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83章 彻底断了与她的关系

姜岁和萧鹤川在家门口分开,一个去找老村长去了,另一个则是回家喊萧母和萧毅去姜家堵人。
  萧母也不知道姜岁具体是被怎么欺负了,但一听小儿子说完以后,二话不说便和萧毅出了门,萧毅还扛了一把锄头。
  萧兰兰和周氏也毫不犹豫的跟着出了门,五个人气势汹汹的就朝着姜家去了。
  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欺负她们家的人,这时候便是体现团结精神的时候,一家人拧成一股麻绳,一致对外。
  姜岁一路小跑来到老村长家里,老村长的儿子儿媳还有孙子辈们都在,正张罗着要做晚饭。
  她的小腿肚子都跑到发软,气喘不止。
  老村长的儿媳一眼认出姜岁来,见她这个模样,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来找人帮忙的,毕竟他们家是仙鹤村的话事人,乡里乡亲的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都会来找他们。
  “哟,这不是姜岁吗?你咋来了?这孩子急成这样,是出啥事了?”
  “婶婶,我要找老村长爷爷替我主持公道!”姜岁挺直了腰板回答。
  村长和村长媳妇面面相觑一眼,皆表示不解。
  村长便问她:
  “你因为啥要找你老村长爷爷主持公道啊?先说清楚,你老村长爷爷年事已高,没什么大事我和你走一趟就成,别麻烦他老人家了。”
  老村长一把年纪了,依旧耳聪目明,在房内听见有人找自己,便自己拄着拐杖出来了。
  “谁要找我啊?我瞅瞅!”
  他拄着拐杖来到院子,家里的孙子辈们见状,主动去搀扶,他走到姜岁跟前仔细看她,这才认出来:
  “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啊,说吧,出啥事了?”
  老村长记得她,当初自己主动站出来提出要嫁给萧鹤川,为了替养父履行约定,那叫一个有情有义。
  他就瞧得上这样有担当的后辈,所以记得清楚。
  姜岁也不再犹豫,巴拉巴拉的就把自己今天被陈金花母女算计的事情给说了出来,还添油加醋了一番,说陈金花各种威胁自己。
  说着,她竟然生生挤出两滴眼泪来,抽抽噎噎的模样可怜极了:
  “老村长爷爷,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陈金花她不配为人,我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先前在姜家的时候,我养父一去世,我便日日糟她虐待,家中大小活我都得干,稍不顺心就对我非打即骂,不给饭吃,后来我嫁去萧家,萧家待我如珠如宝,更是给我养母给足了面子,礼数不曾有怠慢,可陈金花丝毫不领情,还各种诋毁嘲笑鹤川人傻。
  如今,我婆母开始在镇上摆摊做生意,陈金花便嫉妒眼红,想要那酸辣粉的配方,今日居然设计陷害我,威胁我,还扬言要是我不从就毁我清白,让萧家休弃我,再让我嫁给她那混混外甥,今日我就是想让老村长爷爷替我主持公道,彻底断了与她的关系。”
  她先是添油加醋说了事情经过,再这么一番哭诉,让在场之人都为之动容,只觉得她可怜,人的同情心一旦被激了起来,心里那股正义也就挥发了出来。
  陈金花在仙鹤村的人品一向不好,到处得罪人,大家都不喜与她相处,她的确是能干出这种事的。
  村长媳妇心疼姜岁,忙给她擦眼泪:
  “姜岁你别哭了,你那个养母向来不会做人,她简直是个畜生,要说你在她家本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给她当牛做马的,受尽磋磨,萧家还给了她五两银子娶你,要说这养恩也差不多还清了。”
  老村长也是听的气愤,他哼了一声,拿着拐杖用力的拄地:
  “今日你既然求到我门前了,那这闲事我也就管定了,走吧,我同你去姜家寻她,你们把这事说清楚,她做这见不得人的勾当,本就理亏,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说。”
  最终,老村长在自己儿子的搀扶下,跟随姜岁一起去了姜家。
  而此时,姜家门口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村民,原因是因为萧家一家人气势汹汹的上门,萧毅一来便好一顿捶门,看那样子像是要吃人,而萧母也撸起袖子准备要打人的样子。
  这村里的人没事就爱看热闹,萧家本就是仙鹤村的话题中心,陈金花也是出了名的泼辣刻薄,爱占小便宜,这两家又有姻亲,这要是打起来可不是有好热闹看了?
  陈金花母女才刚刚到家,正在犹豫要不要去请村里的赤脚大夫来给外甥看伤口,但是她又心虚,毕竟自己刚刚才干了坏事。
  正想着,就听见自家的院门被砸的砰砰响,萧毅在外面大喊:
  “陈金花你出来,有本事欺负人,没本事大大方方出来见人是不是?”
  陈金花的心被砸的也是打鼓一般,她压根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本以为姜岁那小贱人跑了以后肯定不会把这事到处宣扬,小姑娘家的都要脸面,但属实没想到,这小贱人偏偏不走寻常路,还把这事闹的人尽皆知,她就不怕遭人非议?
  姜岁才不怕,她骨子里又不是古代人,她一个受害人,又没真被怎么样,而且她也想借着此事断了和姜家的关系。
  姜巧巧十分害怕,陈树也怕了,他有些后悔的捂着脸:
  “大姑,早知道不听你的就好了,现在我平白无故被蛇咬一口不说,现在人家来找麻烦了,我跟你说一会儿可得撇清楚。
  你如今唯一的依靠就是老陈家,你可得想清楚了,别把我搭进去,到时候我娘可是要找你闹的。”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到要抗事的时候就要撇清关系了。
  陈金花瞪着眼看了眼自己这怂货外甥,再看自己家这院门,要是再不开估计就要被砸烂了。
  于是她咬了咬牙去开门,心里想着,左右你们也不能真把自己怎么样,就硬着头皮面对算了。
  “嚷嚷啥啊,把我家门砸坏了你们就给我赔!”陈金花虽然心虚,但是这气势丝毫不弱。
  结果,她一开门,萧母直接不管不顾的就上手了,她早就做好准备了,一看见陈金花露面,直接就上手薅住了她的头发,恶狠狠道:
  “老寡妇,欺负我儿媳妇,看我不撕碎你!”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39.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