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为晋升,我创造了可控核聚 > 第202章 逆天毒枭

闻听“战狼”二字,乔玛丽与丁波尔顿时面露惊愕之色。
  究竟所为何事?为何张青忽然提及这般诡异之事?
  难不成是指那位独步江湖的狼尊阿兹鲁?不,显然不是,他们都清楚地听见张青口中念出的是“战狼”。
  可问题在于,依照张青严苛的修炼标准来看,此次试验无疑是失败了。而这所谓的“战狼”,又怎能在这种情况下力挽狂澜,挽救败局呢?
  长久的沉默之后,乔玛丽抓了抓头,困惑地说:
  “这‘战狼’究竟是何方神圣,听着好似出自某部仙侠电影中的秘密势力……”
  “电影里的确有这样的描述,那是一支身手非凡的特殊兵种。”
  丁波尔也恍然大悟。
  “我曾在一本修真典籍中读到过关于‘战狼’的记载,它代表华夏大国在全球各地执行秘密任务的超凡力量。”
  “嗯,虽说是小说中虚构的存在,但在现实世界里,怕是不会真的有这类组织吧。”
  面对二人疑惑的目光,张青只是报以深邃而神秘的笑容,并朝他们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丁波尔与乔玛丽面面相觑,过了片刻,丁波尔咬紧牙关说道:
  “张大师,我方才欲向您禀告实情,并无损毁实验之意。”
  “这乔玛丽未加商量,便动手阻挠,我岂非成了蓄意破坏之人?”
  乔玛丽一听,瞬间火冒三丈,愤慨地反驳道:
  “你从未同我商量此事,我自然以为你要坏事!”
  “若是坏了试验,我舅舅与姑姑必定震怒,我怎能坐视不管?”
  “怎敢说我存心想破坏试验,wokao乔玛丽,你根本未曾信任过我!”
  丁波尔听完,深知乔玛丽对自己的疑虑重重,不禁心中生出愤懑之情。
  “哼,你若真心信我,又怎会在未经商议的情况下独自去找师父郑千帆通风报信?”
  “分明就是要师父提防我,防范我会破坏修炼法阵!”
  乔玛丽自然也明白丁波尔的目的所在,她腾空跃起,责斥对方对自己缺乏信任。
  两位修炼者,皆不服输,旋即再次纠缠在一处,施展各自的仙法武技。
  “明月掌法!”
  “太极柔云腿!”
  “风舞沙鸣阵!”
  “阴阳合璧术!”
  “罢了罢了,休再争斗!”
  张青面露无可奈何之色,忙唤来涂勇与赵掌门合力上前,将二人强行分开。
  正当乔玛丽与丁波尔激战正酣之际,在那太平洋彼岸的哥伦比亚,一处荒凉沙漠腹地,孤零零地伫立着一间木质小屋。此地荒无人烟,唯有漫天黄沙与丛生的仙人掌相伴左右。
  丁真人与颜真人,此刻却被数十名手持灵器、凶神恶煞般的彪壮大汉囚禁在此地。
  小屋四周层层包围,这些魔道修士行事极为小心谨慎。
  原来他们是哥伦比亚毒宗门下的精英弟子,个个都是毒宗精心挑选并训练出的战斗高手,身形壮硕,且通晓诸多秘传斗法。
  一名身披刺青,身高逾越常人的魔道弟子正在木屋门前豪饮灵酒。
  此时,一名身穿迷彩服、体格威猛的首领级人物走近,目睹这一幕不禁皱起了眉头。
  “阿斯普里拉,少饮些灵液,保持警惕为妙。”
  名为阿斯普里拉的大汉听闻此言,仰天大笑起来:
  “哼,阁下太过小心了,看管两位真人还需要这般严密布防,简直是笑话!我们畏惧的无非是灵域大国的飞舰袭扰,难道那华夏圣地还会有弟子来搭救这两位叛逃之人吗?”
