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45章 温婉知性在甜美灵动面前不值一提

就这样,宋娘子十分好运的找到了过渡的事情做,有程奶奶这么多年在这附近几条巷子里的口碑,街坊邻居都愿意相信她,把家里的卫生交给宋娘子来打扫。
  程奶奶把宋娘子的遭遇和他们说了,一些心善的人家,都没有在工钱上苛待宋娘子,也没有在她做事的时候挑她的错处。
  而且,宋娘子的活干的麻利,她去了以后就埋头干活,洗洗刷刷的,从不多嘴。
  把人家家里,里里外外的打扫的一尘不染,锅碗瓢盆还有家具这些都擦得能反光的那种。
  她本人也十分勤快,能吃苦,一天能去两家人呢,但仅限于户型小的,一天下来手都被水泡发白了,天冷水还冻手呢。
  一天下来,赚个二百来文,她乐此不疲。
  因为自己要做事,没空管絮絮,就只能暂时先把她放在萧家,和远哥儿一起玩,有时候还跟着哥哥学习写字呢。
  她也没让孩子在萧家白吃白喝,每天都硬要留下一点饭钱,不多,二十文的样子。
  萧母都说不要了,一个三岁的孩子能吃多少?
  可是宋娘子坚持要给,萧母也是没办法,只能变着法弄点好吃的,别亏待了孩子。
  连着三天,宋娘子早出晚归,每天回来都累的要瘫软在床上了,还要给自己弄吃的,给絮絮烧水洗漱,然后自己再躺下。
  她这么辛苦,姜岁她们看在眼里,心有不忍,但是她们也不会去插手,人生在世,有些苦难是必须要经受的。
  最心疼的莫过于萧勤了,他想帮忙,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帮忙,他嘴笨,也只能在后面默默的付出。
  每天早上,宋娘子出门以后,他就上门主动去井里打水,把她的水缸填满,再顺道把程奶奶厨房的水缸填满,完事以后自己再去码头找事做。
  天气一日比一日冷,宋娘子干了五六日,手快要被冻出冻疮了。
  但这几天下来,她赚了一两多银子呢。
  ……
  这几日,姜岁也同样没闲着,她准备在年前把铺子的事情给定下来,简单装饰一下,把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等年后就能选个日子直接开张了。
  盘算了一下,她们手上现有的红薯粉条不多了,红薯淀粉倒是还有一百多斤,但这些做生意是远远不够的,也就是说,她们需要去收购大量的红薯回来做红薯淀粉,出粉条和粉皮。
  市场环境不同,济州是超大市场,开张以后需求量肯定不是白马镇能比的,所以货源必须要充足。
  去牙行之前,得要先把租金准备好,一个好的铺面肯定租金不便宜,这个时候就得把金元宝拿出来换成银子了。
  这件事情,萧母交给姜岁和萧鹤川去做。
  一大早,萧鹤川便带着姜岁出了门,两人要去一趟钱庄,把金元宝换成五十两面值的银票一张,还有现银五十两。
  钱庄相当于古代的银行,可以存取,把零钱换成整钱,长期存在里面有利息,至于汇算率是多少,姜岁一个现代穿越进来的人还不了解。
  总之道理是一样的,存的越久,利息越多。
  像他们今天来换银子的话,钱庄要收取一定的手续费,萧鹤川说,十两金子换成一百两银子的话,钱庄要从中抽取一两银子的息费。
  这都好说,也是人家的规矩,两人只需要遵守规矩即可。
  出门带着个十两的金元宝,两人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穷酸的人家,因为古代钱庄大都是看人下菜的,你要是穿的破破烂烂的,还能随手掏出一个金元宝,他们可以合理怀疑这钱来路不正,自然可以理直气壮的拒绝帮你换,钱要是来路不明,到时候出了事他们可不想负责任,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你这是偷的还是抢的不是?
  姜岁在头上戴上几朵珠花,还特意在嘴上擦了口脂,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白里透红的。
  说来也是好笑,当初姑嫂两个上街为了节省钱,所以买了一点胭脂口脂,两人一块用。
  她这么打扮一下,更是显得她人比花娇。
  萧鹤川在门外等她,姜岁打扮好出来,还在他面前特意提着裙子转了个圈:
  “夫君,你看我好看吗?”
  她表情十足俏皮,萧鹤川眼前一亮,只觉得呼吸都停滞了一瞬,活了第二世了,说句不要脸的,他在京都什么样的女子都见过,万紫千红,各有特色,但都不如姜岁随便的一点改变给他带来的波澜大,都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原来萧鹤川是只吃姜岁这款的,温婉知性在甜美灵动面前不值一提。
  “好看!”他言简意赅的回答。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两人总算是能出门了。
  果然,好好打扮了一下,去到钱庄的时候,那些钱庄的伙计对于他们掏出来的金元宝没有露出丝毫的怀疑,而是仔细的把规矩说给他们听,十两金子换成一百两白银,要抽取一两银子的水钱。
  最终,他们得到了一张面值五十两的银票,以及四个十两的银锭子和九两碎银子。
  两人拿着钱回去和萧母交差,萧母让姜岁继续保管这些银子,明天她会和姜岁还有萧鹤川一起,拿着五十两银票去一趟牙行看铺面。
  家里人除了萧父和萧兰兰知道这笔钱的存在以外,其余人都还不知道这笔钱的存在,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再告诉他们也不迟。
  萧鹤川书读得多,懂得也多,为免被牙行的人占便宜,所以特意喊上他一起去现场把关。
  姜岁去之前特意在西街看过了,街上还有许多闲置的铺面,大门紧闭着,应该是还没有租出去的,她打算从这几个铺面里面挑,离家里也近,平时来往方便。
  去了牙行以后,还是找的上次那个给他们找院子的牙行小哥,一段时间不见,他如今已经不是食物链底层了,在牙行已经吃开了,他会做人,且能说会道的,自从做成了姜岁的生意以后,他这运气就蹭蹭的往上走,后面又陆续成交了几笔单子,如今牙行没人再敢对他使眼色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87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