心,其内部所用之灵材与秘宝组件,皆需洛尘亲自携门徒采炼与创制,世间罕见,非寻常世界所能拥有。
  若仅是普通的水元之力驱动,今日之事或许真能引发一场仙器反噬。然而眼前此车,显然并非如此简单,绝无此种可能。
  后方那架名为帕拉梅拉的灵兽载具内,两位风姿绰约的女弟子面如纸色,惊骇不已地凝视着前方异象。
  端坐主位的女子,美腿微颤,显然是还未从刚才的突发事件中回过神来。此女正是洛书彤,与洛尘同为晋升至帝都仙道学院的修士研究生,今日报到首日。
  本科毕业后她便取得驾驭飞遁之证,家眷予以赞赏,并赠予她挚爱的粉翠色帕拉梅拉作为礼物。洛书彤甫得新车,难耐驾驭之念,急欲驾乘新骑畅游天际。怎料刚一启程,便不慎上演了一场腾云冲撞。
  此刻,她瞠目结舌地望着前方的法宝——那是她从未见过的一种奇异仙器,观其外表,贵气非凡。
  直到那只应声而落的金龙撞击彻底消散,洛书彤才如梦初醒。此时,洛尘立于车门外,紧锁眉头,轻轻叩击着洛书彤的车窗。
  按照仙途规则,此类意外事故自然由后方的帕拉梅拉承担全责。洛尘并无借此纠缠之意,只是出于善意提醒,希望该车主人下次驾驶时务必小心谨慎。
  “道友,请以后行车多加留意,这般路段怎能发生追尾之事?”洛书彤坐在车内,尚有些迷茫,面对洛尘的询问,心中不禁生出些许慌乱。
  副驾驶位置的闺友张天天已逐渐恢复清醒,轻轻拍了拍洛书彤的肩头,安抚道:“彤彤,没事的,不过是一次追尾罢了,无需太过担忧。赔偿些许灵石对他而言并无大碍,咱们修为深厚,又岂会在乎这点财物。”
  张天天打量了一下碰撞的车辆,察觉到这辆法宝并非出自任何知名仙器宗派之手,甚至根本未曾辨识出其来历。
  听见张天天的宽慰,洛书彤点点头,随后解开安全带,步出车外向洛尘致歉。
  “抱歉,前辈,我才刚刚获取驾驭仙符,初次上路技艺生疏,此事确乃我的过错,我愿意赔付您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
  目睹洛书彤诚恳认错,洛尘亦对此表示赞许。至于赔偿损失之事,洛尘倒也并未深究,毕竟他尚未知晓此次碰撞会给自己的法宝带来何种程度的损伤。
  原本以为此事就此平息,哪知张天天走下车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洛书彤的帕拉梅拉竟受损惨重,前部车身深深凹陷,连引擎罩都碎裂不堪!
  再看洛尘的法宝,却完好无损,毫发未伤!

  张天天不禁疑惑,此人何以能在如此剧烈的冲击下安然无恙?念头一转,她便拽了拽洛书彤的胳膊……
  “彤彤仙子,此事尚未有定论,你细观之,怎能将此祸端尽数归咎于吾等身上?你瞧,我等飞遁的速度并不疾快,并且,彼方此次所驾驭的灵梭毫发未损,反观我等座驾,整辆帕拉梅拉护体阵法破碎,器身重创,已是无法修复之状!
  这辆帕拉梅拉,乃是令尊令堂赠予你考取仙道修士资格之贺礼啊!”
  “若要追溯因果,实应由对方承担赔偿之责才是!”
  听闻张天天这般离经叛道的言论,洛尘不由得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之笑。
  他生平头一次听见有人提出损坏程度更重的一方反倒该赔的道理!只因其驾驭的灵梭撞上了自己,尽管自身无恙,反而自家的飞梭受损,竟还要受害者自掏腰包赔偿?
  如此言论若是传扬出去,只怕会让世人嗤笑至极,受冤者都要含恨九泉!
  “谬矣,此女,照你这么说,假使我打你一掌,不慎伤了自己的手腕,是不是反倒该让我赔偿于你?”
  原本洛尘并未打算在此事上过分纠缠,然而对方之言辞实在令人作呕,超出了他的想象底线。
  世间之大,竟有此等奇葩之人!
