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四合院从傻柱身死开始 > 第545章 秦淮茹的野望

第545章  秦淮茹的野望

        杨厂长是李副厂长的上级。

        分配的任务。

        合情又合理。

        纵然李副厂长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却还是得依着杨厂长的意思,做了他不想做的事情,帮傻柱扬名。

        回到宣传科。

        后槽牙都要咬碎了。

        主要是他的计划出现了变故,见百旭的事情尘埃落定,便想着使唤点小手段,既有给杨厂长和傻柱两人上眼药的想法,也有趁机摘桃子的意思,凭借着傻柱的厨艺,再加上报纸的宣传,百旭一旦开业,还真是日进斗金。

        傻子都能看明白的态势,混迹仕途的李副厂长自然也能看明白,他知道这是晋级的台阶,在自己图谋不成的情况下,泛起了我不能有好,但你也要跟着倒霉的心思,继而才有了黄世仁空降百旭的事情发生。

        自认为自己做足了安排,黄世仁按部就班的依着他的叮嘱做事情就行,将来他也会间接受益。

        却没想到还是出现了变故。

        见秦淮茹要张口,于海棠抢先一步的堵了秦淮茹的后路。

        许大茂的事情。

        傻柱、傻柱。

        前些年,贾家发生了一些事情,都跟棒梗有关系,睡寡妇,人家开价一千,秦淮茹找于海棠借钱,说自己跟于莉是街坊,于海棠是于莉的妹妹,便也是她秦淮茹的街坊,说什么远亲不如近邻,让于海棠帮帮自己。

        思来想去。

        秦淮茹来过宣传科,知道宣传科科长的办公室在哪里。

        更何况人家有傻柱这个名字做依仗。

        他也知道许大茂跟傻柱关系不错,否则也不会在得知傻柱撂挑子后,泛起了拿许大茂出气的想法。

        这个人在宣传科,却好几个月没有来宣传科上班,这是李副厂长感到惊诧的原因。

        看着来来往往的那些人,秦淮茹的思绪,突然有些乱。

        十多年的掏厕所的生涯,似乎麻痹了秦淮茹的神经,再臭气熏天的厕所,她也能呼吸自由的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

        秦淮茹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泪花。

        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的声音,秦淮茹推门走了进去。

        轧钢厂秦淮茹,也是一号人物。

        李副厂长也委实拿傻柱没有办法,他在轧钢厂负责宣传,傻柱在轧钢厂做饭,两人不在一个部门。

        李副厂长一听是这么一个结果,整个人成了泄气的气球,蔫了吧唧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后朝着于海棠挥了挥手。

        许大茂好几个月没有现身。

        扫完了厕所的秦淮茹。

        “海棠。”见于海棠误会了自己的来意,秦淮茹出言解释了一下,“秦姐可不是来找你的。”

        说出去。

        到了宣传科。

        真有毒。

        县官不如现管。

        毕竟傻柱不知道他们这一行当里面的那些见不得人的规矩。

        跟第一任李副厂长不清不楚,当了一个什么小组长,第一任李副厂长调走后,秦淮茹过了几天苦日子,又跟第二任李副厂长搭上了关系,闹得那位李副厂长被一撸到底。

        吓得于海棠当时借尿遁跑了。

        许大茂的名字在宣传科的签到簿上面,后面的出勤,既没有旷工的X,也没有上班的√,更没有请假或者休假的0,也没有调岗的说明。

        “我找李厂长,他在吗?我跟他谈点事情。”

        没想到秦淮茹狮子大开口,一开口就是五百块。

        ……

        这女人。

        朝着一旁的同事招呼了一下,说自己肚子有些不舒服,想要去趟厕所。

        “这个情况我知道,我就是想问问许大茂他还在不在宣传科工作,为什么签到簿上面有他的名字,却体现不出他上班出勤的效率来,连着好几个月,怎么回事?总不能这段时间,他一直在乡下给老乡放电影吧?还是咱们轧钢厂有半年时间不让放映员回单位的规矩?”

