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85章 吃人不吐骨头

陈树捂着半边脸,不敢露出来,萧毅便强制性的掰开他的手,让他露出他脸上的蛇牙印。
  陈金花这下子是真的慌了,姜岁紧接着又开始表演,奋力挤着眼泪:
  “虽然我不是你亲生的,但是好歹一个屋檐下相处了十几年,你就算是不喜欢我,可是也不能这么害我吧?
  没嫁人之前,我任劳任怨的干活,你打我骂我我都不还嘴不还手,我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对我好一点,但是我错了,你根本只在乎你自己,既然你如此不待见我,我也已经心灰意冷,那就趁着今日,老村长和乡亲们都在,给我做个见证,咱们便一刀两断,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你不再是我的养母,我也不再是你的养女。
  反正,你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过养女看待,你还想毁了我的清白之名,让婆家休弃我,然后再嫁给你那个混混外甥,而你自己一举三得,当真是心黑。”
  她还真挤出来了两滴眼泪,在场的人有所动容,离姜家近的人家其实都知道姜岁以前过得什么日子,一般人早就受不了跑了。
  也就姜岁一直顾念着养父的救命之恩,一直忍受陈金花的脾气。
  如今眼看着嫁到萧家去脱离苦海了,结果还是甩不掉陈金花这个恶魔,嫁都嫁了,她还打着主意,居然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去要人家的配方。
  要说,村里眼红萧家生意的人不在少数,可是很多人打听不到风声一般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有陈金花想出这种坏点子来。
  居然又想要配方还想要人!
  萧鹤川一听说什么休妻,他便坐不住了,立马紧紧地拉着姜岁的手表示:
  “媳妇,我一辈子都要你,只要你这一个媳妇。”
  “岁岁,我们都相信你,你的脾气我们大家都清楚,清者自清。”萧母也表明态度,萧家众人都跟着点头。
  姜岁当然相信萧家人,不然她也不会有这样的自信把事情闹开了。
  陈金花一听说姜岁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她可不乐意了,虽然这小贱人她不在乎,但是这层关系断了,她以后还怎么名正言顺占萧家便宜?
  当然了,也没占到过啥便宜。
  她反正不能让姜岁这个小贱人好过。
  于是,她干脆破罐子破摔:
  “姜岁,凭什么好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家当闺女的时候你就看上我外甥了,只是我外甥当时瞧不上你,你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呢。
  陈树以前经常到我家来玩,你们经常能见面,你不止一次对他示好,说是你们俩没有血缘关系,你想嫁给他,但是我外甥不要你,你不得已嫁给了萧家这个傻子,昨日分明就是你再次遇见我外甥,心里存了勾引的心思,但是你怕事情败落,所以倒打一耙。”
  姜岁真是气笑了,这个陈金花,她真是想撕碎她的嘴。
  陈树这个时候也长脑子了,开始跟着起哄:
  “没错,就是姜岁勾引我,她跟我说萧鹤川是个傻子,她不得已委身于他,实在是憋闷的慌,结果被我大姑撞见了,她心里害怕就把锅推到我身上了。”
  “凭你们怎么说,反正我们不相信,大家伙难道相信吗?”
  萧母是姜岁的毒唯,才不信人家挑拨离间呢。
  她转而问乡亲们,乡亲们都是摇头表示不相信陈金花说的。
  一则,陈金花说的话没几句真的,二则,现在萧家风生水起有发达的痕迹,她们不想得罪了萧家,想巴结着。
  陈金花和陈树见大家伙都不相信,气的咬牙切齿。
  “当时就我们几个人在,姜岁也没有人证,怎么证明她说的是真的,我说的就是假的呢?这事儿说不清,想断绝关系,没门!
  我告诉你姜岁,我以前对你是不咋样,但是我至少给了你住的地方,给了你饭吃才让你活到今天,我陈金花再怎么不好,你的这条命也多亏了我才留下的,不然你早就死在十几年前那个雪夜了。”
  陈金花是不可能如她的意的,她就是占不到萧家便宜她也得膈应她。
  姜岁差点破防了,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老村长见状,也是左右为难,因为没有人证,大家各执一词,这事的确不好判断。
  见大家都沉默了,陈金花得意的笑了,她扬起脸又道:
  “还有,今天萧家人不分青红皂白上门打我一顿,打得我一身伤,她们得赔我三两银子医药费,这事才算完。”她还真是无孔不入。
  也就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小男孩走了出来,不过七八岁的样子。
  他小声的说:
  “我看见了,我看见陈婶婶和巧巧姐姐在河边欺负岁岁姐姐,她们还往岁岁姐姐嘴里塞布条不让她说话。”
  这反转,也是大家没想到的,萧鹤川看见这小男孩,立马惊喜道:
  “是大壮!”
  大壮是萧鹤川村里的小玩伴。
  “大壮,你个死崽子,你可别胡说。”大壮娘见儿子出头坐不住了,拽着他想走。
  结果大壮死活不依:
  “娘,我就是看见了,我没有说假话。”
  陈金花也是没料到这个变故,她慌乱的指着大壮:
  “小孩子说的话不可信啊老村长。”
  老村长看着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就是小孩子才不会说假话,陈金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要人证,现在有了,你也别狡辩了,就按照姜岁丫头说的,你们把这关系断了吧,以后免得再生是非,各过各的日子。”
  “不行,那她白吃我家这么多年的粮食了?五两银子就想把我打发了不成?至少还要五两,这亲我就愿意断了。”
  陈金花典型的就是吃人不吐骨头,不放过任何一个敛财的机会。
  大家都骂她贪得无厌,但她不在乎。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彩礼都给你了,你还不满足,你如此行径,日后谁还愿意同你来往?”老村长觉得陈金花无药可救了。
  “没人来往就没人来往,反正我孤儿寡母的,也没什么能依靠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村长,我这也是没办法。”陈金花今日是非要萧家出点血不可。
  “那既然如此,就报官咯,看看谁有理。”
  萧母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她抱着胳膊一副无所谓我奉陪到底的态度,这一招是和姜岁学的,只要有理,那就报官呗。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3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