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30章 典型的利己主义者

“萧毅,你居然敢打我女儿,我和你拼了。”
  原本躲在房间里的刘母冲了出来,对着萧毅就来了,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的。
  刘江见他娘上了,于是自己也跟着上了。
  “你敢打我妹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撸着袖子上来就直接给萧毅脸上来了一拳,萧毅也不还手,自知理亏。
  可萧家几个兄弟不能眼睁睁看着萧毅挨揍,于是上前来拉架。
  刘氏被打了一巴掌,就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傻乎乎的就站在那哭。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混乱中有人撞到她了,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是萧母扔了扫把扶住了她。
  大概萧母和姜岁都没有想明白,这事儿为什么会被刘家人知道?难不成是那天在县里被他们看见了?
  可就是看见了,也不该知道的这么清楚啊,济善堂不可能这么好打听事情,别人一打听就全说了?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稳住场面,不然这大白天的,虽然萧家偏僻,平日里院子前没什么人走动,可万一还是被人看了笑话咋整?
  于是……
  “够了,都给我住手!”随着萧父吼了一声,院子里的人才安静下来看向他。
  只见萧父站在屋檐底下黑着一张脸,背着一双手。
  老大和老二把刘江拉开,老三还站在原地,颧骨处被一拳揍的青紫了一块。
  刘母则是打累了,气喘吁吁的跑来扶着自己的女儿,还一把推开萧母。
  萧母也懒得和她计较了,不过有些事她得说清楚:
  “你刚刚说,我昨天带着姜岁去了一趟县城,的确有这么回事,我们也的确是去卖灵芝人参的,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没必要瞒着了。
  可这事儿我得说清楚,不存在什么偏心不偏心的,因为卖灵芝人参得来的银子,除了姜岁以外,和我们没关系,灵芝人参是她找到采回来的,这一点兰兰和鹤川可以作证,要不是她,我们也根本不认得什么灵芝人参,我只是陪她去了一趟县城而已,那既然是她采回来的,那这些银子就是她的,谁都没资格过问,更别提你们这些没出过一点力的,还想分一杯羹不成?”
  说到这里,一直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周氏也抬起了脑袋,先是看着萧母,随后看向了姜岁。
  姜岁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和她对视了一眼,周氏只是望着她,抿了抿嘴,随后又低下了头,眼神里头说不清有什么情绪,总之没看到贪婪。
  反倒是刘氏,听了以后一百个不服气,反驳道:
  “娘,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吗?
  那既然姜岁已经是萧家的媳妇了,那她和我们就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那赚了银子何必藏着掖着,拿出来大家伙一起花啊,平日里,三个兄弟照顾着老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帮衬帮衬兄弟怎么了?”
  她倒是理直气壮,可话说回来,这要是换成她,估计她连萧母都不会说,更别提帮衬兄弟了。
  只不过是在利益面前,眼红罢了。
  姜岁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三嫂刘氏,就是一个典型的利己主义者,自私自利,有好处就上赶着,但是要她主动奉献是绝对不可能的,那要是家里有什么难处,她保管第一个撇清自己。
  她也说过,这银子家里哪里需要花哪里,可她现在唯独不想便宜刘家。
  “你说的到轻巧,说这话之前也不问问自己,换做是你拿到这笔银子,会不会想着拿出来大家一块儿用呢?你自己都做不到,何必要求别人做到?”萧兰兰忍无可忍,所以她必须说句公道话。
  刘氏听了,有些心虚,因为换成是她她肯定不会拿出来的,有这钱干嘛不自己攥着?
  可问题是,她娘家现在需要银子,所以她就得帮娘家人争取。
  “我娘只是想管你们借点银子给我哥娶媳妇而已,又不是不还了,干嘛这么小气?还藏着掖着的?”刘氏依旧理直气壮。
  可借过钱的都知道,这借钱出去的是孙子,还钱才是大爷,尤其是这种亲家关系,这银子要是借出去了,就难要回来了。
  因为你也不好开口,开了口他也不一定要的回。
  “就是,我们又不是不还了,鹤川媳妇,我看你呢也是个乖巧懂事的,一定能明白婶子的难处,只要你愿意借婶子银子,我们一定会还给你的,成不?”刘母刚刚趁机打量了姜岁许久,看她这么小小一个人,又默不作声的,应该是是个好拿捏的。
  反正这银子借了,什么时候还还不是她说了算,她女儿如今还怀着她们萧家的种呢。
  萧母见状,心想,坏了,这矛头指到岁岁那里了,她会怎么解决?
  正想着帮她说话,就见姜岁笑了起来,道:
  “这银子,我当然愿意借。”
  此话一出,不但是刘江笑了,感觉阴谋得逞,刘母也忍不住笑了。
  她立马松开自己女儿,一脸谄媚的朝姜岁走去:
  “我就知道,你一看就是个好孩子,懂事。”
  姜岁笑的很甜,两个酒窝深陷,一旁的萧兰兰却着了大急了,拉着她的衣袖制止:
  “别啊,四嫂,这银子借了那可就是肉包子打狗了!”
  “嘿,你这丫头,真是少教,你说谁是狗呢?一个黄花大闺女,不在自己房间里待着,你出来凑什么热闹?”刘母一听萧兰兰这么说,生怕她搅合了自己的好事。
  姜岁明白,但她自有分寸,于是拍了拍萧兰兰的手以示安抚。
  萧兰兰见姜岁给了自己安心的眼神,心里的担忧虽然还在,但也消减了一些。
  只听姜岁接着道:
  “刘婶,你想借多少银子啊?”
  刘母一听,伸出两只手算了算,最后说了句:
  “我算了一下,彩礼加上红布,加上打箱子柜子这些家具的银子,还有到时候办酒席的银子,借个十两银子差不多够用了。”
  十两?
  她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她咋不上天呢?这到底是她娶儿媳妇还是想萧家帮她娶儿媳妇?
  十两花不完还能有剩的,到时候日子可滋润了,好家伙,这算盘打的。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9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