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8章 谁能生的过你啊

黑暗中,姜岁的心已经跳到嗓子眼了,她的脸也悄悄的红的像个煮熟的虾子一样。
  这一刻,她的心也被暖到了,也不知道以后萧鹤川好了以后,还会不会有这么贴心。
  自从穿越到了这异世,姜岁的神经已经紧绷了好多天,随着脚上的温度逐渐升高,浑身都跟着暖和了起来,神经放松以后,困意也逐渐袭来。
  而身侧,传来了萧鹤川均匀绵长的呼吸声,他已经睡着了,没多久,姜岁也沉沉睡去了。
  翌日一大早,萧家众人都陆续起来,周氏正在烧火煮饭,萧母去菜园子里摘白菜去了,昨个儿办宴席还剩下一些鸡鸭鱼肉的,这两天得解决掉,不然坏了就可惜了。
  兄弟三个一人挑个担子去挑水,准备把家里见底的水缸给填满,萧兰兰则是一大早去河边洗衣裳去了。
  刘氏打着哈欠起来,第一时间往厨房里面钻:
  “二嫂,咱们今个早上吃啥啊?”
  周氏在添柴火,锅里的热水沸腾了,云雾缭绕的,她听见刘氏的声音,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冷冷的回答:
  “娘说早上吃面条,昨个剩下半锅鸡肉,煮个汤做鸡汤面吃。”
  一听说有鸡汤面吃,刘氏笑着咽了口口水,昨天光紧着那些客人先吃了,最后才是她们自家人吃,那会都没剩多少菜了,大部分还让萧母收了起来,她都没吃上几口肉,可馋死了。
  “吃鸡汤面好啊,那我可得多吃点,我一个人得吃两个人的量呢,二嫂,你记得多擀点面条啊,我去打水洗洗脸先。”
  刘氏这副姿态,让周氏心里窝火,她回头看了一眼,刘氏哼着歌,心情好得很的样子,可偏偏人家现在怀着孩子,是个金疙瘩,说话做事都理直气壮的。
  周氏烦躁的把铁钳给扔在角落,发出啪嗒一声的响声。
  萧兰兰一回来就看见这一幕,立马就知道,肯定是三嫂又指使人家做事了。
  房内,姜岁被村子里的狗吠声给吵醒了,一睁开眼,就看见一张放大的俊脸。
  萧鹤川已经起来了,自己穿好了衣裳,正趴在炕边看他媳妇呢。
  他算是发现了,他媳妇虽然瘦,可是越看越好看呢。
  姜岁被他吓一跳,一整个从炕上弹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小心脏。
  萧鹤川见状,皱着眉头:
  “媳妇儿?我是不是吓到你了?”萧鹤川有点自责。
  姜岁赶紧摇了摇头:
  “没有没有,我,我准备起床了。”
  萧鹤川闻言,这才重新笑了起来,于是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姜岁准备起床,萧鹤川却不打算走,气氛一时间凝固住了。
  “媳妇儿,你不是要起床吗?怎么不动了?”萧鹤川挠着头表示不解。
  姜岁无奈的笑笑,解释道:
  “鹤川你得先出去,我要换衣裳,你在这不太方便。”
  “为什么不方便?”萧鹤川还是不理解。
  “就是不方便,你听话,先出去好不好?”姜岁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耐心哄着吧。
  萧鹤川虽然不太明白,不过他也还是听话的出去了,因为娘说了,要听媳妇的话。
  院子里,萧兰兰刚回来,正在晾衣裳,刘氏见无事便凑到了小姑子身边。
  “哎,你瞅瞅,都起来了,你那个四嫂还没起呢,要我说,以后也不见得比我好到哪里去。”
  萧兰兰拧着衣裳上的水,听刘氏说的这个话,真是一点都不招人喜欢。
  “三嫂,瞧你这话说的,这才第一天,你就这么说四嫂,人家累了就不能多睡会?只许你赖床呗?”
  刘氏一听,不乐意了,挺了挺肚子:
  “那能一样吗?我这不是怀着孩子觉多吗?再说了,她干啥了她就累了?”
  “那你没怀的时候觉也多啊,不也三天两头喊累?”萧兰兰就不爱惯着她这臭毛病。
  这不,刘氏立马被噎住了,觉得没意思,转身想去找周氏抱怨,结果一掉头发现萧鹤川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边,吓一大跳:
  “哎呦,可吓死我了,孩子都让你吓出来了,你怎么走路没声啊?”  刘氏拍着自己的小心脏。
  只见萧鹤川抱着胳膊,嘟着嘴,埋怨的看着她:
  “你说我媳妇坏话是不是?”
  “谁说你媳妇坏话了,你听错了。”刘氏敷衍道。
  “我就是听见了,你不许说我媳妇坏话。”萧鹤川奶凶奶凶的,一米八几的高个,让刘氏有点怵。
  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不说就……就不说嘛,没想到,你个傻子还挺会心疼人的。”
  "说谁傻呢?你再说一遍?"萧兰兰一听刘氏说自己四哥傻,立马就来火了。
  刘氏赶紧开溜,往厨房里面钻。
  “真是的,本来就傻,还不让说了。”刘氏嘀嘀咕咕的进了厨房。
  周氏听见她的声音,脸上露出不耐烦。
  刘氏看见周氏在下面条,往灶门前面一坐,又开始了嚼舌根:
  “二嫂,你说,娘干嘛非得花这么多银子给老四娶个媳妇啊?难不成她还指望两人给她生个孙子不成?就老四那个样暂且不说,他都不懂男人女人那点事,就说老四媳妇那个小身板,一看也不是个好生养的啊!”
  刘氏怀了个孩子真是不得了,一天天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她这也是蠢,跑到周氏面前来拱火了,周氏可是三年都没生出来孩子,看她这小人得志的样子就生气。
  “对,就你好生养,谁能生的过你啊,真是的。”
  周氏黑了脸,老实人被逼急了也得反咬你两口,而刘氏一大早上的到处碰灰,原本美丽的心情也不美丽了,白眼一翻嘀咕道:
  “切,本来就是,还不让人说了,我又没说错。”
  周氏不想理她,不再搭腔,只是一个劲的搅合着锅里的面。
  很快,萧母从菜园回来了,抱着个大白菜还有两根萝卜,恰好,姜岁这时候换好衣裳出来了。
  她脱掉了昨天的嫁衣,穿上了自己那从姜家带来的,打满补丁的旧衣裳。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301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