  “这两位真人早已背叛了华夏圣地,即便他们不愿死去,华夏圣地因国际法则束手束脚,也无法踏入我等领地半步。”
  首领阿姆斯特朗闻声微微点头,阿斯普里拉所言确实有些道理。
  他们并非只会肆意杀伐、征收灵石的邪派势力,在哥伦比亚境内,他们掌控着大规模的商业帝国,其中不乏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的智囊团成员。
  组织内更有顶级炼丹师,潜心钻研新型灵药;亦有材料学巨擘与物理学泰斗坐镇。
  说起颜真人与丁真人这两位名声赫赫的科研修士,他们也略有耳闻。
  昔日颜真人因与华夏圣地科学院争夺入院资格之事闹得不可开交,最终与科学院决裂。科学院鉴于其年纪尚轻,认为还需历练几年方可纳入科学院门墙。
  颜真人一怒之下离开了华夏圣地,转赴灯塔国继续自己的修行之路。
  而丁真人则受到了某些思潮影响,不慎发表了触犯禁忌的言论,遭至最高指挥层严厉批判。尽管最高指挥层撤销了他的圣地院士头衔,但仍保留了重新接纳他的可能性。
  然而丁真人愤懑不已,毅然决然地背离华夏圣地,远遁灯塔国避世修行。
  某种程度而言,这两位皆是从华夏圣地走出的“叛徒”。更别提他们的研究领域乃是理论仙法,对于实际仙道科技的发展助力并不显着……
  在修炼无尽岁月的修士世界中,一位研习道法天机的炼器宗师,其所悟之秘,或许需历经数百载时光,方能于世间显现出其真正的妙用。即便是强大的玄黄帝国,亦不会轻易插手修炼界的法则干预,更不必提耗费巨额灵石与仙缘,去救援陷入困境的两位杰出丹药师——颜真人与丁真人。

  再者,即使尝试通过修炼界的规则交流,其成效亦微乎其微。首要原因在于,此事需耗损大量修为感悟的时间。而邪派修士非巴特,他的目的仅是拖延时日,待你完成界域沟通之际,他早已携丰厚收获悄然离去。
  除此之外,即便你能够触动修炼界的高层,如哥伦比亚修炼联盟,也无法撼动其中真正的主宰——那些修炼毒功的魔头。在哥伦比亚修炼地域之内,那些魔头才是真正握有生死予夺权柄的存在。当年,哥伦比亚修炼国家队的一位弟子,在九霄仙斗大赛中误入歧途,打入一记自毁元神的乌龙招式,令背后的魔头损失惨重,回返本土便在坊市外围,遭到了众多散修的无情屠戮。
  曾几何时,哥伦比亚修炼联盟也曾痛定思痛,决定全力清除这些修炼毒功的魔头,并一举擒获了其中首恶——富力南-伊基塔的亲子。然而,当联盟派出的精英修士乘坐护山飞舟刚刚降落至传送阵时,却遭遇了魔头们的疯狂反扑,对方同样拥有修行秘宝和法宝飞剑,使得联盟修士们四散奔逃。
  在这般无奈之下,哥伦比亚修炼联盟被迫放走了魔头之子,以防魔头麾下的刺客在全球范围内掀起血雨腥风,令联盟之地永无宁日。直到有一天,这位极度嚣张的魔头竟胆敢插手灯塔圣地的大选,最终引来圣地的强大飞遁攻击,这才暂时削弱了其气焰。
  借此机会,哥伦比亚修炼联盟才将这位大魔头富力南-伊基塔投入了一座由其本人出资修建的奇特牢狱。此牢狱内设有碧波泳池、仙家园林以及诸多享乐设施,名为囚禁,实则犹如一座供魔头逍遥自在的别院。
  据说,每年只要富力南-伊基塔在此“牢狱”中度过三分之一的时光,便可视为完成了修炼界的处罚。换句话说,这便是魔头与修炼联盟之间私下达成的一种耻辱性的契约,使其得以继续享受人间富贵。
  相比之下,华夏修炼界的扫毒行动堪称举世无敌,成果斐然,对于任何敢于在华夏地界从事毒品交易的外籍修士,均施以严厉的天罚惩罚,绝不姑息。欧美诸国虽时常呼吁华夏废除天罚,但华夏修士对此充耳不闻。
  曾经有一位来自牛牛国的毒修,在华夏境内落网,牛牛国亲自出面请求赦免,华夏修炼者毫不留情,果断执行天罚。至于金三角地区臭名昭着的毒枭,在面对华夏扫毒特使的时候,皆惶恐不已,不敢稍有抵抗。
  世人皆知,网络上曾流传一段令人震撼的影像:华夏特遣修士与缅甸同道联手,深入一偏僻坊市追捕毒修。那时,外围的缅甸修士大声宣告:“吾乃xx修炼联盟执法武修,速速缴械投降!”然而,那些执迷不悟的毒修并未因此惧怕,反而在坊内继续饮酒作乐,并亮出各种高阶法宝对抗外界的压力……
  在他们的映像之中,缅甸的武修者只要一经己方开启灵力攻击,便会吓得携法宝狼狈逃窜。
  稍作片刻,屋外又传来一阵威严之音。
  “尔等速速开门,吾乃仙界执法者——国际天刑司,若再拖延,便强行破阵而入!”
