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7章 脚上有蝴蝶

“好了好了,别吵了,一会儿娘听见了,又该骂你们了。”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二嫂,终于开口了,做和事佬。
  姜岁通过这短短十分钟的掰扯,也算是明白了,三嫂事多话也多,喜欢阴阳人,小姑子和三嫂不对付,两人这算是日常斗嘴。
  二嫂便是和事佬,眼看着矛盾加剧了,就出来拉拉架,顺便搬出婆婆来,婆婆是镇得住她们的人。
  果然萧母被搬了出来就都老实了,看来平日里陪萧母的威信立得可足,也看得出来,萧母是个很精明的,不然也镇不住自己这两个儿媳妇。
  夜幕降临,家里已经收拾干净了,人也都走完了,萧母一直在房间里盘算人情。
  今儿个收的人情钱,除去今日的开支,还剩下一点,她和老伴商量了一下,拿了一吊钱出来装进荷包里,便去了姜岁房里。
  出去的时候,萧母还四处望了一眼,确认没人看见她才去的。
  彼时,姜岁正在犯愁,晚上该怎么睡,毕竟她一个现代人一来就让她和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同床共枕,也是怪难为情的,虽然对方的心智不过是个孩童,对她根本没有男女之间的想法。
  可想想还是不好意思。
  萧鹤川则是认真的端着一盆水进来,放在炕边边。
  “媳妇,洗脚,娘说了,晚上睡觉前要洗脚才能上炕睡觉,你先洗,我后洗。”
  如今是四月,刚倒完春寒,晚上还有点冷,而且村子里用水不方便,得去挑,所以这个时节,基本上不会每晚都洗澡。
  “这洗脚水,谁让你打的?”姜岁疑惑的问道。
  萧鹤川闻言,眨巴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认真的回答:
  “没人让我打啊,我自己要打的,娘说了,要对媳妇好。”
  萧鹤川别的没记住,只记住了他娘反复叮嘱的,要对媳妇好,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让媳妇受欺负,受委屈。
  姜岁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和真诚的目光,她知道,小孩子是不会有什么坏心眼的,他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
  姜岁总不能浪费人“孩子”的一番好意,于是脱了鞋子开始泡脚,冰凉的脚泡进温暖的热水里,连带着身上的寒气都被驱散了。
  萧鹤川拿了干帕子给她:
  “给,媳妇儿,擦脚用。”
  这帕子都是萧母准备的新的,萧鹤川十分细心的发现,媳妇儿的脚踝上居然有只蝴蝶。
  “媳妇儿快看,你脚上有蝴蝶!”他指着姜岁的脚惊喜道。
  姜岁低头,知道他说的是自己的胎记,便笑着解释:
  “这不是真的蝴蝶,而是胎记,从出生的时候就有的。”
  “什么叫胎记?”萧鹤川挠着后脑勺,表示不理解。
  这……让姜岁解释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倒真是犯了难。
  就在这时候,萧母来了,她见门虚掩着便直接进来了,姜岁看见萧母,便准备起身,却被拦住。
  “别别,你泡你的,娘有事和你说,鹤川呐,你先去你大哥那里找狗蛋玩会再回来,乖啊!”萧母特意把萧鹤川支走。
  萧鹤川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的听话出去了。
  等他走了,姜岁才问:
  “萧婶子,啥事啊?”看她神秘兮兮的样子,姜岁还以为什么大事呢。
  萧母一听,还叫自己婶子,当即嗔怪道:
  “还叫婶子呢?我可不高兴了。”
  姜岁一听,脸都控制不住的红了起来,从嘴里轻轻溢出一个字来:
  “娘!”
  “哎,这才对嘛,你这丫头,说话的音儿还怪好听的,又软又糯。”萧母被四儿媳这一声娘喊得,浑身舒畅。
  这四儿媳看着就是个省心的,懂事,估计以后不会让她操什么心。
  说着,她从怀里拿出一个灰布缝的荷包,里面鼓鼓胀胀的,一股脑塞进姜岁怀里。
  “娘,这是什么?”姜岁问道。
  “这里面是一百文,拿给你做体己的,你可别嫌少,你的情况娘也知道,到咱们家来委屈你了,这钱呢是我盘算了一下今儿个的人情剩下的,拿一点出来给你,平时想吃啥就买点啥,不过你可得藏好了,也别告诉你那两个嫂子知道,明白不?”
  萧母也不是偏心,老二家的和老三家的嫁进来的时候,娘家都多少有点陪嫁,不像姜岁就光人一个,这一百文也不多,就是个零花,成不了什么大事。
  姜岁一听,连忙把荷包还回去:
  “娘,这不行,我不能要!”
  人家把自己娶回家就花了一大笔银子了,她本来就不好意思,她也不是不知道,平日里谁家娶媳妇基本都是三两彩礼,她却是五两,人家已经很看得起自己了,这钱拿了,怪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不行的?我说行就行,让你拿着就拿着,可不和你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走了,你自己藏好。”
  萧母干脆把荷包塞到了枕头底下,直接走了。
  姜岁还在泡脚,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无奈的笑了。
  她这算是摊上好人家了,有个好婆母啊。
  姜岁把荷包藏到了柜子底,不久,萧鹤川就回来了,他自己打水洗脸洗脚,完事后躺在炕的里侧盖好被子,乖巧的不行。
  姜岁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只见萧鹤川把被子掀开拍了拍:
  “媳妇,你不冷吗,快上来躺着啊!”
  姜岁吹了灯,在萧鹤川身边躺下,浑身僵硬,她睡在最边边,两人之间的距离感觉还能躺下一个人。
  “媳妇,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咱们得靠在一起睡才暖和。”此时的萧鹤川不懂什么男女之防,主动贴了过来
  姜岁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好在萧鹤川贴的不是很紧,只是和自己肩膀挨着肩膀。
  萧鹤川的脚碰到姜岁的脚,还是冰凉的,黑暗中他眉头一皱,嘟着嘴道:
  “媳妇儿,你脚好冰哦,我给你捂捂!”萧鹤川说完,直接抬着她的一双脚往自己的小腿里一捂,严严实实的。
  姜岁当场石化,感觉心都到了嗓子眼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3015.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