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后,我祁同伟终于进部了 > 第183章 田国富找上周文斌,小报告走起

这天,只有田国富陪在刘海柱身边。
  聊着聊着,田国富不知怎么就聊到翟东来的身上。
  “刘市长,说句实在话,翟东来这个同志,我不喜欢。”
  “喜不喜欢不是标准,说事。”
  “翟东来这个同志,思想滑坡,态度很有问题。上课的第一天就在课堂上睡觉,不仅如此,而且还喜欢拉帮结派搞山头,据我所知,他跟雷子房、王孝武、张建良、曹学斌、刘宝利几个走得很近,不仅如此,而且私底下经常在宿舍聚餐甚至是饮酒。学院有规定,在校期间不得饮酒,更不能拉帮结派。这个人完全无视学校的规定。”
  可惜,田国富这话,翟东来听不到了。
  如果听到,只怕出口就要当田国富的爸爸。
  “有这事?”
  听到田国富这话,刘海柱故作吃惊。
  “就刚刚,那几个又去宿舍聚餐了。”
  没有点实质东西,田国富也知道不能打动刘海柱。
  “国富同志,这我就要说你了。既然你知道这点,为什么就不向学校反映,你到底怕什么?作为一个合格的d员,怎能向歪风邪气低头。你这种知难而退的做法,我很不认同。”说到这,刘海柱又将问题上升一个高度,“咱们京都d校,是培养优秀年轻干部的,不是让一帮思想脱离信仰的人胡混之所。如果这样的人都能在学校毕业了,那像国富同志你这样的优秀同志可就得吃大亏了。“
  “你们班的周主任知道这事吗?”
  面对着刘海柱的询问,田国富也是有一说一:“这事,我暂时还没告诉周主任。”
  “你看看你…………”
  欲言又止的刘海柱以一声叹息作为收尾。
  “那我……这就向周主任反映情况?”田国富用着试探性的语气询问刘海柱。
  他田国富是个小人不假,也喜欢背后打人小报告。
  可这不代表他只会傻逼呵呵的在背后打人小报告。
  毕竟,如果将翟东来他们在在校期间聚众酗酒的事情捅出去,那么他得罪的可就不是一个人;田国富也有点害怕后果不可收拾,可如果要是能借此表现出自己心中的大义,换来刘海柱进一步的好感,那么在田国富看来,冒点险那是值得的。
  不仅如此,将此事捅破,还有一个好处。
  学校学习期间评名次,这可是今后晋升的一个重要指标。
  靠此事将翟东来他们搞臭,那么在同班的同学之中,他田国富就少了几个竞争对手。
  今天,他试探一下刘海柱的反应,也是希望这个海上来的副市长能给自己做支撑。
  望着一言不发的刘海柱,自认为读懂了刘海柱心中想法的田国富说道:“刘市长,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
  教师楼。
  周文斌办公室。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
  “是田国富学员啊,有事?”
  坐在办公桌后的周文斌放下手头的工作,抬起头来看向田国富问道。
  “周主任好。”田国富先是打了声招呼,随后切入正题,“我来找您是向您反映一点情况。翟东来这个同志,思想立场都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光靠你这话不是标准,说事。”原本眉头微皱的周文斌,眉头舒展开来以后,道了这么一句。
  “据我所知,在校期间,翟东来就违反学校规定,拉帮结派,而且聚众饮酒。”田国富说完,又做了补充,“而且不是一次两次了。”
  “有这事?”
  周文斌故作惊愕。
  要说,田国富也是没谁了,打报告打到人家表舅身上了。
  这就是信息工作没做好造成的问题。
  “就刚刚,翟东来、雷子房、王孝武、张建良、曹学斌还有刘宝利,又跑到宿舍聚餐饮酒去了。”说到这,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田国富将刘海柱也卖了出来,“我跟部级干部培训班的刘海柱学员都看到了。”
  刘海柱是没听到这话。
  要是听到,不知会作何感想。
  一听连部级干部培训班的学员都看到了,周文斌知道这事再不处理,那问题就得发酵了。
  故此,原本本着和稀泥的周文斌在这一刻站起身来:“田国富学员,多谢你提供的消息,你不光维护了学校的规章制度,更是尽到一个优秀d员的职责。这样,你先回去,我处理一下手头的工作,马上就过去看看情况。”
  支开了田国富以后,周文斌的脸冷了下来:“东来这臭小子,干什么吃的,这么不小心。“
  有句话说得好,不怕出问题,出问题你不说我不说那就是没问题;就怕有人找问题,那这问题也就出现了。
  学院宿舍。
  这会,翟东来正跟王孝武哥几个喝的面红耳赤。
  “子房兄,别提那个田国富,小人一个。马勒戈壁的,提他我就来气,什么东西。我曹他妈!现在也就是还没毕业,我不想惹事。你们看着吧,等到毕业以后,我能饶的了他,我是他生的。”
  后面的话,翟东来越说声音越小。
  因为在他说话的中途,砰的一声,房门被什么人推开了。
  一开始,围在一圈的翟东来、王孝武、雷子房等人还被吓了一跳。
  不过当看清来人以后,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表舅,您怎么来了。”翟东来缓缓站起身来,问了这么一句。
  周文斌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餐桌上几个矿泉水瓶。
  有的已经空了,有的还剩半瓶。
  酒精上脸的翟东来连忙解释:“那什么,矿泉水!”
  “刚刚,田国富去我那了。”
  “姓田的去你那干什么?”
  听到周文斌这话,翟东来颇感意外,下一秒,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头油然而生:他马勒戈壁的,那狗日的姓田的不会是去打我们的小报告了吧。
  想到这,翟东来心里凉了半截,不过下一刻又暗自庆幸,幸好这一次姓田的打小报告打到了周文斌这里,要不然,结果可就够他们哥几个喝一壶的。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48/36792839.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