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64章 噱头

摊子上的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把桌椅板凳给收起来就能回家,这太阳眼看着便要落山,不能再耽搁了。
  “娘,三哥,咱们先回家去,一会天该黑了,有什么事咱们回家再商量。”
  萧毅默默的点点头,经过这一遭,感觉他人也憔悴的不像话,眼睛里头布满了红血丝。
  萧鹤川或许不懂这其中那些弯弯绕绕的道理还有是非,但他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三哥和娘亲陷在了那种伤心难过的氛围里,是以,他也跟着难过,嘴巴微微嘟着。
  这三嫂真讨厌,总是惹得大家不高兴。
  回到家以后,周氏和萧兰兰已经做好了晚饭,见他们回来,高高兴兴来迎,却发现大家脸上都写着不高兴这几个大字。
  “怎么了这是,出啥事了?”萧兰兰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以为是今天出摊遇到麻烦了。
  萧毅一言不发的回了房间,今个他最是稀罕的牛他也不想管了,饭也不想吃了。
  萧母则是叹了几口气,挥了挥手,那些个事她都不愿去想。
  最后,还是姜岁把事情告诉给了萧兰兰和周氏听,周氏听完惊讶的捂着嘴,萧兰兰更是被惊呆了。
  这知道刘氏平日里冒失,没想到她能冒失成这样,怕不是脑子有病,五个多月的身孕还往山上跑,她对得起三哥日日惦记着她吗?
  “这个刘氏,真是不知好歹,咱们家也没亏待过她,她就是这么对待咱们的。”萧兰兰气的不轻,一来是心疼三哥,二来则是惋惜自己那未出世的小侄子。
  周氏不做任何发表,那刘氏平日里仗着怀孕,在家里没少给她添堵,她虽然讨厌刘氏,但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也真的是令人无语,自己求都求不来的孩子,她却不当回事,给作没了。
  只能说,活该!
  “行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得写封信寄给你们的爹,让他回来一趟,去刘家那边讨要个说法,出了这么大的事,总不能瞒着他,老三也是被伤透了心,估摸着这两日他怕是没有心思同我们出摊了,明日兰兰你同我们继续出摊,这事已经发生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耽误正事,家里头就辛苦月梅你看着了,你一个人就不必做粉了,左右那些粉条还够用,你看好家看好狗蛋就成。”
  萧母是家里的主心骨,她是个扛事的,她不会因为刘氏这件事就耽误了家里的生意,所以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头就已经计划好了家里的事情。
  月梅是周氏的闺名。
  “娘,我有什么辛苦的,家里出了事,我是家里的一份子本就应该给您分忧,说这些见外的话做什么?”
  周氏这人还是不错的,萧母对她这个儿媳妇也没啥挑剔的。
  周氏平日里对侄子狗蛋很好,狗蛋从出生就没了娘,周氏自己没孩子,就对他特别好,总是给他做鞋袜,缝补衣裳啥的。
  更晚些的时候,萧母把买的黄纸还有香烛拿到院子后面点上,给那未出世的孩子烧纸。
  萧毅听见动静也跟着出来了,一家人把纸都烧了,萧母还说了些话祭奠这个孩子。
  她让萧毅写封信交代一下这些事,明日她好拿到镇上去寄给萧父。
  翌日,根据头天晚上说好的,萧兰兰跟着出摊,原本以为萧毅没那个心思,没想到他还是按时起来了。
  看他那眼睛,想必是一晚上没睡,萧母心疼他,让他回去躺着。
  “孩子,心里不好受就回去躺着吧,别逞强了。”
  谁知萧毅苦涩一笑:
  “娘,我没事的,咱们家这牛就听我使唤,我送你们去镇上,顺便给爹寄信,兰兰你就继续待在家里吧。”
  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这么容易就垮了。
  既然萧毅坚持,萧母也不逼他,便由着他去了。
  到了镇上开摊,萧毅便去找了信使寄信,这一去一回的,等萧父回来怕是得要几天光景。
  姜岁顺便注意了一下何家面摊,没想到这何老板抄袭姜岁的营销手段也就罢了,居然还学着姜岁做酸辣面出来卖。
  他也搞了一个肉码子,把面做成了酸辣味的,因着这个契机,一大早就吸引了不少的客人前来品尝,他的肉粉还是只要五文。
  姜岁眉心一沉,和萧母打了声招呼便去了何记面摊,准备尝上一尝这酸辣面。
  何老板看见姜岁来的时候,还冷嘁了一声:
  “呦,这不是萧老板娘的儿媳妇吗?怎么还到我们家来了?”
  何老板也真是淡定,明目张胆的学人,还不带脸红的。
  倒是何老板娘的反应比较正常,她知道这是学的人家,所以看见姜岁来了还有点心虚。
  “今个想换个口味,所以就想来尝尝何老板您这新出的酸辣面,怎么,何老板不欢迎?”
  何老板也知道姜岁的来意,他撇了撇嘴,反正自己就是学了怎么滴,难不成只许你们搞酸辣的,还不许自己搞酸辣的了?
  “当然可以了,这就给你下。”
  这都是刚开摊不久,客人们都在等着上面条呢,姜岁等了好一会才轮到自己,前头已经有好几位客人吃上了,她仔细观察这些人的表情。
  她观察到,那些客人吃了以后,眉头都皱了起来,像是吃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何老板把面放在姜岁桌上,态度十分不好,面汤都洒出来了一些,但是姜岁不在乎,而是拿起一双筷子,用自带的手绢细细擦拭了一番才下筷,这操作可是让何老板气笑了。
  心想,你个死丫头,你装什么呢?
  一口面下去,姜岁心里便有了分寸。
  何老板这酸辣面学到了表皮,但却没学到精髓。
  这肉沫没有大火煸香,更没有加香料过油,这汤底熬得时间不够,水放的多,不够浓香,这油辣子也差点滋味,比起她的酸辣粉,不足为惧的,这回姜岁放心了,只吃了两口,便掏出五文钱放在了桌上,起身走了。
  何老板看着桌上那几乎没动过的面,再回想姜岁临走时那个胜券在握的笑容,气的拳头都攥紧了。
  但这还只是开始,只见在自家面馆吃面的那些客人们吐槽道:
  “老板,你这酸辣面吃起来怎么怪怪的?一点都不好吃。”
  大家都没吃几口就不想吃了。
  何老板也不脑,反正他赚的是噱头的钱,你们吃了就得给钱,好不好吃无所谓。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58.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