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72章 拿捏住了

茶被萧鹤川双手奉上,仲云单手接过,先是闻了闻,然后再小品一口,这谢家的东西,果然就没有差劲的,这上好的汉中龙井,还是去岁的新茶,口感极佳。
  “萧公子还真是谦虚,你可不像是略懂茶道的人。”
  萧鹤川不否认,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老师不喜欢无条件溜须拍马之人,他觉得虚伪。
  “学生献丑了!”
  “很好,你这茶泡的深得我心,你也喜欢龙井?”
  仲云先生对他的试探和考验已然开始。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是汉中龙井,去岁的新茶,选用的还都是最嫩最精华的部分鞣制而成的,这泡出来的茶色泽翠绿,香气浓郁,甘醇爽口,形如雀舌,茶之四绝尽数都占了,是不可多得的好茶,爱喝之人,有品!”
  他很会拿捏仲云先生的点,步步都踩到他的点上,这让仲云先生对他的好感开始直线上升。
  但光看这些,还不够,他若是想要成为自己的关门弟子,那所要受的考验还多。
  但好在,仲云有兴趣和他继续聊下去。
  外面的人都死死的盯着茶室,想知道里面聊了些什么,毕竟两人在里面一坐就是一个时辰。
  最后,船都已经靠岸了,诗会也要结束了,才见两人慢悠悠的从茶室一前一后的走出来。
  仲云进去的时候还是一副无所谓,完成任务式的心态,出来的时候,面上多了些温和的笑容,还有一些无法忽略的欣赏。
  这一个时辰下来,他们不仅仅喝了茶,还探讨了棋道,书法,他才发现,这个年轻人不得了啊,各方面都很优秀。
  运筹帷幄,有分寸感,尽管几次差点就一招棋败,他依然可以镇定下来,力挽狂澜,实属可造之材。
  仲云先生说白了,是个有点慕强的人,他喜欢那种各方面都有点东西的强,而且,这个人的强不能是高调的,自负的,他得是低调的,谦虚的,不显不露的,萧鹤川刚好能做到。
  他这人脾气也怪,怪就怪在这里。
  一开始他对萧鹤川只有略微的欣赏,到如今他已经完全一整个被拿捏住了。
  两人刚出来,几位院长便眼巴巴的围了过来,仲云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对着萧鹤川道:
  “年后,元宵一过,便来白云书院吧,准备好你的拜师礼!”
  此话一出,众人都震惊了。
  什么玩意?就这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一向不收关门弟子的仲云先生这就决定要收萧鹤川为座下唯一一个挂名学生了?
  现场似乎可以听见几位院长心碎的声音。
  也包括叶从文在内,他分不清自己是喜是忧,又或者都有。
  喜的是,萧鹤川进了白云书院,忧的是,他不能成为他的挂名老师,倘若他以后前途不可限量,那些荣誉和荣光只属于仲云。
  而萧鹤川听见了仲云这话,一瞬间,那种喜悦是无法掩藏的。
  这一世,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人前叫他一声老师了。
  “学生一定不会辜负老师厚望!”
  他再次朝他行了一个标准的礼仪。
  仲云满意的点头,然后先行离开了。
  萧鹤川的内心开始盘算着,到时候拜师礼要准备的东西,他也想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家去分享给岁岁听。
  “恭喜啊鹤川,你这起点如此之高,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苏宴清也是一直在等着萧鹤川的,如今他成为了仲云先生名下唯一的挂名学生,日后可以得仲云先生单独授课讲学,这起点还不算高?
  “借你吉言,苏兄一会儿若是无事的话,不妨找个地方喝两杯?”
  萧鹤川重生回来这么久了,最高兴的是自己的家人都还在,最欣慰的是他还拥有了一个好妻子,如今,他终于得偿所愿拜了老师为师,这是他第二件最高兴的事。
  “行啊,我请。”苏宴清不放过任何一个讨好大舅哥的机会。
  今日,萧鹤川的身份可谓是水涨船高,在济州的才子圈一下子就扬名了,他可谓名利双收。
  萧鹤川目的已经达成,他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直接无视了叶从文,跟谢老爷打了招呼以后,就跟着苏宴清走了。
  小丑的只有叶从文一个。
  而一直在珠帘后面的叶姝,从萧鹤川出来的那一刻起,她的眼神就没有从他身上挪开过,她心里那种,诡异的,强大的,想要将人据为己有的控制欲也快收不住了。
  以前,苏宴清她曾经肖想过,但碍于他的家世,她什么都做不了,可如今的萧鹤川有什么?他早晚会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他已经进了白云书院,那是自己的地盘,机会多着呢。
  但她可不知道,人家萧鹤川想的是,你要是敢招惹我,我指定让你比上辈子的下场更加惨烈。
  ……
  姜岁在家里等了一天,直到天黑了以后,萧鹤川才回来。
  他和苏宴清喝了点酒,属于微醺的状态,苏宴清也醉了,差人把他送了回来。
  大门一直开着,萧鹤川端着一个大的红木雕花盒子,一共有三层,是他今日得到的彩头。
  他将那块未经雕琢的美玉藏在了最底下的一层,打算自己亲手雕刻一对鸳鸯佩,到时候送给姜岁,作为他们的定情信物。
  姜岁来他身边的时候,什么都没有,那么的匆忙草率,他想着,别人有的,他以后会都给她补上。
  姜岁在铺床,萧鹤川回来了,他把木盒放在桌上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上前去抱住姜岁。
  姜岁只听见有声响,才回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抱在了怀里,一股酒香缭绕着。
  他此刻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和她分享自己的快乐。
  “你,你喝酒了?”姜岁心想,诗会不都是喝茶居多吗?怎么还喝上酒了?
  “嗯……喝了一点,但我还没醉!”
  萧鹤川当下的状态和往常很不一样,从他微醺的语气里可以听出,他是万分愉悦的。
  她的视线刚好可以看见桌上摆着的那个雕花木盒,她就明白了,今日他得了诗会的魁首,成功的赚到了彩头,所以才会这么高兴。
  她也为他高兴。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85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