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3章 寻个出路

姜巧巧闻言,心里一合计,还真是,要是张秀才听说她还有这么段往事,指不定就心生芥蒂,不愿意和她好了,那她这当举人夫人的梦岂不是落空了?
  她决不能让这事发生,于是连忙拉着她娘劝道:
  “娘,姜岁说得对,这事儿可不能让张秀才知道,她想嫁给傻子就让她嫁吧,萧家虽然不富裕,可是他们儿子多,能挣啊,儿子娶媳妇,彩礼钱总得准备的吧,还想空手套白狼不成?彩礼少点无所谓,难不成你想看着你女儿错过张秀才,以后嫁给泥腿子,一辈子在地里刨食不成?”
  说着,姜巧巧又要哭了,姜大娘这辈子就生出来这么一个女儿,宝贝的很,还指望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看她哭哪能受得了,当即便温柔的哄了起来:
  “好好好,娘的乖乖,娘都依你还不成?”
  姜巧巧这才笑了起来,转眼,姜大娘又继续恶狠狠的盯着姜岁:
  “你也别急着高兴,萧家那边要不要你还说不准呢,要是不肯要你,你就等着给别人做妾去吧!”
  说完,姜大娘便带着宝贝女儿回屋去了,余下姜岁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吹风。
  姜岁深呼出一口气,也回了柴房,关上漏风的门,房间里堆满了柴火,只有角落里面有张小木床,上面铺着单薄的被褥。
  她坐在床边,其实心里也没底。
  其实就在几天前,姜岁因为得了风寒,晚上高烧不退,但是陈金花那个杀千刀的就是不肯给她抓药,以至于原来的姜岁直接烧的意识不清,最后产生惊厥,人没了。
  于是,二一世纪的姜岁因为不慎落水而亡,灵魂穿越到了这具身体上。
  她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结果就在刚刚,她居然听见了萧鹤川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让他想起了她在穿越过来之前看的一部古早言情文,类似于腹黑霸道王爷爱上我这种。
  只不过,她姜岁在书里面根本不配拥有一个名字,只不过是个路人甲,但是这个萧鹤川不一样,他虽然在书中也不是男主男二,但也是有戏份的,后期会成为男女主的助力。
  萧鹤川因为人气高,所以作者还特意给他写了一个人物小传,他是泥腿子出生,打小就聪明,两岁不满就能完整写出自己的名字,三岁背诗,四岁已经能写千字文了,是个读书的奇才。
  可惜天才都是命运多舛的,他在十几岁的时候不慎摔下山坡,摔坏了脑子,变成了个心智不过几岁的傻子,但在他十八岁以后,突然有一天恢复了正常,然后继续他的科举之路,终于在二十二岁这年高中状元,还入了翰林院。
  小传中便有提到他这娃娃亲的事情,因为女方嫌弃不了了之,一笔带过了。
  但是这些信息对于姜岁来说已经足够,原身是姜家养女,在养父去世以后便受尽了养母陈金花的磋磨,也就是姜大娘,村里人这几年叫她陈寡妇来着。
  陈金花这几年日日对她非打即骂,姜岁每天要在家里干各种家务,负责洗衣做饭不说,还得下地干活,姜巧巧则是每天过得优哉游哉,跟个大小姐似的。
  姜岁眼看着就满十五了,前段时间陈金花还计划着给她找个人家嫁了,镇上还有县里有好几个地主,喜欢养姨娘,个别几个还有特殊癖好,但是出价高,一开始陈金花就是打定主意要拿她换大额彩礼才同意养着她的,正在给她物色出价高的人家。
  姜岁没有金手指,身在这异世,无依无靠,她总得替自己寻个出路,眼下,嫁给萧鹤川就是最好的出路,她的户籍文书捏在陈金花手中,要是不想办法摆脱,日后就算是跑了,她一个没有身份的孤女,在这异世也是寸步难行。
  这不是老天爷看她可怜,给她送来了后路,她只需要抱好萧鹤川这条大腿,以后等着躺平就好,啥也不用做就能混个官太太当。
  也别说她势力,不管在哪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不了以后萧鹤川出息了,他要是看上谁,她也不介意他把人接进门,只要自己吃喝不愁有钱花就行。
  按照时间算,这个时候萧鹤川已经满了十八岁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恢复正常,她只需要在此之前顺利嫁给他,然后处理好和萧家人的关系,当个贤惠的妻子和好儿媳,给自己一个保障。
  但如今,就是不知道萧家那边是怎么想的,他们到底同不同意还是个未知数,思及此,姜岁内心也在打鼓,要是不成的话她也不能坐以待毙,当黑户也得跑路了,总比嫁给变态地主强。
  ……
  与此同时,萧家这边也已经商量上了,萧母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里头有了考量,还不等大伙发话,她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满脸严肃的说:
  “这门亲事,我同意了!”
  众人震惊,因为她们都还没有发表意见的,但是萧家向来对外虽然都是萧父出面,可对内,做什么决定都是萧母说了算,她才是真正当家的人。
  “娘,你都不考虑考虑的吗?”三儿子疑惑的问。
  只见萧母摇了摇头,笃定道:
  “就冲着姜岁不嫌弃我儿傻这一点,她就值得,也甭等明天了,咱现在就去找陈寡妇谈去!”
  萧母起身拎着萧父的衣袖子就往外走,那气势,十头牛都拉不回。
  很快便来到了姜家,三个人坐下开始商量姜岁和萧鹤川的婚事。
  陈金花一开口便是十两银子的彩礼,我滴个乖乖,十两都够建好几间房的了,对于农村人来说,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
  有的家庭,就是所有积蓄加起来也没有十两啊。
  但萧母丝毫不慌:
  “五两,就五两,你周身打听打听,谁家娶媳妇能有我这个数的?”
  房内,三人僵持不下,房外,姜巧巧正在听墙根,姜岁也没闲着,在她耳边各种给她分析,句句离不开张秀才,说的姜巧巧是害怕极了,生怕自己这好姻缘没了。
  谈了半天,两家不欢而散,谁也不让步,陈金花坚持要十两,萧母也不惯着她。
  最后,还是姜巧巧又和她娘闹上了一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陈金花没了办法,主动去找萧母妥协去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3019.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