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66章 叶姝,一个典型且病态的颜控

正月初六这天早上,萧鹤川洗漱好吃了早饭,便撑着伞出门,要去参加谢家的诗会。
  早上下着蒙蒙细雨,他身穿青灰色的长衫,头发只用一根同色系的发带半束起,撑着一把素伞,往那檐下一站,便是一幅画,像是遗世而独立的一朵高岭之花,虽然暂时身处泥潭之中,但他的根叶总是笔直的,出淤泥而不染的。
  姜岁送他出门,萧鹤川替她将额前被风拨乱的一缕发丝别至脑后。
  “等我回来,外面冷,快回去吧!”
  两人此刻就是一对寻常的恩爱小夫妻一般的相处模式,满足且美好。
  姜岁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巷子口才转身回去。
  萧母问她,萧鹤川一大早去了哪里,姜岁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因为萧鹤川不想被他们知道,自己要去念书还得一大笔银子,到时候家里肯定会省吃俭用供他一个人,他不愿如此。
  而且他有足够的实力自己去挣!
  ……
  谢家诗会如期举行,萧鹤川到的时候,湖边已经停了许多的马车,陆续有人从上面下来。
  今日这下雨的氛围还挺适合作诗的,雨滴打在湖面上,泛起一圈圈涟漪。
  昨日,萧鹤川一首诗已经让他的名字人尽皆知了,今日来诗会的,大多都想好好见识一下他的实力。
  尤其是那些无需门槛就能来参加诗会的才子才女们,全都想一睹他的庐山真面目。
  昨日,许多丫鬟小厮回府以后,和自家主子们说起了萧鹤川,有些才女们听说,她气度不凡,样貌极佳,就是不冲着这诗会,也想来看看他。
  果然,他一出现,立马就有人注意到他了。
  “快看,是萧鹤川!”
  此话一出,众人齐齐朝他看过来,在场有几位家世还不错的名媛,在看见萧鹤川的第一眼,一个个都羞红了脸。
  他真的……生的好好看!
  他就长了一张,男人为之嫉妒,女人为之沉溺的脸。
  现场两极分化,那些公子们,一个个对萧鹤川都不是很服气,萧鹤川不以为然,收了伞,准备现进入船舫,这时候苏宴清刚好到了,他在后面喊了萧鹤川一声。
  “鹤川,留步,等等我!”
  苏宴清也是个香饽饽,济州许多的名媛千金都想嫁给他,他有权有势有才华,还有一副好皮囊,谁不想嫁给他?
  如今,他大庭广众之下,叫萧鹤川叫的这么亲,众人才知道,原来萧鹤川还有这么个靠山呢。
  碍于苏宴清的原因,有些人不敢再把不满写在脸上了。
  萧鹤川特意等了苏宴清一会,等着他一起进入船舫的宴会厅。
  船上伺候的人都认识苏宴清,给他的位置也都是固定的,萧鹤川拿出自己的楠木牌,也能和苏宴清一起坐到楼上的雅座。
  “他是我的挚友,劳烦你为他安排一个我旁边的雅座。”
  苏宴清对迎客的小厮道,掏出一块碎银子给他,算作打赏。
  小厮收到了银子,脸上藏不住的开心,立马答应给萧鹤川安排到苏宴清边上。
  此时的宴会厅已经来了不少人,上面的雅座也已经来了几个人物,其中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上,还特意垂下了珠帘遮挡,隐约可见后面坐着一个女子,看不清面容。
  两人一出现,宴会厅里面的人频频看了过来,也都是很诧异,为什么萧鹤川会同济善堂的苏家的二公子认识?两人还是一起来的,看起来关系特别好的样子。
  众人都主动朝苏宴清打招呼,作君子礼,苏宴清也礼貌的回以一个微笑。
  楼上,叶姝身边的丫鬟告诉她,萧鹤川同苏宴清一道出现了,叶姝便让丫鬟掀开珠帘的一角,方便她看人。
  刚好在她这个角度,能看见上楼的苏宴清和萧鹤川,两人一前一后的,苏宴清还时不时回头和他说着些什么。
  虽然距离隔得有点远,但是叶姝还是一眼认出来,那穿着朴素青衫的男子就是那日在街上无视自己的那个。
  看见她,叶姝心里有点气,但又有点开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
  今日她倒要看看,他凭什么这么傲气?
  至于苏宴清,她看见十八岁的他的时候,也是被惊艳了好久,一度生出过想要嫁给他的想法,但奈何,苏家权势大,她这情况,人家苏家可看不上她,她也得有自知之明。
  叶姝,一个典型且病态的颜控!
  萧鹤川似乎有所感觉,有一道目光在打量自己,这道目光他太熟悉不过了,一回头便能精准的找到目光的主人。
  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掌控欲,轻佻的,不屑地,那种势在必得的感觉,让他生理性不适。
  想也不用想,他就知道是谁。
  半空中,他与叶姝短短的对视了两秒,一些让他厌恶至极的记忆便涌上心头。
  小厮领着他们来到二楼的雅座,正好是与叶姝所在的地方是对立面。
  萧鹤川面无表情的坐下,对面的珠帘已经放下来,但那人打量的目光却从未停止。
  上一世,萧鹤川与她有太多的纠葛,他恨她!
  那时候,他历经千难万险才把兰兰带到了济州府,兰兰因为腿伤没有得到妥善的诊治,一路上走来风餐露宿的,以至于她生了很重的病,几乎瘦到脱相了,发烧到奄奄一息。
  那天,叶姝一如往常般定期在城门口施粥,萧鹤川顾不得那么多,他舍弃了面子和尊严,向叶姝多求一碗粥,祈求她救救自己的妹妹。
  他清楚的记得,叶姝当时的眼神,她坐在轮椅上,却依旧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用那双眼睛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那个眼神很是轻佻,他头一次在一个女子的脸上看见了轻佻。
  当时,她只是不慌不忙的吩咐了下人,打了洗脸水过来,让他先把脸洗洗干净,再让他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
  他当时不懂,但为了兰兰,他也照做了。
  焕然一新后,叶姝看他的眼神十分满意,她问他的名字,来自什么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一一打听清楚。
  萧鹤川告诉她,自己只剩下一个短腿的妹妹,急着救命,家里人已经尽数葬身于地震之中。
  叶姝闻言,露出惋惜和心疼的神情,到后面他才知道,她是个多么恶心的人。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856.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