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5章 捅了木耳窝

早上吃的新鲜肉,萧母蒸了酱油五花肉,切的长长的厚厚的一片,放上腌咸菜打底,一口下去,肥而不腻,十分满足。
  还有一盘子爆炒袍子肉,配上玉米饼子,玉米糁粥,吃的也老满足了。
  仙鹤村属于济州府的花溪县管辖,这边的地质不好种大米,都是种的小麦,家家户户基本上吃的都是粗粮。
  县里倒是有米卖,但也分糙米和粳米,不过价格可贵了,光是糙米就比白面贵上好多。
  村子里家家户户种的都是小麦,还有苞米这些,然后就是土豆子和红薯,这就是一家人一年吃的东西了。
  有时候,家里面有余钱的话,也会去买点糙米回来解解馋。
  饭后,姜岁和萧兰兰上山采菌子,萧鹤川也真的不去找大状他们玩了。
  家里的小侄子狗蛋已经被送去了村子里老秀才开办的私塾启蒙去了,每天一大早就去了,也没空缠着萧鹤川玩。
  不过小家伙嘴甜的很,看见姜岁一口一个四婶婶叫的亲昵。
  萧家光看萧鹤川的颜值就知道其他的几个兄弟长的也不差,个个都是俊朗又高大的小伙子。
  只不过他们从小就是干活,风吹日晒的,肤色都是健康的小麦色,而萧鹤川从小的主要任务就是读书,不怎么干活,所以看起来白白净净的,而且他最会生,把爹娘的优点都继承了,所以长的最好看。
  今天,三人换了个地方采菌子,不像是昨天的板栗林子那么多了,但是也不少,跑的地方宽了,一上午下来也勉强把篮子和篓子什么的装满了。
  中午是萧母在家里做的饭,周氏和刘氏吃了饭就带着肉回娘家去了,她们都是其他村子嫁过来的,离仙鹤村不过几里地,但估摸着,回去了以后怎么着也得住上一晚,明天才会回来了。
  中午吃的馒头,早上剩下的肉,下午没什么事,萧母干脆跟着孩子们一块去山上采菌子。
  出门的时候遇上几个村里的婶子,她们还打趣,她们萧家人多就是好,进山采菌子都是四个四个的去,这菌子都让他们家采完了,钱也让他们家赚完了。
  这话里的语气是又酸又羡慕。
  萧母一连生了四个儿子,当时搁村子里也是风光的很,那些个生不出儿子的,羡慕坏了,还有些专门来向她打听生儿子秘诀的。
  接着上午的地方继续采,这次是一片松树林子,萧母看了下,嘱咐孩子们别往里面走了,说是这一块下雪的时候有人看见老虎了,她心里头也是慌得很。
  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没人敢来,萧母也是一个没注意,居然跟着孩子们到了这片林子里。
  她也是时间久了没上山的原因,给忽略了。
  正准备招呼孩子们往回走,换个地方,就听见自家傻儿子在大喊:
  “娘,兰兰,你们快过来啊。”
  萧母以为出啥事了,连忙往她们那边赶,萧兰兰也是。
  等母女两个过来的时候,只见姜岁和萧鹤川站在一棵倒地的大松树前。
  这松树应该是被雷给劈倒的,已经变成了枯木了,不过让人惊喜的是,这枯木之上居然长满了野生的木耳,密密麻麻的。
  “娘,这也是我媳妇发现的,她说这是木耳,拿回去炒肉吃最香了。”萧鹤川赶紧给媳妇邀功。
  萧母一看,这些木耳全部收起来那估计得有不少,她这四儿媳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些?
  “乖乖啊,你们这是什么运气,昨天发现野猪和袍子,今个发现这么多木耳,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萧母发觉她们家从前就没有这种好运气来着,这姜岁才进门两天就连着发生两回了。
  姜岁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自己也纳闷怎么运气这么好呢,她在现代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难不成她穿越了以后,真的转运了?
  “娘,应该就是凑巧而已,咱们赶紧把这些木耳收了吧。”姜岁就是觉得,这些木耳只要还没有带回家,她心里就不踏实。
  萧兰兰也是,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已经开始动手了。
  萧母点点头,也跟着干了起来,等到把这些木耳全部采完的时候,带来的三个篮子,两个已经满了。
  这木耳晒干了可比菌子贵一倍的价格呢。
  干菌子到处都有,可是这木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碰上的,采完以后,萧母想着赶紧走,离开这个地方,她一想到有老虎出没过,心里就怵得慌。
  但是姜岁却直觉,这一片肯定还有木耳,一个地方只要是出现了,那就说明还有。
  刚刚聊天的时候萧母也说了,这木耳比菌子值钱多了,她这财迷的属性,心里头就痒痒,胆子也就跟着大了。
  “娘,我感觉这附近肯定还有不少,咱们再找找呗,至于您说的老虎,它们是深山野林,荒山野岭里面生活的,咱们这一片虽说山多,可附近都是村子,村民们经常在山里活动,这些野兽除了冬天少食的时候会下山,到了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早都跑回大山里面去了,因为很多冬眠的动物都出来了,它们都不差吃的了,也就不会跑到这靠近村子的地方来了的。
  来都来了,难道您不想多采点木耳再回去?那可都是钱。”
  姜岁真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她说的这些都是实话,有依据的。
  萧兰兰和姜岁想法差不多,她也不想走,想着肯定还有木耳,所以支持姜岁的说法。
  “娘,我觉得四嫂说得对,这一片肯定还有不少,来都来了,装满了再走呗!”
  萧母想了想,说不动摇那是假的,可想到那些铜板,她还是心动了:
  “那行,咱们再找找,不过咱们得一块走,不能分开,都听见了吗?”
  姜岁三人连忙点头,尤其是萧鹤川,点头如捣蒜一般,他这采木耳的瘾还没有过饱呢,他也不想走。
  于是,娘四个又开始找了起来,菌子也不要了,就盯着木耳采。
  果然如同姜岁所说,这松树林子里还有好多木耳,好几棵被春雷劈倒的松树,几场雨过后,树干上长满了木耳,看这架势,一趟搞不完,还得再来一趟才行。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300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