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32章 生活再不愉快,也得好好吃饭

可萧毅也在气头上,他一个大男人,不要面子的吗?
  平时私底下,刘氏怎么耍小性子他都让着哄着,今个这事已经不是小事了,这关系到立场问题了。
  就她这么闹,要是一味的顺从,那萧家早晚有一天全让她搬空,全搬自己娘家去了。
  古代人都坚信,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已经是萧家的人了,还这么帮扶娘家,唯恐天下不乱,惯的她毛病。
  “行了娘,她要走就让她走,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回来了。”
  她一个嫁出去的女儿,还怀着孩子呢,长住娘家不回去,除非她不怕村里人议论她,说她闲话,刘氏这么爱面子的人,她能受得了?
  可萧毅不知道,人家母子三个早就商量好了,势必让他娘出点血才行。
  估计她们也是想到这一条以退为进的路,打算用逼的。
  很快,刘氏就收拾好包袱了,她娘扶着她往外走,头也不回的。
  刘江则是在后面放话:
  “我告诉你们,我妹怀的是你们萧家的种,你们要是不怕村里人笑话自己的孙子还得姥姥家养活,就自己拿出点诚意来,要是诚意不够的话,休想把我妹接回去。”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要想人回去,那就拿银子来接。
  这回可不是借了,这回是明着要。
  刘江放完狠话,也连忙跑出院子去赶他娘和妹妹的脚步了。
  这娘几个可倒好,走之前满村子走了一遭,刘氏还哭哭啼啼的,唯恐村里人不知道她是受了委屈回娘家的。
  这下子村里人又有热闹看了,一个个在那瞎猜是为了什么,啥版本的都有。
  其实按规矩,刘氏这种搅家精被休了都不为过,但萧家生气归生气,也没往这上头想。
  消息还是萧鹤川带回来的,他今天跟着村里的一群孩子去水田挖泥鳅去了。
  他挖的最多,挖了几条大泥鳅回来,用油煎到金黄的,放上小葱辣椒面,嘎嘎香。
  也可以用来煮汤,煎到位了以后,再煎两个鸡蛋一块煮汤,煮出来的汤奶白奶白的,还鲜。
  他也是看见三嫂刘氏哭哭啼啼的走了,村里人都在问他怎么回事,他这才带着自己的战利品跑回来,之前发生的一切他都不知道。
  “娘,这可咋办啊,这村里人那些个嘴,怕是什么难听的故事都编的出来。”萧兰兰满脸担忧。
  她就是见识到了这些人嘴皮子的功夫,所以才怕了,谣言真能压死人。
  但是萧母可是见惯这些事情的,她一开始还真慌神了,现在她倒是想明白了,心里也有了主意:
  "怕什么,她们会做给别人看,咱们也会,不就是想让村里人议论咱们吗?咱不怕,问心无愧就好,打明儿起,老三你隔几天就去你媳妇儿那送一次鸡蛋和肉,再送点苞米面,送点菜啥的,就他们家那个尿性,你去了没见着银子,肯定不受待见,但东西他们肯定会留下。
  只要菜都收了,那就算是咱们尽责了,无论如何也惦记着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怕她吃不好,到时候说起来,那咱们也有话还回去。
  至于村里人,他们说就说呗,咱们一趟趟的,巴巴的送吃的喝的过去,大家都长了眼睛会看,她自己闹小脾气不肯回来,那能怪谁?反正咱们家给她们留面子了。"
  这刘家人,还真想拿孩子挟持他们萧家呢?
  这才几个月,离生还早呢,那她娘愿意伺候就让她伺候呗,儿子着急成亲,她还能一直耗着?
  不就是比耐心吗?他们家诚意也足够了。
  萧兰兰今天算是又上了一课,还得是她娘,这些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
  不过她四嫂也是真厉害,把人耍的团团转,让她们哑口无言,只能撒泼打滚。
  “四嫂你可真厉害,我还以为你真打算借银子给他们,原来你早就想好说辞了,我一想起他们那有狗急跳墙的样子就好笑,又气又拿你没办法。”
  其实萧兰兰也是头一次知道,这借据还能这么写,她又学到了,以后不想借钱就这么干,对付想当老赖的,只有衙门说话才好使。
  其实姜岁当时也就是吓唬吓唬她们而已,那些其实都是她瞎编的,虚张声势而已,刘家那几个花花肠子太多了,自己也心虚呢,不然她们怎么会这么害怕?
  萧鹤川在一边听的一个头两个大,不过他不在乎这些,他只在乎自己挖的泥鳅他媳妇喜不喜欢吃。
  “媳妇儿,特意给你抓的泥鳅,吃完了好长个。”他还惦记着姜岁长个这事呢。
  姜岁越看他越觉得可爱,心想他要是能一直这样也好,不过转念一想,自己的想法未免太自私了。
  或许是从小缺爱吧,她缺爱,原来的姜岁也缺爱,所以对于这些来之不易的小温暖,格外的依赖。
  而此刻,萧母看着水篓子里那些活蹦乱跳的泥鳅,心里盘算着都用来煮汤得了,这样一大家子都够分,生活再不愉快,那也得好好吃饭。
  另一边,萧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郁闷不已,他想起来第一次见刘氏的时候,她笑起来含羞带怯的,说话也温柔,怎么娶回家以后就都变了呢?
  温柔小意了没几天就原形毕露,嗓门也大了,心思也多了,说话更是嘴带刺。
  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她满心满眼都想着娘家的哥哥弟弟,适当的帮是情分,可以说是兄弟姐妹间关系亲,但是过了头可就让人生厌了。
  搞得自己在家里里外不是个人。
  萧父还有萧老大萧老二他们继续在院子里商量去哪里找长工的事,其余人则是在厨房忙活。
  萧兰兰和姜岁聊起天来就有说不完的话,活像是两个闺中密友,耳朵贴耳朵的说悄悄话,萧鹤川则是在一边捣乱,老想偷听,结果被媳妇和妹妹孤立了,撅着个嘴十分不高兴。
  而在角落里,择着大白菜的周氏,时不时抬头往姜岁这边看,满脸写着心事,谁也不知道她肚子里揣着什么话想说。
  这二嫂哪都好,就是心思深,  如果说三嫂是嘴巴讨人厌,可她有什么不痛快她都能表现在脸上,当场就说了,很好猜,但是二嫂就喜欢自己一个人瞎琢磨,喜怒哀乐也不上脸,这才难搞。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9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