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78章 此地无银三百两

大家围坐在堂屋之中,桌上是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饭菜。
  萧母首先打了一碗鸡汤端给苏宴清:
  “苏二公子,您多喝点鸡汤补补身子,好不容易来一趟,可得吃好了再走。”
  接着,她又给曾先生也盛了一碗鸡汤。
  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萧母对待客人本身又是非常热情的。
  不过,她也没忘了自己的两个儿媳妇和女儿,也给她们打了鸡汤,夹了鸡肉。
  鸡汤熬的浓浓的,肉炖的软烂脱骨,里头放着红枣,提高了鸡汤的鲜甜程度。
  姜岁做的红烧肉和红烧鱼也是不赖的,色香味俱全,让人一看便口齿生津,胃口大开。
  五花肉肥瘦相间,油脂被煸的恰到好处,入口即化,肥而不腻。
  还用各种香料过了油,吃起来一点都不腥。
  曾先生可是爱惨了这个红烧肉了,他这筷子夹了第一块以后就停不下来了,还好萧毅肉买的多,姜岁做的够吃。
  “没想到姜小娘子还有这样的手艺呢,这手艺都能自己开饭馆了。”曾先生夸赞道。
  红烧肉这种甜辣口的,在济州府还真是不常见,所以给曾先生吃出个新鲜味了。
  红烧肉是有这道菜的,但是因为烧制的方式不一样,所以味道也都差距很大,曾先生吃过几次,但只有姜岁这个让他一下子就惊喜到了。
  姜岁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也会经常自己做饭吃,红烧肉是道经典的菜,说难不难,但也不简单。
  “我本是不会的,但是看我婆母做菜做的多了,便也有了些奇思妙想,我献丑了,但曾先生喜欢就好。”
  她会做,但是原主姜岁是不会的,她从前都没过过几天好日子,肉都吃不上,更别说研究做法了。
  “哈哈哈,喜欢,特别喜欢。”曾先生笑的爽朗。
  饭桌上,苏宴清的眼神一直注视着兴致不高的萧兰兰,她刚刚哭过,眼睛有点红红的,怕被看出来,便一直低着头默默的扒饭。
  他很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也找不到机会。
  除了他们两人心里有心事以外,其余人和曾先生都聊的挺欢快的,但是姜岁还是细心的注意到了萧兰兰的不对劲。
  她看出来了,萧兰兰对苏宴清有情,而苏宴清估计也是对兰兰有好感的。
  萧母作为母亲,也看出来了女儿的小心思,可她很现实,人家苏二公子的家世和身份不是她们家高攀的起的。
  自古讲究门当户对,很多感情不是互相有情就足够的。
  一场晚饭吃完,外面的天已经漆黑,曾先生也要带着苏宴清离开了。
  苏宴清给萧家人留下了一个自己在济州府的地址,说是来日有机会到济州的话,可以去他的私人邸宅寻他,他会和下人打好招呼,若是他们过来,必将奉为座上宾招待。
  一直到苏宴清要离开了,萧兰兰还是那副若有所思,怅然若失的模样,两人隔空对望一眼,无尽的苦涩。
  她极力扯出一个笑容,苏宴清嘴唇嗫嚅了一瞬,最终还是没能多说什么,只留下一句珍重,望来日再见。
  萧毅送曾先生的马车到了村口,叮嘱他们路上小心。
  曾先生正要扬鞭,坐在马车里的苏宴清突然出声:
  “萧三哥稍等。”
  萧毅刚刚转身吗,听见苏宴清叫自己,连忙停了下来,只见曾先生掀开马车的帘子,方便他们对话。
  “苏二公子,还有何事?”萧毅问道。
  苏宴清有些犹豫,袖子下的手中似乎捏着什么东西,不过他还是鼓起勇气,因为他不想错过。
  他把手中的东西给了曾先生,让他转交。
  “我在花溪县之时,偶然得了一支簪子,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处,仔细端详过后,发现十分适合萧姑娘,与她甚是相配,方才忘记给她了,如今才想起来,请萧三哥帮我转交给她吧。”
  他平白无故的送簪子,有些说不通,于是便自圆其说,但只有曾先生知道他这话说的有多多余,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这簪子,分明是他亲自去首饰店挑的,坐着轮椅行动不便都不消停,曾先生之前问他为何好端端的要逛首饰铺子,他还借口是为母亲挑点首饰。
  不过,萧毅是个大直男,他并未想多。
  簪子到他手上,因着夜色看不清,但他也不好意思要:
  “苏二公子,您的东西想必都是好的,兰兰怕是受不起这份情。”他指的自是人情,而非男女之情。
  “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若是不送给萧姑娘,我拿着也无甚用处,麻烦萧三哥了,天色已晚,师叔咱们快走吧。”
  他生怕萧毅继续拒绝,赶紧催促曾先生驾车。
  黑暗中,曾先生忍不住偷笑,把车帘子放下以后便扬鞭驾车离去。
  萧毅拿着簪子,听着马车轱辘的声音渐渐远去,他无奈的耸耸肩回家了。
  回到家里他便去敲萧兰兰的房门,片刻后萧兰兰开门,见是三哥有些奇怪,这个时辰了,  三哥找她有事?
  “三哥,你有事吗?”
  萧毅把簪子递到他面前,借着屋内溢出的烛光,他才看清楚这簪子的模样,这是一支紫玉蝴蝶簪子,做工十分精致,通身都是玉做的,蝴蝶雕的栩栩如生,一看便不便宜。
  “这是?”萧兰兰懵了,三哥哪来的玉簪子?
  “害,刚刚去送苏二公子和曾先生,临走了被苏二公子叫住,他说偶然得了支簪子,他拿着没有用处,就让我拿回来送你,说是适合你,我一想苏二公子拿的东西肯定都价值不菲,想帮你拒了的,但是苏二公子没给机会,就先走了,我只好拿回来给你了。
  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就好好收着,日后有机会再见的话,你再还给人苏二公子吧!”萧毅当真是大直男。
  萧兰兰接过簪子的手有些抖,总觉得这簪子拿在手上有千斤重。
  她对萧毅点点头,  默认了他的说法。
  萧毅完成任务,打着哈欠走了,准备洗洗睡了,毕竟明天还要早起。
  萧兰兰有些失魂,她关上门拿着簪子走到烛光下,紫玉簪子被烛光照的通透,内里无杂质。
  她还从未接触过如此精致的东西呢。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4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