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80章 求雨

求雨的祭品,猪牛羊鸡这样的贡品都不能缺少,隶属于白马镇管辖的所有村庄,家家户户一家出五文钱,由村长筹集统计好,统一交到亭长府。
  亭长拿着这些众筹的钱去准备祭品,除了猪牛羊鸡,还有很多别的祭品,三日后便在镇门口开办求雨大典,届时街上做小食生意的都要休业一天。
  届时,前来围观求雨的人定是乌泱泱的一片。
  既然不能开张做生意,那便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一日便是。
  做生意满打满算已经有两个月了,萧母把这两个月赚的钱都算了一下,第一个月居然赚了将近十两,第二个月则是赚了差不多八两,加在一块有十七两之多。
  扣除之前摆摊支出的成本,纯赚了十二两银子,给萧母高兴的,嘴都合不拢。
  她把大家叫在一起,按照一开始说好的要发工钱。
  给姜岁和萧毅一人一两银子,给周氏和兰兰一人八百文。
  因为萧毅和姜岁几乎日日跟着出摊,两人比较辛苦,所以便多发一些,而周氏和萧兰兰在家里,相对比较轻松,所以少发一些,这些大家都没有异议。
  收到自己劳动所得的工钱,众人心里十分得劲。
  尤其是周氏,她万分自豪,自己一个妇道人家  ,日日在家里干些活就能挣到钱,那种满足感难以言喻。
  萧毅把一两银子拿在手上过了把瘾,然后又还给了萧母,他美其名曰:
  “我现在一个人,又不用养媳妇,拿银子在手上作甚?娘你给我收着吧,我不用,留着补贴家里,日后家里用钱的时候还多呢。”
  他能这么想,萧母很欣慰,刚好家里也还算不上宽裕,她便做主把银子收下了。
  ……
  到了求雨这一日,村子里家家户户都有人去凑热闹,也有嫌天气热路远不肯去的。
  萧兰兰还没有见过求雨,很是好奇,于是便喊着姜岁陪着自己一块儿去看,正好这个时候,萧鹤川也在同姜岁撒娇,说是想去凑热闹。
  “媳妇儿,求你了,你就带我去好不好?你最好了。”
  这个时候的萧鹤川就喜欢凑热闹,前天他听萧母说了求雨的场面,然后就心心念念着想去。
  但是姜岁好不容易能休息一天,她只想摆烂。
  现在又来了个萧兰兰,姜岁当真是受不了两个人的左右夹击,软磨硬泡,于是便答应了她们兄妹两个的要求。
  这两个月出摊,大家都晒黑了,姜岁好歹知道戴个斗笠,没晒黑多少,但是萧鹤川和萧毅兄弟俩则是直面太阳,原本萧鹤川白皙的皮肤,如今也染上了麦色,但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或许得到秋后才能白回来了。
  萧母听说她们要去看求雨,顺便让几人把晒好的干菌子和干木耳拿去干货店给卖了。
  都是之前她们在山上采的,晒了几个月已经全部晒透。
  菌子有三口袋,木耳有一口袋,有这些木耳在,估计能卖个一两多两银子。
  今年他们家运气好,干货比别家晒的多多了,也是时候出手了。
  晒干了以后的菌子和木耳不算重,没什么负担。
  不过她们出门的时候,路上遇到了陈金花,陈金花看见姜岁她们,原本也要去镇上凑热闹的,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换了个方向。
  姜岁看见她,就当做没看见一样,根本不想理她。
  姜岁和萧兰兰戴着斗笠,三人到镇上的时候,镇门口已经围了许多人,祭台已经摆了起来,猪牛羊鸡全部宰好摆在祭品台上,还拉了两个大鼓来,一边摆了一个。
  仪式还未正式开始,三人准备先去把干货给卖了。
  姜岁的额头上全是汗,后背也全是汗,这个鬼天气真不是一般的热,萧兰兰和萧鹤川也没比她好到哪去。
  除了小吃摊子不让摆,怕影响到祭天以外,这些杂货铺子都还是开着的。
  老板看她们的干货品相好,露出满意的表情,尤其是发现她们还有干木耳的时候,明显眼神一亮。
  这干菌子白马镇不缺,但是这木耳可不算多,价格高,味道好,一年也收不了多少斤。
  他们可以转手卖到县里去,还能赚点差价。
  今年干菌子是十文一斤,一共是五十斤,也就是五百文,这干木耳比菌子贵一倍,二十文一斤,一共是二十五斤,也刚好是五百文,正好一两银子。
  换做往年,萧兰兰采菌子,能卖个几百文就已经高兴的不行了,今年却是不一样,直接卖了一两银子,但这一切都是托了姜岁的福。
  三人完成了萧母交代的任务,便安心去看求雨了。
  刚好仪式开始了,亭长还有几位老者站在祭台上,一名老者拿着一本书在念着什么,句子是晦涩难懂的文言文,应该是求雨的词条。
  香炉里面插着几柱大香,看那体型怕是能燃上一整日。
  亭长面前的火盆里面烧着火,他不断的往里面烧纸。
  老者念叨了许久才把那文言文给念完,然后几人便一人拿着三炷香开始朝着祭品跪拜。
  一位最年长的老者,大喊道:
  “今特摆祭台贡品,请示神灵,祈愿天神怜悯,降下甘霖!”
  他喊完,便有人开始有节奏的击鼓,鼓声震天,感觉脚下的黄土地都在抖,随即,周围的百姓全都陆续跪下,开始跟着拜,嘴里还念叨着:
  “求天神怜悯,下点雨吧,救救那些粮食吧。”
  姜岁本不信这个,但是萧兰兰已经拉着她跪下了,萧鹤川不明所以,也跟着跪。
  大家都跪,要是她不跪,只怕是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她也就跟着装装样子,不过这场面的确盛大,今天前来观看的百姓,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白马镇就这么大,祭台被围的水泄不通。
  至少得有一刻钟的样子,大家才起身的,但是敲鼓的声音不间断,那些青年轮流着来。
  过了前面这一趴,这祭天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萧兰兰过完瘾也就觉得没意思了,喊着要回去。
  路上,她问姜岁:
  “四嫂,你觉得这求雨能有用吗?真的能下雨?”
  其实这下不下雨和大气层有关,根本不是这怪力乱神的东西可以左右的,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但是姜岁总不好当着萧兰兰的面说这些,这求雨是白马镇的传统。
  “不知道,也许会吧。”她只能这么说。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4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