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195章 入女学

“你们姐弟俩要不要吃点东西?估计这雨一时半会也停不了,咱们家的粉面都还不错,尝尝?给你们优惠点。”
  萧毅在人际交往方面还是处理的挺松弛的。
  他性格开朗,幽默。
  而且,他觉得,梁家是他们家以后长期的蔬菜供应商,所以给人家优惠点,没什么的,顺水人情。
  梁翠翠的弟弟叫梁冬,按照平时这个时候,他姐早就嚷嚷着饿了,今天面对这么多好吃的,她居然能忍住不掏钱点。
  关键是他都饿了,真是奇了怪了。
  于是,他看向自家姐姐,问道:
  “姐,要不吃点?”
  梁翠翠一直在和自己的胃作斗争,她一看见萧毅就心慌,关键是他还老是笑呵呵的,她更加心慌慌了。
  算了,她平时胡吃海塞惯了,一顿不吃就容易腿软,于是她便硬着头皮点头。
  “那吃点吧,我要一碗酸辣粉。”
  “那我要土豆泥拌面!”
  梁冬见姐姐松口了,连忙点了自己最想吃的土豆泥拌面,他都盯了好久了。
  “好,马上给你们做,等着啊!”
  今天外面就他二哥在招呼,大哥和爹都在厨房里忙活。
  他进去打了声招呼,让萧母她们给姐弟俩多煮点面,加点料。
  于是,端上来的时候,都是满满的一大碗。
  里面加的肉也多,姐弟俩同时吞了吞口水,梁冬没那么多讲究,拿着筷子就开始大口大口扒拉。
  梁翠翠的话,她感觉自己一辈子没这么斯文过。
  酸辣粉加了量,她是能吃完的。
  但是又觉得,自己要是吃完了,到时候萧三哥过来收的时候,会不会在心里吐槽她太能吃?
  女孩子春心萌动,她就是内心戏贼多。
  最后她选择了留一部分不吃,反正吃个六七分饱就差不多了。
  梁冬已经吃完了,一点也不剩,他疑惑的看了眼姐姐,看她剩下这么多,更加诧异了。
  “姐,你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说这个酸辣粉不合你胃口?”
  “没有,我就是今天没那么饿而已,酸辣粉很好吃。”梁翠翠有些心虚的说。
  梁冬摸不着头脑,但他也没有过多纠结。
  结账的时候,萧毅特意少收了她们一碗两文钱,并表示她们以后来吃都少两文。
  眼看着这雨不停,梁翠翠又放心不下爷爷一个人在家,就表现的有些急。
  今天下雨,店里客人不算多,于是他便和二哥打了声招呼,冒着雨跑回家取了两套蓑衣出来给她们姐弟俩。
  “着急的话,就先披着我家的蓑衣回去吧,下回送菜的时候,再给我送回来就行。”
  他淋了雨,身上的衣裳湿了,头发也是湿的,但是他的举动特别暖心。
  萧毅可能想不到,自己一个善意的小举动,居然会让人家姑娘内心感动不已。
  最后,梁翠翠姐弟俩披着他给的蓑衣,推着班车回家了。
  路上,她心情很好,一直哼着小调,也没有了刚刚在萧记的那种有些刻意的故作矜持。
  梁冬觉得,这才对嘛,这才是自己的姐姐啊。
  下次送菜,得三天后了,但是,梁翠翠已经开始期待上了。
  ……
  姜岁和萧兰兰下午才回到店里,一回来,萧兰兰就十分兴奋的说着在女学的所见所感,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叫嚣着,自己有多么向往女学的生活。
  看她如此的热切,萧家人都为她感到高兴,只要孩子高兴就好,走的是正道,他们当父母哥哥的就会支持。
  而且,她还是幺女,家里最小的孩子,谁不宠着她?
  萧母当天晚上,打烊以后,就回去归整了三十两出来,准备给萧兰兰当束修。
  明日刚好,萧鹤川休沐,由他带着萧兰兰去女学办理一系列入学的流程。
  入女学不比白云书院那种,需要考核,哪怕你是四五十岁的妇人也可以进去,唯一一点就是要求,家世背景清白,家庭成员不能有恶徒,或者名声不好的过去,其余的都不是问题。
  女学也是有专门的身份令牌的,不过,女学的身份证明,是一枚类似于胸针一样的东西,莲花的造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是女学的立学根本。
  萧兰兰交了束修,得到了那枚代表女学身份的胸针,以后她进出女学,都要佩戴此胸针。
  明天,她要在女学开始她第一天的课程。
  她也得到了一张课表,明天有茶艺课,账本核算,香道,还有一节课,叫对镜贴花黄。
  也就是教古代化妆,涂脂抹粉的。
  另外,也会有书法课,发髻课,总之很多很多,每一样都是和优雅有关的。
  上午上完课,下午就能回家了,课程都不会安排到下午,女子太晚归家总归是不好的。
  很多东西,还需要自行准备,比如说,一套自己练习用的茶具,香具等,你回家了以后,你也得勤学苦练才行。
  而且,教学不是一对一的,是很多人一起上课,女夫子们有时候没办法一一辅导,所以,回家了你也得练,师傅带进门,修行靠个人。
  萧兰兰从女学出来,手里紧紧的攥着那枚胸针,她的激动溢于言表。
  她现在特别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苏宴清知道,但是她又不知道怎么找他。
  知她者,莫过于萧鹤川这个当哥哥的了,他在后面,看着萧兰兰雀跃的背影,问道:
  “兰兰,你要不要写封信把你进入女学的事告诉苏宴清?我替你把信转交给他,如何?”
  萧兰兰正有此意,本不知道怎么和哥哥开口,谁知道四哥就主动提了,倒也省的她为此犹豫扭捏了。
  她还怕四哥笑自己不值钱呢。
  现在好了,他主动问了,自己就顺口答应下来。
  “好,我回去就写,劳烦四哥替我转交给他。”
  她这性子倒是好,不矫揉造作。
  回去以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写了一封长长的信,足足三页纸。
  她的字迹工整,萧母这辈子做了很多正确的决定,其中就有她当初不顾村里人异样的眼光,以及公婆的反对,执意送了兰兰去学认字。
  如此,才会有如今兰兰这般三观端正的结果。
  她很多自信都是因为识字所得的,因为在农村,女孩子一般没有读书的机会,原来的姜岁就是。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82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