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儒道至圣:从落魄秀才开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美人入怀

数人风尘仆仆地回到了狼牙镇,目光在街道两旁的各式建筑中游走,最终定格在了一家看似古朴而干净的客栈之上。他们鱼贯而入,挑选了一间幽静的房间,推门而入。
  云丞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辰溪的身上,他细细打量,只见辰溪身姿曼妙,容颜绝美,与常人无异。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她的头顶之上,竟然还保留着一双毛茸茸的兽耳,轻轻颤动着,透露出一种别样的可爱与灵动。
  云丞不禁心生赞叹,他曾在妖族中见识过不少化形之术,但像辰溪这样,几乎完美无缺,仅在细微之处保留着妖族特征的化形,却是头一回见到。
  “你们狐族的化形之术,果真是妖族中的佼佼者!这双兽耳,不仅未损你的美貌,反而增添了几分灵动与可爱,真是妙不可言。”
  辰溪闻言,微笑道:“多谢主人夸奖,我狐族常与人族往来,化形之术自然要好上一些。”
  云丞点了点头,对着赵无极道:“坐吧,我有事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赵无极脸色惨白,被辰溪搀扶着,勉强站立,他虚弱的道:“云宗主放心,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好,你之前为何伪装成乞丐,是如何看出我身上的秘密的?”
  赵无极闻言,深沉地述说道:“我,作为和光宗宗主沈墨轩的亲传弟子,自幼便沉浸在瞳术的修炼之中。然而,我与辰溪的私定终身,却让我被逐出了宗门,辰溪也因此被和光宗弟子无情地追杀。”
  “为了躲避这无尽的追杀,我只能与辰溪一同在世间四处漂泊,寻找一片安宁之地。然而,半个月前,我们在镇外的深山中遭遇了突如其来的袭击,辰溪因此身受重伤,修为大幅削弱,甚至难以维持人形,只能隐匿于山中,默默疗伤,以期恢复。”
  “令人不解的是,竟然有人在此散播谣言,称此地有千年大妖出没,吸引了大批修士涌入山中搜寻。”
  “我虽有心阻止,但力量微薄,无法抵挡这如潮水般涌来的修士。而辰溪又无法离开深山,我只能化身为乞丐,守在镇口,对那些修为较弱的修士视而不见,任由他们进入山中;而对那些修为较强的修士,我便暗中跟踪,巧妙地将其一一解决。”
  云丞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暂且信你。和光宗的事情明日再说,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明日还要赶路!”
  “赶路?要去哪儿?”赵无极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去和光宗!”云丞淡然的道。
  “和光宗!他们正四处追杀辰溪,我们去了岂不是自投罗网!更何况你打伤苏大强,他父亲可是和光宗三长老,岂会善罢甘休!”
  云丞走到门口,随意的道:“此事无需你操心,我乃是御兽宗宗主,在这妖界谁敢动我!更何况辰溪已是我御兽宗之人,岂能再任人欺凌!”
  赵无极愕然的看着云丞,忽地跪地道:“云宗主若是能解了辰溪的危机,我赵无极愿追随云宗主,至死不渝!”
  云丞笑了笑,道:“好,一言为定!”说罢,便带着苏心怡走进另一间客房。
  辰溪见状,扶着赵无极躺到床上,道:“无极,我知道你心中所想,但你且放宽心,我对主人有信心。”
  赵无极不解的看着辰溪,道:“你为何甘心认他为主,又为何如此信任他?”
  辰溪笑了笑,贴心的给他盖上被褥,轻声道:“你可认得他手中的那件宝物是何物?”
  “是什么宝物?和这有什么关系?”
  “招妖幡!女娲娘娘的招妖幡!持此幡着,为妖族之主,不得违抗!”辰溪正色道。
  赵无极倒吸了口凉气,沉声道:“这云宗主倒地是何身份,竟能得到女娲娘娘的招妖幡!”
  辰溪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你也不必过于担忧。主人不像是鲁莽之人,他既然敢打伤苏大强,便不怕和光宗报复!”
  赵无极听闻之后,微微颔首,表示了赞同。
  “安心休息吧,我会助你疗伤的。”辰溪的声音温柔而坚定,双手轻轻抬起,一股纯净的灵力自掌心涌出,宛如涓涓细流,缓缓渗入赵无极的身体之中。
  此刻,苏心怡眨着好奇的大眼睛,望着云丞,疑惑地问道:“云丞,我们真的要前往和光宗吗?对于和光宗,我们几乎一无所知,你就不担心他们会因此对我们心生怨念,甚至是报复吗?”
  云丞闻言,点了点头,眼神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没错,我们必须要去。而且,我们还要大张旗鼓地去,不能有任何的隐瞒和退缩。”
  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决然,仿佛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挑战的准备。
  苏心怡满脸疑惑,道:“我不明白!”
  云丞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柔声道:“你不明白就对了,给你看样东西!”
  说罢,从腰间解下一枚令牌,递给苏心怡。
  苏心怡接过令牌,仔细打量,道:“这不就是菁我书院内门弟子的令牌嘛,我也有。这有什么好看的。”

  云丞解释道:“菁我书院的令牌自然没什么稀奇,但这令牌之上有神将叶长德留下的印记,他曾郑重地誓言,三年内,任何宗门都不得对御兽宗发起攻击。这是他的承诺,也是御兽宗的庇护。”
  “和光宗弟子或许不知道御兽宗,但和光宗宗主一定接到过叶长德的命令,就算一时想不起,但只要我们亮明身份,他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苏心怡闻言,顿时了然,惊喜的道:“对啊,有了这块令牌,我们亮明身份,就没有人敢找我们的麻烦!云丞,你简直太聪明了!”
  言罢,苏心怡心中激荡难抑,情不自禁地扑向云丞的怀抱,以纤细的指尖轻轻触碰他的脸颊,留下了一个温柔如羽毛般的吻。
  然而,吻后的刹那,她猛然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过于冲动,脸颊顿时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
  她慌忙松开紧抱着云丞的双手,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试图逃离这突如其来的亲密。
  云丞亦是一愣,他感受到苏心怡唇瓣上那柔软而温暖的触感,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
  他迅速反应过来,一把将苏心怡紧紧揽入怀中,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他低头靠近她的耳畔,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美人已入我怀,你还想逃到何处去?”
  此刻的两人,仿佛置身于一个只属于他们的世界中,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而遥远。
  云丞的怀抱温暖而坚实,给苏心怡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轻轻地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沉浸在这份突如其来的幸福之中。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301/3679283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