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抽奖没有保底?那又怎样 > 第276章 岑安全员

“这门大炮是咱学生党常用的导弹炮,操作简便,每一发炮弹还很便宜,一积分就能买两发,不过只能固定在这里,打击范围相当有限。”
  苗魁专门研究过他们不同阶段需要使用什么武器,这种大炮算得上是其中的平民版代表了。
  “魁哥,来教教我怎么用呗。”
  “首先,你得整点炮弹。
  ......”
  等齐旌从船舱上来的时候,甲板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人呢?
  他往群里发了条寻人消息,然后坐在船头开始刷起了视频。
  不一会儿,谭昨茵的提示音响起:
  [你猜猜咱这次试炼的安全员是谁?]
  安全员?
  难道是他们的某一位老师?
  二级试炼的危险虽然不大,但还是有的。
  而且规定不准使用回溯戒指和归来符这种保命道具,关键时候有可能会造成伤亡。
  所以每个试炼的队伍都会分配一位安全员来确保他们的安全。
  一般来说,这个安全员是隔壁军校里的人,或者是学院里的老师。
  按炸茵这个语气来说,应该就是他们熟悉的人了。
  [文姐?]
  经常一起打游戏的文静老师是他们最熟悉的老师,应该就是她吧。
  [不,是岑溪老师,抬头。]
  齐旌抬起头,看到了谭昨茵和文静、岑溪三人正朝着这边走来。
  不是岑溪老师吗,怎么文姐也在?
  齐旌从船头跳下去,打招呼道:
  “老师好!”
  “你这衣服不错啊。”
  齐旌此时身上穿着的是杰克船长的衣服,看起来特别有范(自认为)。
  他刚才在船舱里就是为了换上这套和黑珍珠号一起抽出来的衣服才磨蹭了那么长的时间。
  “怎么样?有船长范吧。”
  文静说道:
  “还行,衣服挺好,就是这个妆得再补补。”
  “齐旌同学,你的剑术现在练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先比比?”
  岑溪一开口就是问一些关于打架的事情。
  文静踢了她的小腿一下:
  “这次是让你来当安全员的,不是让你来制造安全隐患的,你这几天安分点,别老想着打架打架打架。”
  文静本来寒假是要回家的,可因为有岑溪这个孤儿在这里,便留下来陪她。
  但寒假总不能让她一直泡在虚拟世界里,在听说了齐旌他们要参加试炼后,她便找了个安全员的工作来玩玩。
  没想到第一单还真就是齐旌他们。
  “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会担任好安全员这个职位的。”
  岑溪从腰上的空间袋里掏出了那把比她人还高的大砍刀,挥了两下,表示自己一定可以斩尽一切危险。
  “我觉得还是用你的的‘审判之轮’比较好,那个更适合你。”
  搁以前的大学时期,文静只见过岑溪的元素异能,相比于这几年才染上的暴力近战,她还是更为相信曾经在学院叱咤风云的她。
  “放心,我的刀现在虽然比不上轮子,但保护他们还是戳戳有余的。”
  岑溪向天上挥舞了半圈,一道银白色的气浪从刀尖划出。
  引动的风吹起了四人的衣角。
  这一道气浪比俺的元气斩强多了噻,岑溪老师咋练的啊?她的天赋真的就比咱开挂还要强?
  齐旌真想现在就以她为参照物抽一发。
  纠结。
  还是等等吧,等司空瑶瑶在的时候再抽,要不总感觉抽到的东西会下降一个档次。
  “吃乌喔绰,四声,那叫绰绰有余,我觉得你还是回去补补课比较好,别干这些需要外出的活了。”
  文静再次感叹了一下学院的招生规则,还好不看高考除了思想品德之外的成绩,否则岑溪这种学渣是肯定进不来的。
  岑溪摇摇头:
  “不行不行,我才不学习,烦得很。”
  虽然她的脑子不错,甚至可以说很好,但就是不想去学那些东西,一看到那些字就感觉瞬间没有了精神。
  就连异能课也是照着文静给她找别的老师的教案直接念的。
  与其去学习,不如当个看船的安全员。
  “准备出发吧,我在起点处等着你们。”
  文静说完这句话后就朝着试炼起点的方向走了。
  齐旌好奇地看着文静老师的背影,难道安全员可以有两个?
  谭昨茵看出了他的心声,说道:
  “文静老师是另一个试炼团队的安全员,他们已经到起点了,咱也准备出发吧。”
  原来如此。
  原来文静老师也是安全员啊。
  齐旌突然想起一件事,文静老师从来没有使用过她的异能,也没有说起过。
  难道,她的异能是“枪法精通”?
  “走走走,咱这队一定要比她那队快。”
  岑溪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超过文静了。
  她率先引动周边的风,把他们三人都带上了甲板。
  “岑老师,我们还有三个队员没来呢。”
  “没事,一会儿就到了,先起锚。”
  岑溪通过风元素的反馈,已经听到了颜成三人的位置,他们正在往这边走来,估计一会儿就能到达。

  “你们先把船锚拉起来,他们马上就到。”
  如果不是文静专门告诫过她很多次不要在非生死关头出手,她早就亲自动手把船锚给弄上来了。
  齐旌打开了起锚机,然后往岑溪指着的地方看了眼。
  果然,颜成他们正在靠近。
  铛!
  他身旁的起锚机一下子就把船锚给收上来了。
  齐旌感叹道:“这起锚机就是好用,我还以为要一下下把船锚拔起来呢。”
  岑溪双臂环胸,故作深奥地说道:
  “不要满脑子都是蛮力,我们应该与时俱进。”
  不知道为什么,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怪怪的。
  齐旌问道:
  “岑老师,你晚上睡哪儿啊?”
  “不用睡,我这里有躺椅,晚上看会儿电视就过去了。”
  作为一个安全员,肯定不能要求参与试炼的队伍给自己增添房屋,自备休息的地方是很重要的。
  其他安全员的做法是整一艘小船或者直升机在后面跟着,她就不用了。
  她对居住环境的要求没有那么高,只要不是一直在跑着就行,而且她十几天不睡一点问题没有。
  “老师,我们这里可以给您建个房子的。”
  总不能真的让她一个人在这里被风吹日晒吧。
  心里很想要个软和床铺的岑溪摆摆手:
  “不用不用。”
  文静说了,不要太麻烦齐旌他们。
  “还是给您建一个吧,我这里有方便屋。”
  听到有方便屋,岑溪“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好吧好吧。”

(https://www.tbxsww.com/html/158/158182/36792746.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