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28章 既然夫婿难寻,那自己的腰包就得硬气点

萧鹤川平时喜欢狗蛋他们一块儿玩,孩子们在一块跑进跑出的,这么多银子放在她那里不安全。
  而且,现在萧母才是家里的话事人,她得有眼力见才行。
  她想的是,她后半辈子还得抱未来状元郎的大腿呢,  那现在的萧家条件不好,她出点力,帮着改善一下也是应该的,她帮着她们前期过好,她们帮自己后期过好,简直完美!
  最主要的是,萧母值得,她是个好婆婆。
  姜岁一番话说的萧母十分感动,看着她的眼神越发慈爱,她这哪是多了个儿媳妇啊,这分明是多了个亲闺女。
  “那行,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这银子,娘就暂时帮你保管着,你要用的时候我再给你,不会乱花的。”
  萧母想着,孩子愿意相信她是好事,但是她也不能把这银子据为己有。
  “不用,我都说了,家里哪里需要就补哪里,不用顾及我,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再说了,往后鹤川要是好了,他肯定还得继续念书,念书不得花银子啊?这银子可以攒着,将来给他念书用。”
  姜岁知道,萧鹤川好了以后是会继续科举之路的,到时候笔墨纸砚都得花钱,自古没有哪个状元郎是好当的。
  萧母听见姜岁这么一说,眼眶里面就红了起来,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问道:
  “岁岁,你真觉得鹤川将来还能好?”
  她早就已经不抱希望了,因为所有人都在和她说,她儿子好不了了,一辈子就这样了。
  包括家里人也是,一开始都觉得只是暂时的,可几年过去了,一个个的,心里快要没有指望了都。
  姜岁用力点点头,用一种坚定的语气道:
  “能好,一定能好的,鹤川不是一般人,他得是天上月,总有圆满的那一天,金鳞岂非池中物,他小时候那么聪明,老天要是有眼的话,断不会叫明珠一直蒙尘!”
  姜岁这话,无疑是让萧母又燃起了希望,她眼泪珠子哗啦啦往下掉,就跟断了线似的。
  “说的真好,岁岁你也不是一般人,因为一般人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你一点也不像是没念过书的。”
  萧母发自内心的感慨,姜岁这短短几句话说的,跟那些有学问的人一样一样的,要不是她真的没念过书,她都要怀疑,她身体里是不是真的住了个仙人了。
  但这想法要是真的说出来,估计就轮到姜岁汗流浃背了。
  姜岁只是尴尬的笑笑,其实这装文盲也很有难度啊,很难控制住不出口成章。
  “对了,娘,这二十五两银子,拿三两出来给兰兰吧,她也出了力气,这是她应得的一份,您记得给她,让她拿着当个体己钱,她的情况我也知道了,既然夫婿难寻,那她自己的腰包就得硬气点,以后才能护得住自己。”
  姜岁始终记得萧兰兰的那一份,她被命格的事情给烦扰着,找不到好的夫婿,有钱也行,钱能买到快乐和安稳。
  萧母看她居然还惦记兰兰,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姜岁走了以后,萧母就按照她说的,送了三两银子过去给萧兰兰,萧兰兰刚准备躺下睡觉,她娘就来了。
  她把她四嫂的意思说给她听了,萧兰兰见了那三两银子,一时间思绪万千。
  四嫂可真好,为她考虑这么多,说不感动是假的,尤其是萧母还把姜岁说的原话复述了一遍给她听。
  “既然夫婿难寻,那自己的腰包就得硬气点,以后才能护得住自己。”
  她记住了!
  “你四嫂这么惦记着你,你可记得她的情。”萧母拉着女儿的手嘱咐道。
  “我知道了娘,我不会忘记的,三个嫂嫂里面我和四嫂最合得来,年纪也差不多,我俩有话说,以后也多个知心人了。”
  “那行,你把银子收好了,千万别弄丢了,时候不早了,娘就先回屋睡去了。”
  萧母这折腾了一天,她也累了,这会儿已经哈欠连天了。
  ……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了几天,地里的活儿已经干的差不多了,萧父他们父子几个也就闲了下来,于是兄弟几个商量着各自出门找点活儿干干,也好挣点银钱回来压箱底。
  老大虽然丧偶,但他还有个儿子,爹娘平时帮忙看着,他得负责做事赚钱回来补贴,老二老三也都有家室了,平日里总不能伸手和爹娘要钱,自己的小家也多少得攒点零花,尤其是老三,马上升级当爹,那不得把媳妇月子要吃的鸡蛋钱挣到手?
  而萧兰兰和姜岁,她们采的菌子已经够多了,院子里晒满了菌子和木耳,于是这两天便没再上山,而是老老实实搁家里待着,没事帮着萧母干点活。
  四月份的天气,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一家人搁院子里晒太阳,顺便商量一下去哪里找活干,赶巧,刘氏的娘以及哥哥刘江就来了。
  他们这来得突然,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又不是一个村的,一来一回就是一天,这突然来了,准是有事。
  刘氏见娘家人来了,喜笑颜开,又是张罗着冲糖水,又是嚷嚷着让周氏割肉做饭的。
  萧母也很客气的接待,把家里瓜子花生都端了出来。
  只有老三萧毅无奈的抓了抓脑袋,因为他大概知道他这丈母娘是为了什么事来的。
  刚巧赶上午饭的点,亲家来了,萧母下厨炒了肉和蛋,还蒸了大馒头,该有的礼数一点不差。
  吃饭的时候,刘氏的娘才告诉他们,说是自家大儿子刘江,下个月要成亲了,已经定了下来,是来报喜的,请他们一家人到时候去喝喜酒。
  要成亲可是大好事,萧父萧母笑着祝贺道喜,饭桌上,刘氏一个劲把肉往她娘和哥哥的碗里夹,刘母几次看着萧母,欲言欲止,儿子刘江则是时不时在桌子底下捅咕他娘的胳膊肘。
  萧母眼明心亮,心里知道,亲家母这一回亲自过来,保不齐得和钱搭边。
  她心里盘算着,要是借个一两半两,她多少还是愿意的,但要是借的多了,她也拿不出来。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9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