  听闻“国际天刑司”四字,那些修炼邪功的贩毒修士心头不由得一紧,深知此辈实力深不可测,遂打算悄然遁走,避开后门设下的防护阵法。
  骤然间,屋外雷霆般的一声狂喝震彻天地:
  “吾等乃是中土缉妖卫,立即开门纳降!”
  一听竟然是来自华夏的缉妖卫特遣队,那些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贩毒修士顿时面如死灰,纷纷丢弃手中法器,双膝跪地,两手抱头,不敢有丝毫违逆。
  直至华夏缉妖卫特遣队才悠然推开门扉步入,众人皆佩戴灵符,擒拿过程之中,无一人敢于反抗。
  哥伦比亚的邪修毒枭面对自家国家最高指挥中枢的军事力量尚且毫无惧色,然而一旦涉及到了华夏的武道强者,他们便不禁心中惴惴。阿姆斯特朗便是其中之一,对于华夏那威名赫赫的仙兵神将,他自然是畏惧三分。
  “放心吧大哥,华夏若欲介入此事,必先与我国最高指挥中枢沟通。”
  “而那最高指挥中枢,无异于我等势力范围内的后山秘境,一旦有过交涉,消息必定会在第一时间传至我等耳中。”
  “可现如今,并未有任何华夏与我国交涉的消息传出。”
  阿斯普里拉虽外表流气,但实际上却是个颇具智谋的人物,一番言语条理清晰,引人深思。鲜为人知的是,他亦曾是灯塔国一所着名仙道学院的硕士研究生。
  阿姆斯特朗思量过后,觉得阿斯普里拉所言颇有道理,遂赞赏地点点头,轻拍其肩道:
  “你说得有理,果真是我得力臂助!”
  “我暂且去处理些事务,这里就交给你照看了。”
  阿斯普里拉得了老大的赞誉,满脸笑容地点点头。
  “我还指望着老大您庇护提拔,助我晋升更高的修为呢!”
  这阿姆斯特朗正是哥伦比亚那位凶名昭着的大毒枭——富勒南·伊基塔身边的三大亲信之一,杀人如麻,毫不眨眼。
  此次与哥伦比亚大毒枭富勒南·伊基塔的合作,富勒南便派遣这位得力干将来协助囚禁两位仙道大学士颜教授和丁教授。
  话毕,阿姆斯特朗便揣着修行心得玉简,将其余事务交由阿斯普里拉自行操持电子阵图。
  须知阿姆斯特朗亦曾是灯塔国仙商学院经济学硕士出身,近年来更是与时俱进,门下弟子不乏各类奇能异士。
  如今光凭一身蛮力,已不足以胜任高级侍卫的位置,昔日那个倚仗刀剑便可横行霸道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
  阿姆斯特朗心知此番富勒南定能大发横财,故而他也果断跟进,购入了不少硅谷高科技公司的股权。
  此刻,阿姆斯特朗便离去了,去密切关注自己的投资收益变化。
  而阿斯普里拉则叼着灵烟,大摇大摆地走进屋内,屋内尚有十多位全副武装的修炼恶徒,目光凶狠地盯着颜教授和丁教授。
  丁教授的腿骨已被打断,痛苦地蜷缩在地上低吟,面容因疼痛而扭曲;颜教授则在一旁焦急照料着他。
  看着这群邪修分子闯入,颜教授忍不住愤恨地质问道……

(https://www.tbxsww.com/html/159/159929/36792719.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