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07章 逃难路上(七)

“宋娘子别怕,他们不敢追过来的。”萧勤看出她的害怕,于是安慰她。
  很快,他们便带着宋娘子和孩子到了自家躲雨的地方,萧母见他水没打回来,还带回来一大一小两个人,懵了。
  “这是?”
  什么情况四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急性子的老二萧勉就先解释了:
  “娘,这是原先和咱们一条街做生意的宋娘子啊,你不认识了?她们母女俩遇到点麻烦事,我们撞见了,大哥就替她解了围,她闺女生病了,找不到地方避雨,先让人家进来吧!”
  萧家都是明事理的人,更何况还是认识的。
  以前在镇上摆摊的时候,姜岁和萧兰兰同宋娘子关系都很好,总是来往聊天说笑之类的。
  所以姑嫂两个听见是她,立马迎了上来。
  宋娘子弄的很狼狈,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脏兮兮的,身上的衣裳也是脏兮兮的。
  她怀里的小妮儿瘦了很多,没有之前在镇上的时候看着那般粉雕玉琢了,原本脸上还有可爱的婴儿肥的。
  现在孩子的脸发烧烧的通红,小脸布满泪痕,已经烧迷糊了,身子还在一抽一抽的。
  萧母见不得这么好的孩子这么造孽,心疼的很。
  在镇上的时候,小妮儿总是陪着娘亲来街上摆摊,每次都奶奶奶奶的叫她,糯叽叽的小团子,把她心都喊化了。
  她把孩子接过来,一点也不嫌弃她身上又湿又脏的。
  “快,加点柴火,给她们娘俩倒点热水,我记得狗蛋有身衣裳穿着小了,先翻出来给孩子换上。”
  周氏点头,便去找衣裳了。
  狗蛋看见来了个小妹妹,十分好奇的凑到了奶奶身边看妹妹。
  宋娘子也是冻得瑟瑟发抖,身上的衣裳湿了,于是周氏就找了自己的衣给她:
  “宋娘子,这是我的衣裳,你先拿着穿吧,别着凉了。”
  面对萧家人散发出来的善意,宋娘子再次满含泪花,刚刚她哭是因为孤立无援,现在哭则是被感动的。
  “多谢,你们一家都是大好人。”
  “没事啊孩子,既然遇见了,就搭把手而已,也是凑巧了,之前在路上我家四儿子发现有能退烧治疗风寒的草药,想着后面的路程能用得上,所以就采了一些备着,现在正好给小妮儿熬水喝,你们母女俩也是可怜人,我同为女人,我都懂。”
  萧母还挺喜欢宋娘子的,她勤劳,人也独立坚强,尽管自己年纪轻轻便丧夫,她也依旧乐观积极的生活,而且她是个很有情商的女人,会做人。
  因为宋娘子要换衣,所以所有的男的都先出去回避了。
  姜岁和萧兰兰开始熬药材汤,顺便问问宋娘子的近况,看她整的这么狼狈,估计这一路过来不容易。
  原来,宋娘子家也因为地震塌了,她和孩子运气好逃了出来,她娘却死了,她伤心欲绝,同村人帮她把她娘的遗体从废墟中挖了出来,当时那情况,她也只能草草找了个地方给她埋了。
  她只剩一个年幼的女儿,也得为了女儿好好的活下去,见大家都开始往济州那边逃,她便也归置了一下,带上了粮食,带着女儿往济州那边走。
  孩子还小,走不了远路,她弄了个小板车自己推着走,还得照顾孩子,十分费力气,所以走的格外慢些。
  她也是运气不好,路上遇到了一对不当人的老夫妻,居然看她独自一个女人还带着个个孩子,就趁她原地休息的时候,把她仅剩不多的粮食连同板车全给抢走了,睡觉的被褥也在上头,母女俩已经两日没怎么吃东西了,晚上还得受冻。
  多亏还是有好心人,看她可怜给了她两个饼填肚子。
  昨日突然下起了雨,孩子淋了雨便开始发烧,她带着她路过这个镇,见镇上有许多人,便来求助,到处问到处求,就是没人敢管这个闲事,甚至连施舍一点避雨的地方都不肯。
  后来遇到了一家人,他们一开始不同意她进去避雨,也就是刚刚为难她,打她主意的那家人。
  那老妇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她那傻儿子非指着宋娘子喊媳妇,她便一寻思,仔细打量了一下宋娘子的身段和脸蛋,便起了白捡便宜的心思,想把宋娘子留下给自己的傻儿子当媳妇。
  结果被萧勤遇到了,就给她解围带了回来。
  她一个女人也属实是不容易,命运坎坷啊,听的萧母和姜岁她们都心酸了,真不敢想她这几天怎么过的,但凡心理素质差点都要崩溃。
  实际上,宋娘子好几次差点就崩溃了,她甚至想过干脆母女俩死了算了,反正也难以生存下去,可看见自己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儿,她还没好好看过这个世间,她又振作了起来。
  所谓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不过如此了。
  给小妮儿喂下汤药以后,孩子便睡着了,也是从宋娘子口中得知,孩子她爹姓孟,给孩子取名絮絮。
  她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裳,又烧水洗了脸和头发,萧勤提着桶打着伞,去镇上的水塘里一趟一趟的提回来的,破旧的小房间里面炖着鸡汤,飘着肉香,宋娘子狼吞虎咽的吃了两个饼。

  她问萧母要了剪刀,在自己那身脏衣服的两个袖子口把线头给挑断,从里面找了三两碎银子出来塞给萧母。
  “萧婶,谢谢您帮我,我身上就这点碎银子了,我也没什么好报答您的,您收下吧!”
  萧母见状,那敢要呢?自己不过是给了她两身旧衣裳,给了几个饼子而已,那哪能值三两银子?
  “你这是做啥?可吓死人了,我给你的东西哪能值三两银子啊?赶紧拿回去。”
  但宋娘子是有私心的,她直接跪了下来,把萧家人都吓了一大跳:
  “三两银子不多,是我有私心罢了,此去济州路途遥远,我与女儿已经没有吃的喝的了,要是没有庇护,根本走不到济州怕是就要饿死在路上,我倒是无所谓,可是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她还那么小,我只求您们一家能捎带着把我和女儿带上,我们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每天给我们几个饼吃饿不死就行,如果还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个玉镯子,应该值点银子,我也一并给你们可好?”
  宋娘子说着,从自己衣领处扯出一根编了几股的细绳子,上头圈着一只玉镯子,被她挂在脖子上,白玉镯上面还有几处橙红色的玉质,很是漂亮。
  她当初出发的时候,把所有的银子分几处缝在了衣裳里,里面塞着棉花看不出来,这玉镯她也没敢戴在手上,怕磕坏也怕被人惦记,便想了个主意,用绳子穿上,挂在脖子上贴身戴着。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15.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