  然而张天天亦非泛泛之辈,与洛书彤同为法学系出身,她更是校内辩论队的顶尖三辩,模拟法庭上的常胜将军。
  “汝先前谈论的是人,如今涉及的是法宝,法宝与人不同,此理你可明白?人乃自然灵体,归属人身关系范畴;而法宝,则属财产权益调整之列,二者性质迥异。在这次的法宝损伤事故中,我闺蜜的帕拉梅拉损失惨重,价值连城。
  皆因你未能在灵光红灯之时适时收束遁速,故此你也负有一定之责。因此,在赔偿事宜上,应当由你向我等赔付。”
  张天天言语犀利,似乎在运用其深厚的法学修为试图颠倒黑白。
  洛尘听得一头雾水,心中暗骂:“罢了,这是何门何派的歪理邪说?竟将黑白混淆至此地步!什么人身权、物权,这丫头莫不是修行走火入魔了?大学里学到这点皮毛理论便自觉高人一等不成?”
  见闺蜜张天天依旧针锋相对,洛书彤悄然拽了拽她的衣袖。
  “天天,不要再争论下去了,我觉得这件事终究是我的错,无论如何,都是我驾驶不当导致的碰撞。”
  “现在我立刻着手赔偿事宜,尽快息事宁人,免得引来更多麻烦。”
  此时现场围满了众多看客,原本身无大碍的事故若继续闹腾下去,恐怕会导致灵路拥堵。
  “发生了何事啊?这里究竟怎么回事?”
  “听说一辆氢能源飞梭遭到撞击,险些引发爆炸,幸好最后平安无事……”
  “好惊险哪!看来是一场追尾事故吧?”
  “后面的那辆飞梭可不简单,估摸着是哪个宗门新出炉的秘宝级飞行法宝!”
  随着围观人群越聚越多,洛书彤再次轻轻扯了扯张天天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再多言。
  抱歉了,这位道友,我师妹言辞犀利,乃是宗门论道会上的一把好手,喜好与人辩驳,确实失礼了……”
  “如此,便请你提出一个赔偿的灵石数目,我现在便通过灵信传给于你。”
  洛尘审视了一眼洛书彤,见其态度尚可,遂面沉如水地点点头。
  “此事就此作罢,往后需谨言慎行便是。”
  此刻,身后的张天天依旧纠缠不止。
  她上下打量着洛尘驾驭的飞遁法宝,忽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方才细观此宝,敢问道友,此飞遁法宝出自何派,亦或是何种秘制之物?这般形态的飞行器,在我所知的所有仙家法宝之中,竟是未曾一见……”
  洛尘在启程之前,曾特意向青阳城主求助,获得了一枚临时通行令牌。
  然而张天天这一问,仍是令洛尘感到困惑不已。
  张天天低声在洛书彤耳边说道:“彤彤,我疑心此飞遁法宝乃道友私自炼制改造而成!适才我遍览各派法宝图鉴,并未发现与此相似之物,甚至连我那经营二手法宝的族兄也从未见过此类法宝!
  据此推断,此法宝应未得到天衍司的认可,根本无法合法行驶于九天云海之间!分明就是一辆经过大肆非法改铸的法宝!且改动程度极为严重!刚才我们的飞遁法宝与其相撞,我们受损严重,而对方却安然无恙!”
  洛书彤细细端详了片刻洛尘的飞遁法宝,她确实未曾见过此等法宝,而且在其后方并无任何宗派标志。
  这极有可能是一辆私自炼制改造的法宝。
  “我已承认,我们不慎追尾在先,愿承担相应的赔偿灵石。
  然而,
  你私自炼制改造法宝,并公然在天地间穿梭,此举已然触犯了《九霄天衍交通安全法规》!此法宝必遭天衍司查扣,同时,你还将面临天衍司的拘禁处罚!”
  听闻此言,洛尘亦感无可奈何。
  他本欲驾驭此法宝尽快赶往修炼之地,却不料遭遇此事。

  “我并未向你索要赔偿,若你通情达理,不该说出这样的话才是。”
  洛尘反唇相讥,质问张天天。
  张天天则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姿态。
  “我们并非不愿赔偿,我们同意赔偿,不过你这法宝必须交由天衍司处置,你自身还需接受拘禁审查。”
  对此,洛尘心中疑惑重重。
  此前与这名女子并无恩怨纠葛,为何今日她对自己这般穷追不舍?
  洛书彤则是颇为无奈,自家这位师妹向来性子刚烈,一旦被人触及底线,哪怕损失再大,也要让对方付出代价。刚刚洛尘之言行惹恼了她,以至于此刻即便自损八百,也要让洛尘难堪一番。
  洛尘无计可施,只得耸耸肩膀道:“既如此,那你们直接赔偿便是。”
  张天天嘴角上扬,暗自窃喜。
  眼前的这辆来历不明的法宝看似破旧不堪,但实际上价值几何他们自然知晓,然而对方却要冒着被天衍司查处的风险。
  对方竟还想在此事上与自己对抗?
