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12章 逃难路上(十二)

混混头目眼看着自己的人都倒下了,又见萧鹤川是个不好惹的,他这里除了自己也没剩几个人站着了,于是便害怕了。
  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只会趁机欺负弱小。
  只听他喊了一声:
  “走,快走!”
  他说完就带头跑了,另外几个站着的狗腿子立马跟上,还有些倒在地上也奋力爬起来跑,但还是有几个没跑掉,被兄弟几个缠住了。
  洞里那三个也是造孽,一身的辣椒水,眼睛是被辣的一点都看不见,身上还被一下一下的招呼,愣是被打的滚地求饶:
  “姑奶奶们,快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牙都被敲掉两颗,这女人疯起来比男人都狠,这辣椒水的剂量够浓的。
  外面的打斗结束,兄弟四个一人押着一个到了洞里,将他们踹翻在地上,和那几个被辣椒水给泼了的摔作一堆。
  这七个人比较惨,被打的最狠,还没跑掉,至少肋骨都断了几根,是掀不起风浪了。
  打架的时候,脸上的布也掉了,露出本来的面貌。
  萧家几兄弟包括萧父都挂了彩,一个个打架打的鼻青脸肿,萧鹤川稍微好点,他脸上没伤。
  萧勤的嘴角破了,颧骨青紫了两块,身上也是受了不少伤,但都没见血,只是红肿青紫了而已。
  萧勉鼻子流血,一个眼睛成了熊猫眼,身上也是受了伤。
  萧毅就不用说了,和两个哥哥情况差不多,萧父因为一直在后方,他一把年纪了,还是不比当年了,把腰给扭了,未来几天怕是干不了重活,也扛不了东西了。
  来不及先管身上的伤了,先把这些小混混给处理了,找了一捆绳子给他们捆上,然后往山洞外面拖,免得碍事。
  这七个人嘴里呜呜咽咽的在喊着疼,被辣椒水给泼了的眼睛实在是不好受,断了的肋骨现在被绳子压迫着也是疼的厉害。
  萧鹤川嫌他们吵,便让他们闭嘴:
  “闭嘴,再哼哼唧唧的试试看?”
  此刻他在这些小混混那里就是个活阎王,他们真怕他一个不顺心直接给他们宰了。
  他们只能强忍着不适和疼痛在外面瑟瑟发抖,冷风还一下又一下吹了过来。
  “娘,岁岁,兰兰,二嫂,你们都没事吧?”萧鹤川第一时间询问家人的状况。
  “我们没事,还好岁岁机灵,做了辣椒水,不然的话我们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萧母十分后怕,她都不敢想这几个男人冲进来,而她们没有任何防备会出什么事。
  萧鹤川闻言看向姜岁,姜岁已经开始在翻翻找找的找药酒了。
  因为爹他们都挂了彩,都是皮肉里面的伤,需要药酒揉一揉把淤血散开。
  周氏见自家男人糊了一脸的血,吓的哭了起来,还以为他是怎么了,萧勉见媳妇哭了,赶紧解释:
  “没事婆娘,我就是鼻子挨了一下,一点事没有。”
  “那其他地方呢?其他地方有没有事?”周氏边哭边问。
  “男人受点伤正常,只要死不了就行,没啥大事,你可别哭了,你看兰兰和四弟妹都没哭呢。”萧勉看自家这个婆娘,这哭哭啼啼的吧他是又稀罕又无奈。
  萧父一直捂着腰喊疼,已经找了个地方铺着被子躺下了,喊老婆子给他揉药酒,嘴里还嘀咕着:
  “哎呦,不成了,我这年纪还是大了,不如这年轻小伙子了,搞不得几下就扭了腰。”
  萧母闻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道:
  “你可服点老吧,不给孩子们拖后腿就不错了。”
  这药酒先紧着萧父,然后几个儿子再分分,药酒只有一瓶,还得省着点用。
  萧勤和萧毅没有媳妇帮着擦药,只能自己动手。
  都是大老爷们光着膀子,女眷们也不好待在山洞里,于是萧鹤川便带着她们先出去候着了,顺便再检查一下四周。
  那些小混混们跑的时候,抢来的粮食都没有来得及带走,堆在那里像一座小山。
  他也没去管,就任由这些粮食放在那里。
  都不需要想,肯定是这些难民们告诉这些混混们他们躲在这山洞里的,不然这山洞很隐蔽,不仔细找肯定找不到。
  而来的时候,有难民来林子里捡柴火,所以知道他们一家住在这山洞里,其中就有那老妇的儿子。
  等萧父他们处理好伤,上了药酒了以后,女人们才重新回到洞里。
  姜岁惦记着萧鹤川还没有上药的,一进来便围着他打转,上下打量,结果发现他有一截袖子湿了一大块。
  萧鹤川穿的褐色的短褂,水打湿了就会让衣裳颜色变深,但此刻光线弱,血糊在上面也不明显。
  刚刚打斗的时候有个小混混居然藏着匕首,他不小心被划了一下手臂,但估摸着伤口不深,那把匕首已经到他手里了,此刻就握在他手上,不过他的刀尖是一直朝着袖子的,怕误伤家人。
  “你流血了!”
  姜岁立马反应过来,他袖子上的不是水,而是血,已经顺着小手臂流到了手背,都已经凝固了。
  萧鹤川抬起胳膊看了一眼,不甚在意。
  “无事,伤的不深。”他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
  听说他流血了,家里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起身将萧鹤川团团围住,满脸关切。
  “那哪能没事,要是感染发炎了可就严重了!”姜岁皱着眉头看他,一边去撂他的袖子,露出他手臂上那条不深不浅的刀痕,但好在只有一根大拇指长。
  大家又是好一阵翻翻找找,找了纱布还有那所剩不多的消炎药粉和止血药粉。
  这苏二公子留下的两瓶没用完的药,全用在萧鹤川一个人身上了,你们说这叫什么事?
  姜岁开始帮他包扎伤口,神情十分专注,先是用帕子把他手臂上凝固的血擦干净。
  萧兰兰见状想去帮忙,却被萧母一把拉住给了她一个眼神,那眼神似乎在说,别去打扰他们小两口,正是感情升温的好机会。
  萧兰兰立马意会,老老实实的坐下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91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