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98章 让她喜乐无忧的度过一生

萧母异常的严肃,说的时候特意加重了唯一这个字眼,就是在强调,萧鹤川以后不管爬的多高,他的身边都只允许有姜岁这一个女人。
  她无条件的站在姜岁身边,说出的这番话也着实让姜岁感动。
  但,感情的事情不可强求,听天命,尽人事吧!
  萧鹤川深深的看了姜岁一眼,然后郑重其事的对萧母点头:
  “娘,我听你的,此生此世,姜岁便是我的唯一!”
  就凭她替自己挽救了所有的亲人这一点,他萧鹤川就不能负了她。
  想起上一世发生过的事情,萧鹤川根本不愿继续想下去,上一世的他也和之前一样,意外摔傻了脑子,直至这场地震的出现,爹娘为了护住他,双双殒命,被压在了坍塌的大山之下。
  而自己的三个哥哥两个嫂嫂以及那六岁的小侄子都未能幸免于难,因为没来得及及时撤离也被永远留在了这场灾难之中。
  他的妹妹,因为逃跑时被巨石压断了一条腿,一生都在郁结之中度过,前因命格之事,受尽了指指点点,后因一条腿的缺失,终日将自己锁在房中,不愿见人,哪怕自己后来历经苦楚,终登峰顶,也治愈不了她的心灵,不到三十岁,她便因病郁郁而终,撒手人寰。
  而唯有他,没有死当初这场灾难之中,反而还机缘巧合之下,恢复了正常。
  他的家人全部遇难,只留下他和身体残缺的妹妹,他带着妹妹一路逃难到济州,期间艰难生存。
  后来发生了的许多事情也并非自己所求所愿,总之,一路走来只有他和当时的兰兰知道,有多心酸坎坷,被现实毒打,受尽屈辱。
  可他一生的遗憾和不甘,皆是因为这场灾难,他失去了自己最珍贵的家人,多少个午夜梦回,他都从噩梦之中惊醒,却无能为力,只能独自品尝那种无力感,心痛感。
  直到妹妹去世,他看着自己这奋力争取到的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他才发觉自己此生的努力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他之所以想努力读书科举,只是为了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想圆了父亲母亲的心愿,也叫他们萧家当一回书香门第,士大夫之家,而不是祖祖辈辈都在地里刨食。
  上辈子,他位极人臣,可这荣誉却只能独享,兰兰去世以后,他也变得郁郁寡欢起来,终日借酒浇愁,没多少年头便染上了心疾,临死之际,他最无法释怀的依旧是这场灾难带给他的不幸,以至于他死都不瞑目。
  但没想到,老天爷或许是可怜他,竟然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让他重生到了自己年少之时。
  这一次,亲人尚在,一个个都躲过了这场灾难,都还全须全尾的活着,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姜岁这个姑娘。
  是她挽救了他们一家,也弥补了他上一世的遗憾,所以,他萧鹤川这辈子欠她的,根本还不完,唯有好好照顾她,让她喜乐无忧的度过这一生。
  还有,他这一次,要叫自己的家人也过上上一世未能过上的好日子。
  姜岁被他看的有些尴尬,他这个眼神之中蕴藏的深意太重了,她看不破,但也能感知到他对自己的诚意倒是不假。
  “你能如此说,娘就放心了,现在你也好了,算得上是因祸得福,这么着,咱们今天杀只鸡炖上,大家都热乎的喝完鸡汤,补补元气。
  一会儿,再给老村长他们送两只过去,老村长平日里帮了咱们家不少,现在他病倒了,村长也受了重伤,村子毁坏成这个样子,咱们能做的也不多,其他人咱们顾不上,但是老村长一家的情,咱们得还!”
  萧母最是重情重义,从前的种种,谁好谁坏她都铭记于心。
  正说着,萧父他们便起来了,一会儿父子几个还得去村子里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结果一来就看见自家儿子已经醒了,他大喜!
  “鹤川醒了!”
  萧母听见他的声音,连忙和他说好消息:
  “孩子他爹,咱们家鹤川好了!”
  “我知道,我又不是瞎子,他现在瞪个大眼睛看着我,我能不知道他已经好了吗?”
  经过一夜,萧父的情绪看着没有昨日那般低落了。
  “害,我说的他好了,意思是他的痴症已经好了,这遭因祸得福磕了脑袋,再次醒来居然恢复了正常,从今往后,咱们家儿子就不是傻孩子了。”
  这对于萧父而言,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他先是愣了几秒钟,然后大笑起来,上前双手搭在萧鹤川肩膀上,对他上下打量,笑着笑着眼睛就红了:
  “鹤川,你真好了?”
  萧鹤川笑着点点头,他再次看见自己的父亲,眼泪差点又没忍住,记忆中的父亲,朴实无华,勤劳踏实,一辈子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些儿子,也总是悉心教导他们为人的本分。
  “爹,我真的好了,这些年辛苦你了!”
  “爹不辛苦,爹有什么辛苦的?只是委屈了我的儿啊,过了这几年受尽嘲笑的日子,我知道你这孩子心气高,理想抱负远大,既然好了,以后便继续努力,去实现你的理想和抱负!”
  当爹的最懂自家儿子,所以才会如此对他说,因为他知道,萧鹤川此生最大的梦想便是科举入仕。
  几个哥哥听见这边的动静,也陆续挤了进来,就见自家爹和四弟抱作一团,还是兰兰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
  几兄弟听闻自己的弟弟已经恢复了正常,再也不痴傻了,自然也是高兴的狠。
  兄弟几个围在一处,一个个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
  大哥萧勤在他肩膀上揍了一拳笑道:
  “好小子,终于好了,以后可没法偷懒了!”
  这话是开玩笑的,因为之前萧鹤川痴傻,家里人一直把他当成小孩子照顾,不让他上山砍柴,也不让他下地干活,和狗蛋一个待遇,当然了,偶尔需要人手的时候,才会叫他出点力气。
  萧鹤川恢复正常对于刚刚失去了家园的萧家一家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慰藉了,萧母当场杀了一只老母鸡炖汤。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2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