  他又有何能耐抗衡得了自己呢?
  “你说个赔偿的数目吧,我们愿意赔,你这法宝的价值,对于我们来说,算不得什么。”
  洛尘伸出五指,淡然开口。
  “五百枚上品灵石?”
  张天天不由得嗤笑出声,五千枚上品灵石对于对方而言,只怕是连车带人皆将化为乌有……
  他是否修炼有误,竟至此刻仍不知向我赔礼道歉?
  洛尘微微摇头,淡然如水。
  “我直言无讳吧,五十——”
  “五十万灵石?哈哈哈哈哈,阁下这辆飞梭怕不是过于廉价了吧?”
  张天天放声大笑,未料洛尘的话语尚未终结。
  “实则为五十亿灵石。”
  此言一出,即便连身侧的洛书彤亦为之瞠目结舌,二人面面相觑,惊愕之色溢于言表,仿佛未能确信所闻。
  何等事物?
  五……五十亿灵石?
  你在与我玩笑不成?
  莫非是在戏弄我?
  这飞梭莫非以稀世金精打造而成,抑或其内部构造皆由灵金铸就?
  即便是世间罕有的全金飞梭,其价值也无法与此价相较吧?
  难道此乃传说中的黄金破空战梭不成?
  张天天不由得捧腹大笑。
  “起初我尚想宽容待你,如今看来,你的罪行更应加重,涉嫌巨额勒索仙宝之罪!
  区区一辆飞梭,竟敢开口要价五十亿灵石?你胆识倒也非凡!
  且告诉你,我已经将此番对话录下,待会儿仙警来临之际便交予他们审验!”
  洛尘面色依旧平静,缓缓解说道。
  “此飞梭殊异寻常,它能够凌空飞行。”
  听见此言,张天天再度失笑,甚至忍不住喷出了口中的茶水。
  她从未见过如此荒诞之事,竟有人这般一本正经地编造谬论。
  “自称能飞?呵,我也曾吹嘘我的紫霞祥云车可以日月穿梭呢!”
  张天天笑得花枝乱颤,洛书彤却在一旁秀眉紧锁。
  她心想,会不会是因为听到要把此事交付仙警处置,这位少年心境崩溃,开始胡言乱语?
  “天天,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这小伙子也不易,兴许只是出于个人喜好改造了一辆飞梭,不如我们就当作没看见,别麻烦仙警了,让他离去便是。”
  张天天伸出臂弯,尽情欢笑,嘴角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鸭蛋。
  “不行不行,彤彤,此人实在太过奇特,我得让周围观者瞧个究竟。”
  “说什么五十亿灵石?就是给你五十亿新巴布韦晶石都不值,还不如赏你五十枚上品灵石呢!哈!哈!哈!”
  张天天已将其视作笑谈,尤其是洛尘那样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她觉得这个男子实在是疯魔至极。
  然而,洛尘言辞凿凿,句句属实。
  眼前的这辆飞梭绝非常物,它是未来的先行款式,或是称之为模板车,全球仅此一辆,其价值远远超过那等名为布加迪威龙的凡俗座驾,两者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因此,五十亿灵石的价格,实属公道,即便此刻将其出售,只怕一百亿灵石也会有人争抢。
  事实上,这辆飞梭不仅全球独一无二,其部件唯有洛尘一门所有,此车具有开创性的时代意义,预示着人类即将步入赛博仙域科技的新纪元。其价值何止一百亿灵石,一旦交予国家,其价值更是难以估量。
  尽管众人笑声不断,但终究事态还需妥善处理。
  张天天自诩聪慧,擅自决定教训一番洛尘……
  "我看你分明是在修炼界诓骗无知者,不只是诓骗,更是荒谬至极,你怕不是修炼出了心魔吧!一辆世间罕见的灵遁飞舟,竟敢开价如此之高,还妄称能御空飞行?难不成你说驾驭的乃是仙家九天星梭不成?”
  “你这是以伪法器行欺诈之道,我已忍无可忍,此事必诉诸于宗门执法!”
  “我并未虚言欺世,所言皆为实情,此飞舟价值何止五十亿灵石,你若不信,便是自误。”
  此时,洛书彤在一旁怔怔地看着二人争论不休,心中暗忖:这般纷扰原本不必如此演变。看眼前这位青年修士也并无恶意之象。

  “罢了……或许我们应该就此作罢,此事……”
  然而,张天天立即截断了洛书彤的话。
  “作罢?与这样的人有何可谈之理?竟驾驭未经宗门许可的秘法改造飞舟出行,还恬不知耻地索要五十亿灵石,此等人岂非荒诞至极?即刻揭露其真面目,让大家瞧瞧此人之恶劣行径!难道你们不知擅自改动飞舟之法阵所带来的危机么?”
