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40章 暧昧

翌日清晨,鸡才将将打鸣,萧毅穿上衣裳连早饭都没吃就出了门,直奔镇上去。
  套牛车的二麻子感到很是奇怪,这老萧家最近是怎么回事?咋还天天往镇上县里跑呢?
  他没忍住问了一嘴,但是萧毅啥也没说,含糊其辞的就盖了过去。
  到了镇上,按照苏宴清给的地址去了那清水巷子找到了曾宅。
  曾宅是一个二进院的小宅子,里头就住了曾先生夫妇二人。
  萧毅敲门,开门的是一位与萧母年岁相仿的夫人,听说他是来找自己丈夫的,蹙眉打量了萧毅几眼,犹豫了片刻还是去和丈夫打了声招呼。
  曾先生来的时候,也是先上下打量了萧毅,萧毅就把苏宴清教自己的话传达给他听。
  果然,在听见临序有难的时候,曾先生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
  “他在哪?出了何事?”曾先生着急的询问。
  于是萧毅把苏宴清当下的情况和他说了一遍,曾先生二话不说便回去准备东西了,带上了自己几年没再用过药箱和工具箱,又让妻子准备了足够的银两,一会儿要去镇上的药堂准备药材一并带过去。
  怕耽搁时间,把家里的马车也牵了出来。
  曾夫人也准备了一些补品让萧毅带上,一切准备妥当以后,便和萧毅驾着马车出了镇子去了仙鹤村。
  萧母在家也没闲着,她上村里买了两只公鸡,收了几十个鸡蛋回来,准备一只宰了给苏宴清炖了吃,补身子,自家人也好跟着吃点肉,另外一只则是过两天给她那还怀着孕的三儿媳送过去。
  之前鹤川办喜事,家里就留了几只下蛋的母鸡,其余都已经宰了,这鸡蛋也供应不上,只能去村里收。
  苏宴清疼了一晚上没合眼,半夜又发起了烧来,自己一直强撑着,好在那退烧消炎用的药材还有,半夜煎了给他喝下,这才轻快点。
  好不容易把曾叔盼来了,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曾先生一来,看见苏宴清这副模样,心疼的红了眼眶。
  曾先生看着四十多岁,与想象中的医者不同,他蓄着络腮胡,身材有些魁梧,不像是大夫,倒像个武夫。
  苏宴清看见师叔,挣扎着想给他作揖,却被制止:
  “啥也别说了,留着之后再说,先给你接骨才是大事。”曾先生深知,这接骨不是小事,不能耽误。
  萧家众人都在外头等着,房间里只有师侄二人,时不时从窗户里传来苏宴清痛苦的闷哼。
  整两个时辰才出来,苏宴清身上被包的像个木乃伊,脚上打着板子。
  苏宴清整个人头发都汗湿了,手指抠破了手心,嘴巴都咬出了血痕来,可见过程有多痛苦。
  曾先生出来以后,首先找到萧母给她鞠了一躬,谢她救了苏宴清,随后掏出来一个钱袋子,里头是三十两白银。
  “萧夫人,小小心意不敬意,相比您一家对宴清的救命之恩,实在是不值一提,这也是宴清的意思,他刚刚接完骨,暂时不能随意挪动,还得在这叨扰您一段时日,这段时日我也会在此陪同,随时照料他的身子,这银子算是你们为他奔波的辛劳费,还有这段时日叨扰的住宿钱和伙食钱,还请收下。”
  萧母一看,出手便是三十两,如此阔绰实在是吓人。
  “哎呀曾先生,哪里用的着这么多银子?太多了!”
  之前就请大夫花了三两银子而已,这几天也没吃她们家啥东西,根本用不着三十两,十两都算多的了。
  “夫人,您一定得收下,不然我和宴清都不会心安了,这是应该给的,你们的救命之恩,不是这区区三十两可以说清的,宴清说了,欠你们家的情,他一辈子难以还清,日后若是有难处,我们一定在在所不辞。”
  就像是苏宴清说的,救命之恩如同再造,那可不是这些银白之物能扯清楚的,这也是萧家结下的善缘。
  萧母还是觉得这银子收的扎手,但曾先生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收回去,萧母也只好收下了。
  既然如此,那她这段时间就得把人家招待好了,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才行。
  她让萧毅继续跑一趟镇上,买上几十斤大米,细白面,猪板油回来,人家出了钱的,总不能还让人家粗茶淡饭的过吧?
  还有曾先生带来的那些补品,她也全部弄好了给苏宴清送去,她们自家人谁都不会惦记。
  自此,萧家老大萧勤的房间就成了苏宴清暂时养伤的地方,曾夫人后续又送来了干净的衣物和鞋袜。
  伤筋动骨一百天,前头这一个月尤其重要,不能随便挪动,怕骨头长歪。
  萧兰兰主动揽下了给苏宴清和曾先生送饭的活,有鸡有鱼有肉,还有素菜,以及香喷喷的大白米饭。
  每回萧兰兰进来的时候,都不好意思和苏宴清对视,但她又忍不住偷看人家,结果发现苏宴清也在偷看她,视线撞到一起,两人都慌乱了起来,闹了个大红脸。
  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但那种暧昧拉扯的眼神都快要拉丝了。
  曾先生倒是一点也没察觉,每顿吃饭能吃好几碗,一个劲夸赞萧母手艺好。
  厨房里,狗蛋看着锅里还剩下几口白米饭,咽了咽口水,他鼓起勇气去找奶奶,扯了扯她的衣角:
  “奶奶,我也想吃白米饭。”
  萧母让萧毅买回来的是粳米,煮出来又白又香又糯,光是这么闻着都觉得香甜。
  萧母听孩子这么说,一脸的馋相,心里不是滋味。
  别说孩子想吃了,就是她自己也想吃啊,可是这是招待客人的,这粳米可贵,一两银子一斗呢,一斗才十二斤,她一口气买了三斗回来就去了三两银子。
  乡下人没什么收入,哪吃得起这么好的米?
  简直是奢望。
  但是锅里的那剩下的几口,也是曾先生他们吃剩下的,萧母想着,这天气隔了夜也就馊了,总不能浪费,于是就让狗蛋去盛。
  狗蛋见奶奶答应了,高兴的不行,把锅里的白米饭舀了个干干净净,一粒都不剩。
  他也没忘了自己的小叔,开心的拿来和萧鹤川分享。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8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