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29章 借钱

在饭桌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也还是不好开口,刘母便一直忍着没说,一直到吃完了饭以后,萧母把锅碗瓢盆都给洗干净了,她才凑了上来,亲昵的挽着萧母的手。
  萧母一瞅,心想,该来的还是来了,得,听着吧。
  “亲家母,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商量。”刘母堆着笑  ,细看又感觉这笑容中透着些许无奈,这是卖可怜的前奏。
  萧母心里头明镜似的,说是来报喜的,儿子成亲,那必定开口借钱就和这喜事搭边,这和喜事搭边的,还真不好拒绝,具体得看数额,毕竟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一点忙不帮也说不过去。
  “啥事,您说,需要我出力气的地方我决不含糊。”萧母带着她走到角落里,特意压着声。
  “倒不是需要你出力气,就是……哎呀,我都不好意思找你开口的,但又实在是没办法了。”刘母支支吾吾的,故作一脸为难。
  这两个老母亲,都是见过这些场面的,都很会演戏。
  “你说呗,老姐姐,我听着呢。”刘母比萧母年长一岁,叫声姐姐倒也是应该的。
  刘母见她是这个态度,心想有戏,于是便大胆的说明了真正的来意:
  “是这么回事,我那大儿子刘江啊,今年也已经二十有二了,寻常男儿这个岁数,孩子都有了,就他还单着,今年好不容易有个看上他的姑娘,愿意和他过日子,你也知道,我家那口子身子骨不算硬朗,开春的时候又病了一场,花了不少银子,这不事儿赶事了,这节骨眼上家里好事将近。
  我想着,这好事不能多磨啊,可又奈何人姑娘家要的彩礼多,说是要四两彩礼,外加扯几尺大红布做嫁衣,还得要口大红木箱子添彩,好妹妹,你说这不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吗?
  又是彩礼,又是布,又是红木箱子的,那到时候办酒席也得花银子,我这实在是没法子了,腰包瘦,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的好事搅黄了,这才舔着脸来求你了。”刘母说完,便抬手去擦眼泪,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萧母就知道,心里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也懒得拉扯了,先看她借多少,不过她得有言在先:
  “亲家母,你说的这些我都能懂你,但是呢你也知道,我们家前些日子才给我那四儿子办了喜事,娶了媳妇,如今这腰包也瘦着呢,不过你放心,多少我还是得帮帮你的,我这还剩一两银子,一会儿我就都拿给你,你先凑凑,毕竟孩子的事是大事,你再找其他亲戚凑凑,先把儿媳妇娶进门,至于银子,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还就是了。”
  萧母也是个高段位,因为从她刚刚说的那些话里她已经能猜出来了,这要是让她先开口,那估计得狮子大开口,所以她先发制人,只拿一两银子出来,还得表现的自己也是尽力了。
  银子她倒是有,可那是姜岁的,而且这两家的关系摆在这,这银子一旦借出去了,那就是一笔固执账了,以后可就难要回了。
  这不,萧母表了态,刘母的笑僵在了脸上,她心想,这一两银子够干啥的?
  “不行啊亲家母,我这能借的都借了,大家都困难,我也是没办法了才舔着脸找你开口的,你看看,能不能再多添点?”
  话说到这份上,萧母这多少也不高兴了,脸色黑了下来:
  “亲家母,你这话说的,那他们有难处拿不出银子来,那我们就没难处了吗?这年头谁家日子都不好过,更何况,我这还有一大家子人要等着吃饭呢,这一两银子,已经是我们家的全部了,你愿意拿着就拿着,不愿意就算了。”
  萧母也不惯她的毛病,和你好言好语的说,你还得寸进尺上了。
  刘母见谈不拢,索性也不装了,气呼呼的就去找自己闺女去了。
  母女俩待在房间里关上门,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悄悄话,刘氏那哥哥刘江则是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东张西望的,也不知道在寻思啥。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刘氏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直接找到萧母撒泼:
  萧母正拿着个大扫帚扫院子呢,就见她这三儿媳妇一脸兴师问罪的跑来跟前。
  “好啊,你们萧家人够精明的,兜里揣着好几十两,吃独食,偏心小的,藏着掖着不告诉大家伙,把大家都当傻子蒙在鼓里呢,口口声声说是一家人,结果自己这心眼子比谁都多。”
  萧母一瞬间被她给整懵了,说出来的这些话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萧母捕捉到一个关键信息,她说她们兜里揣着好几十两。
  萧毅见自家媳妇在这大声嚷嚷,连忙走上前来拉着她问道:
  “你又发什么病呢?”
  姜岁本来在萧兰兰房间里和她学着绣手帕呢,听见这动静也跑了出来,大家都跑到院子里来了。
  只见刘氏甩开萧毅的手,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手指着萧母:
  “我发病?萧毅你自己问问你娘,干的是人事吗?带着自己的小儿媳妇,偷偷摸摸跑到县里去卖灵芝人参,赚了好几十两回来,愣是一个字不透露,还搁那装呢,要不是我家里人亲眼看见了,我还真以为她们是去拜神去了。
  结果呢,是去闷声发大财去了,赚的银子一点不打算分给你,全部留着给她那傻儿子呢,我倒要看看,她这么偏心那个傻子,以后谁给她养老送终。”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彻整个院子。
  萧毅终究是没忍住,打了刘氏一耳光,因为她说的话简直不堪入耳,骂他娘不做人事,还骂他弟弟傻。
  刘氏被一巴掌打蒙了,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过萧毅动完手以后就后悔了,他冷静下来,想着媳妇还怀着孕,伸出的手有些无处安放。
  其实萧家几个兄弟都是很好的性子,情绪稳定会心疼人,他们也是极为孝顺的,兄弟间的感情更是坚如磐石。
  他也是逼急了,才动的手。
  “我……我和你说过的,不许骂我娘和我兄弟。”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93.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