  说着,她取出随身携带的法宝——摄灵镜,准备录制现场情况。
  四周聚集了一些修士与凡人百姓,纷纷亮出各自的法宝记录这一幕。
  他们将镜头瞄准洛尘,言语间充满讥讽。
  “各位道友速来观瞧,此子竟驾驭私自篡改的仙舰出行,还向人敲诈五十亿灵石,真是修行界的奇葩啊,如今世道,真是无奇不有啊!”
  洛尘看着众人手中的摄灵镜,心头怒火中烧。
  即便是修行中人亦有底线,而他原本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但眼前的女子却步步紧逼,丝毫不让。
  这女子想必是想让他低头认错,口唱《降服》才肯罢休。
  洛尘手指着他们,声音冷冽:“尔等立刻收起摄灵镜,吾再三警告,未得我允许前,任何人不得擅自摄录此车,否则,休怪我施以重手,令你们付出巨大代价。”
  洛尘面色一沉,目光罩上一层寒霜,这世上之人怎都喜欢随手拿出法宝摄录影像呢?
  罢了,待到事后,他会利用炎黄宗的力量,把这些影像痕迹一并抹去。
  “天天,你若是再这样做下去,我真的会生气的。这本是一件小事,为何非要弄得世人皆知呢?此类纠葛,我们私下解决岂不更好?”
  张天天见洛书彤面上已有愠色,心中虽不愿,但还是收回了摄灵镜的影像捕捉功能。不过,她偷偷开启了直播,并将直播画面转向地面以及洛尘那神秘飞舟的一角。
  此刻,一位知情的修士上前建议道:“此事还需慎重处理,你们最好将飞舟移至一旁,待仙警到来后再做定夺。”
  “好吧,那我们就暂且等仙警前来处理。”
  在等待仙警到来的时间里,张天天遵从洛淑彤的意愿,不再将镜头对准洛尘本人。但她并没有关闭直播,而是将直播视角持续锁定在洛尘那神秘飞舟之上,因为她认定此飞舟的价值绝非区区五十亿灵石所能衡量,像这般行为,必须让更多修真世界的网友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此刻情形正如张天天所愿,尽管他仅仅是轻拍着洛尘驾驭的仙器灵车,然而围观的众人之中竟无一人识得此等宝驾。再加上张天天那出神入化的诡辩之术与他独步尘世的言辞魅力,致使直播间内的诸多道友早已被他先入为主的观念引导。皆以为洛尘有意借机敲诈巨额灵石。
  而洛尘则在一旁淡然静候,并未多加赘述。只因这辆灵车的价值,明眼人都心知肚明,他的解释在此刻显得多余。即便解释,这些人也无法真正理解其价值所在。
  “乖乖隆地洞!轻轻碰一下就要赔偿五十亿灵石!此事太过匪夷所思,恐怕连抖音里的奇闻异事排行榜都难以望其项背!”
  “天哪,这比直接掠夺灵石还要迅猛啊。这是何等神奇的改造车?就算你说它是来自九天之外的星梭,我也愿意相信!”
  “这般奇特的车辆从未见过,莫非这是最近问世的绝顶秘宝——水元素驱动的飞行仙梭?不过若真是那样,此处早该爆发出惊人的元气波动了,哪里还有美女修士在此进行直播。”
  “乖乖,五十亿灵石哪!世上能有几人拥有如此巨量财富?听说过逆天之人,却从未见过如此荒谬至极之事!”
  “刚才那位女修士还说此车竟能腾云驾雾,真是让人笑掉大牙!这位车主怕不是修炼走火入魔了吧?”
  此时,直播间内的观众人数持续攀升,不少修士对于洛萧此举表达了深切的反感与蔑视。在他们眼中,洛尘索要五十亿灵石之举宛如天方夜谭般的怪谈。
  更何况洛尘声称此车能够飞天遁地,这更是离经叛道。莫非此车主所驾驭的乃是一辆能够悬浮于空中的飞行车?对于寻常修士而言,飞行车无疑只存在于奇幻仙侠故事的瑰丽想象中,即便是诸多修真典籍记载中亦罕有所提及。怎能让一名凡夫俗子驾驶此等神器,这不是纯属胡言乱语吗?更别提此物如何会出现在人间界了。因此,纷纷指责洛尘的声音络绎不绝,更有许多修士站在那位女子一边,同声斥责洛尘。
  网络间诸多同情那名女子的修士愤愤不平,纷纷发声支持。
  如今这样的情况在网络之上引发了不小的热议……

(https://www.tbxsww.com/html/160/160075/36792743.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