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52章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你这个病啊,说麻烦也不麻烦,就是需要好生调养,把身子养好,你如今是外强中干,亏就亏在这宫寒上,我会给你开滋补的药方,你按照我的方子,喝上两三个月,
  但这期间忌大寒大热,要十分注意,还有,每半个月要扎一次针,我这针法不算复杂,你们去镇上寻个信得过的大夫,我把这针法教给他,你到时候按时去就行。”
  先生已经现拟出了一套治疗方案,他看过比周氏这个还复杂的不孕症,都有过治愈病例,最常见的就是她这种宫寒了。
  这种就得细水长流,慢慢滋养,几个月就能好起来的。
  只要按照他的方子按时服用,半个月就能看见成效。
  周氏听见大夫说只需要两三个月就能好起来,喜极而泣,连连道谢:
  “多谢秦大夫,多谢秦大夫!”
  “不必言谢,我们也是二公子请来的,是他想报答你们家的恩情,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无需致谢。”
  秦大夫已经取出了纸笔开始写方子了。
  他特意带了药材过来,能配上两服,但他不会长时间留在这边,所以还是留个方子给她们,药材吃完了好去镇上抓。
  至于针灸的人选,萧母也已经有了想法,就去请上次来给苏宴清看病的那位老大夫就行。
  “对了,我带来的那些礼品都是滋补的药材,萧夫人可以适量放在食物中煮汤给周娘子喝,对她的身体有好处,当然了,只要是女眷,不管身体好坏,吃了都不会有坏处,夫人到时候可千万别舍不得。”
  临了,秦大夫还特意加了这么一段。
  也是刚刚老曾嘱咐的,说是这家人最是节俭,那些好东西怕她们舍不得自己吃,所以让他特意加上这么一段。
  萧母听了连连点头,说自己记下了,其实她心里很清楚秦大夫的用心良苦。
  这善缘当真是结的好啊,
  再转过头来萧鹤川这边,他的脑袋已经被扎成了刺猬,最后一针落下去,萧鹤川眉眼再次皱了起来。
  姜岁看的有些心疼,不忍心。
  “鹤川,再忍一忍,马上就好了。”她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
  萧鹤川有被安慰到,对她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可下一秒,他的面容便骤然扭曲起来,神色痛苦,似乎是扎在头上的针起了作用。
  “怎么了鹤川?”姜岁担心的询问。
  她的声音吸引了萧母和周氏的注意,大家都闻声赶来。
  “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萧母十分焦急的看着儿子朝两位先生问道。
  “萧夫人宽心,这是正常的,令郎有此反应恰恰说明,他这痴症还有转圜的余地。”其中一位先生解释道。
  如果这针扎完他还毫无反应,那说明他这痴症当真是没得好了。
  如今刺激一下,他还能有这样的反应,那就说明还有希望。
  “当真?那该如何治?”萧母一听有希望,满心欢喜。
  但先生后来说的话,却又给他浇了一盆凉水:
  “萧夫人,恕我们学艺不精,没法给您肯定的回复,只能说令郎这症状还有好的希望,但何时能好,并非是服药所能治愈的,这得看他的造化了,说不定他哪日便自己好了也说不准。
  这痴症算病却也不算病,可尽管如此,我们亦寻不到解决之法,实在惭愧。”
  就算是现代的技术,也没办法让一个痴傻之人恢复正常,更别提这是古代了。
  古代更加没有这样的技术。
  好在姜岁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内心起伏不大。
  反倒是萧母,这才燃起希望,却又失望,一瞬间感觉她人都憔悴了几分。
  “辛苦两位先生了,二位远道而来,专门为我儿诊治,已经是莫大的情分了,我们又怎么会怪二位呢,只能说这是我儿的命,怪不得任何人啊。”
  二位先生闻言,皆是为之惋惜。
  “萧夫人宽心,您是大善之家,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相信老天爷不会坐视不管的。”
  “借先生吉言了。”萧母长长的叹了口气。
  萧鹤川这边疼的厉害,两位先生只好先给他撤掉银针。
  关键的一根针撤掉,立马便没有了不适之感。
  完事以后,萧鹤川可怜兮兮的看着姜岁,姜岁拿他没办法,上前去搂着他的脑袋安抚,让他靠着自己,萧鹤川则顺势抱住她的腰,小猫一般的在她腰窝蹭了蹭。
  大家都在这里呢,他这举动,大家都没眼看了,整个就是个小孩子才会做出来的举动。
  姜岁尴尬的笑笑。
  ……
  萧鹤川的事情没有进展,但好在周氏那里有好消息,萧母当即便安排萧毅去镇上把那位老大夫请回来和秦大夫学那套针灸。
  除此之外,秦大夫还让人拿了几个用布缝制的药包来给周氏,让她每晚睡前,用火烤得滚烫之后,隔着衣物敷在肚子上,有暖宫的作用,敷的时间不能少于半个时辰。
  周氏欢天喜地的接下,一一记住大夫说的这些。
  她此刻很想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给自己的丈夫听,让他也好好的高兴高兴。
  说来也是巧了,这个时候,萧父居然回来了。
  算起来他也出去一个多月了,就想着回来一趟看看,顺便和家里汇报一下近况,也好叫家里人少些惦记。
  结果一回来就发现自家院子门口停着几辆极为精致的马车,他以为出了什么事,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家里。
  院子里站满了不认识的生面孔,其中几个还打扮富贵,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布衣百姓。
  而他的媳妇翠菊,笑的那叫一个灿烂,里里外外忙前忙后的。
  萧母瞥见萧父回来了,还楞了一下,随即一拍大腿:
  “呦,当家的回来了啊,你杵着干啥?快进来,我给你说道说道。”
  看得出萧母很高兴,但一句当家的把萧父砸的有点懵。
  这萧家到底是谁当家还用说?反正不是他。
  他呆呆的往里走,只见院子里的人都一一朝他作揖拱手,还口口声声唤他萧老爷。
  乖乖?就他还能当上老爷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7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