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穿书嫁首辅,锦鲤甜妻旺全家 > 第230章 早有防备

这一刻,洛铭的心是死的透透的了,那种脊背发凉的感觉再次袭来。
  但他可能不知道,他未来也许要共度一生的人,此刻正在悄悄憋着坏呢,她同样也不甘心。
  ……
  下午,白云书院下学,一众学子往书院外赶,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都在讨论一些诗词歌赋,一个比一个努力。
  今天齐修远叫他和陆尧去家里做客,萧鹤川给拒绝了,他要回家陪家人和娘子。
  现在萧记两家分号的生意都不错,每天都很忙碌,尽管已经把煎饺和煎饼这一项的压力给分担了出去,萧家人还是忙的脚不离地。
  明日,还得陪着岁岁去一趟农场看看鸡场的小鸡崽们,顺便去农场摘点新鲜瓜果回来,周氏还想吃李子,顺便就从农场摘新鲜的回来算了。
  回家的路有很多条,快一点的话就直接走大路,如果想隐秘一点的话,就走小路,只是需要多花点时间而已。
  今天萧鹤川走的小路,要拐许多的小巷子,巷子里就没有什么行人。
  他是刻意走这边的,刚走了没多久,在一个巷子的拐弯处,一个女子的身影在前面来回踱步,东张西望的,似乎在等待和担忧些什么。
  萧鹤川一出现,她立马松了一口气一般,朝着他走过来。
  两人之间隔着些许距离,萧鹤川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女子则是用很轻的语气,低着头在和他汇报着些什么。
  说的过程中,萧鹤川眉头不悦的皱起,女子说完以后他从兜里掏出来两块碎银子递给了她,女子双手接过。
  又只见萧鹤川侧头对她吩咐了几句,女子连连点头,然后便拿着银子,脸上带着笑意离开了。
  她走后,萧鹤川有些无语的看了看天,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似乎并没有把刚刚知道的事情放在心上。
  因为他觉得某些人的手段挺没有意思的,特别低级,像那种低能儿才会想出来的法子。
  为了恶心他,也真是够拼的。
  还是他的岁岁好,哪里都好,哪里都香,他现在每天下课以后回到家里,最期待看到的就是她的笑容,还有她喋喋不休的和自己说着这一天下来所发生的大小事情都和自己说一遍,他总是会不厌其烦的听着,然后适当的搭个腔,两人互相提供着满满的情绪价值。
  没错,刚刚来找他报信的是叶姝身边的两个丫鬟之一,如星。
  叶姝在禁足的时候,叶老爷给俩人放了几天假回家,也是在那个时期,萧鹤川就已经收服她们,让她们成为了自己在叶姝身边的眼线。
  两人长期受叶姝非人的打和辱骂,早就已经心生怨怼,萧鹤川只是随便使了点话术,便让她们动摇了。
  萧鹤川承诺,只要她们能替自己看好叶姝的一切对自己不利的小动作,及时告知自己,他会给她们相应的报酬,会帮她们惩治叶姝。
  待到自己高中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把她们救出叶府,并且给她们脱籍,让她们变成自由身的良民,再不用为奴为婢,以后嫁娶自由,可以抬着头,挺直脊梁骨做人。
  如星如月跟在叶姝身边,关于萧鹤川的传闻都知道的很清楚,老爷说过,此人以后必定榜上有名,前途无量,只能捧着不能得罪。
  所以,她们选择相信萧鹤川。
  而且萧鹤川并没有给她们画大饼,他承诺的这些都会做到,就当是报了上辈子她们私底下也曾多次接济兰兰的恩情了,要不是她们俩,自己也不可能掌握到一举扳倒叶姝的把柄和证据。
  刚刚如星告诉自己,叶姝决定用腌臜的手段来膈应自己,说什么这辈子就算是得不到他的心,也要和他扯上关系,闹的他家宅不宁,自己不好过,他也别想好过。
  也就是这几天,如星说,叶姝会施法把他引到自己早就提前准备好的地方去,然后逼着他喝下迷药,届时就算是不发生点什么,两人孤男寡女的在一起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谁也说不清楚。
  到时候她应该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清白就此受损,他作为一个男人,怎么着也得对自己负责,自己是不可能做妾的,看他怎么和家里的糟糠妻交代。
  这样一来,她不但满足了自己的心理,还连带着解决了她爹想要乱点鸳鸯谱的想法,总之,他必须给自己一个名分。
  所以说,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永远上不得台面,有些人只配当生活在阴暗潮湿地带的老鼠,总想着去染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抢别人的食物。
  如果这种小伎俩萧鹤川都解决不了,那他上辈子那权臣也是白当了。
  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棘手,既然叶姝想玩,那自己就陪她玩玩。
  ……
  叶姝不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她有点什么小手段,绝对憋不住几天就会去实施,加之,叶从文那边已经开始张罗上了,连红布绸子都买回来了,这可把叶姝急坏了。
  于是,她便开始实施计划。
  她已经打听清楚了,萧家在城内的几家固定供货商,她知道,光靠自己是引诱不到萧鹤川的,所以还得用借他最在乎的人名头。
  姜岁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到城西粮油街的一家粮油铺子采买姜醋茶这些,她买通了一个小厮,让他故作着急忙慌的样子去白云书院找萧鹤川,就说姜岁跟人发生了争执,手欺负了,让萧鹤川赶紧去救她。
  她也就这一点聪明了一下,还知道拿姜岁做诱饵来引萧鹤川上当,要是萧鹤川在提前不知道的情况下,听见姜岁受欺负,他也许当时会觉得奇怪,但以他对姜岁的在乎程度,不管是不是诈,他都会亲自去看一看,确保她的安全的。
  可惜,这一切都在萧鹤川的掌握之中,正当他准备置之不理,想着不去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的时候,洛铭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从后面突然出现,在萧鹤川不备的状态下,直接拽着他给他脸色来了一拳。
  萧鹤川的嘴角立马破了一块,变得红肿,还溢出了一点血,可想而知这家伙使了多大的劲儿。
  萧鹤川感到十分莫名其妙,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哪里得罪这厮吧?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8/3679279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