        于海棠离去后。

        不知道于海棠的名字。

        首先是傻柱回归轧钢厂,继续在食堂工作,却不是当食堂主任,而是在二食堂做饭,连食堂班长都不是。其次是马华和刘岚也都回来了,跟着傻柱在二食堂忙活。最后是李副厂长兼任了宣传科科长一职。

        昔日轧钢厂的俏寡妇,现在成了老妈子。

        “李厂长,我给您倒杯水。”

        这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本质。

        百旭的底气就是傻柱的厨艺,傻柱不在百旭,这还了得啊。

        一个傻字,囊括了所有,你总不能跟一个做事情一根筋的人一般见识吧,传出去,人们也不会说傻柱的半个坏字,他们只会说李副厂长跟一个愣头青在斤斤计较,跌份的人是李副厂长。

        却也比秦淮茹强。

        他将自己仕途中的某些惯例,也就是一些不成文的规定,想当然的带入到了傻柱的身上,认为傻柱不会去挑破这些不是规矩的规矩。李副厂长依着仕途那些老狐狸的模板去复刻傻柱,以为傻柱心里不甘,却也会顾忌某些东西,不得不忍气吞声,做了他跟黄世仁两人晋级的踏脚石。

        换做之前。

        真要是许大茂坐牢或者身死道消,亦或者人跑了。

        <div  class="contentadv">        签到簿上面不会出现许大茂的名字。

        种种传言。

        于海棠也回答不上来,她将三种传言,说给了李副厂长。

        秦淮茹可不想在继续干这个掏厕所的营生,就算她已经习惯了清扫的营生,却还是想换个岗位,换个好听却又不怎么事多的岗位。

        “你找谁?”

        整理了一下衣服。

        心里有了几分兴趣。

        除了自己,也就许大茂能当秦淮茹的冤大头。

        “李厂长,我叫于海棠,宣传科的播音员,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于海棠美女播音员的身份,已经被新来的女同志给抢了过去。

        傻柱就是傻柱,一个压根算不得仕途之人的新手,或许人家也没有走仕途的想法,撂挑子便也在情理之中。

        结果傻柱屁事没有,人家又调回到了二食堂,连带着马华和刘岚两人也回来了。

        于海棠有些错愕,愣神的看着面前这位不请自来的前轧钢厂俏寡妇,猜测着秦淮茹来宣传科的用意。

        轧钢厂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你要是离职了,你的名字便不会出现在职工花名册上面,要是调岗,后面会进行专门的批注,调往什么部门工作,等等之类的情况说明。

        结果许大茂是一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状态。

        “于海棠,我知道,你是咱轧钢厂的播音员。”

        虽然秦淮茹姿色不在,却知道如何拿捏男人,她准备找到李副厂长,通过哭泣这一手段,将自己的楚楚可怜演绎的淋漓尽致,最大限度的刺激李副厂长想要保护秦淮茹的大男子欲望。

        宣传科内。

        “不用了,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个花名册上面的许大茂是怎么回事?这都好几个月没他的考勤了。”

        但是李副厂长的消息,却又让秦淮茹泛起了几分淡淡的不切实际。

        朝着于海棠笑了笑,向着最里面的办公室走去。

        又清洗了一下脸颊。

        有些人说许大茂不是跟刘海中作伴去了,而是因为犯的事情太重,吃了枪子,死翘翘了。

        于海棠见秦淮茹说的可怜,心一软,同意借钱给秦淮茹。

        人老色衰的她,已经没有了嚣张的本钱。

        杨厂长知道。

        很显然。

        这第三任李副厂长来轧钢厂也就七八天的时间,跟秦淮茹连面都没见过,秦淮茹却又跟他扯上了关系。

        从几个上厕所的工人嘴里,听到了一些让秦淮茹匪夷所思的消息。

        李副厂长满含怨气的拳头,就仿佛击打在了松软的棉花上面,整个人泛起了一种强烈的无力之感。

        调岗的希望,便寄托在了李副厂长的身上。

        百旭被停业后,好多人都在唱衰傻柱,说傻柱要步刘海中的后尘。

        再笨也知道李副厂长要拿许大茂立威。

        看着秦淮茹远去的背影,于海棠她也只能说声佩服。

        今时不同往日。

        有些人说许大茂因为当过前李副厂长的狗腿子,刘海中因给李副厂长做事情,落了个坐牢二十年的下场,许大茂跟刘海中作伴去了。

        清洁科内。

        “李厂长在里面。”

        “哎!”

        于海棠指了指方向。

        被叫到名字的于海棠,急忙起身来到李副厂长跟前,自报家门的同时,也在尽可能的恭维着对方。

        于海棠的心。

        如此。

        假以时日。

        贾张氏还因为这件事,朝着秦淮茹讲述了她谋划何家产业的事情,说什么傻柱两口子因为这件事身死道消,就让棒梗娶了尤凤霞,再让秦淮茹认何家五个孩子当干儿子和干闺女,以干亲的名义侵吞何家的产业。

        咯噔了一下。

        秦淮茹也没有了想法。

        眼泪是女人最大的武器。

        坐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莫说李副厂长不知道内情,就是与许大茂同事了十多年差点变成许大茂媳妇的于海棠都知道许大茂的境况。

        谁也不能说傻柱的坏。

        傻柱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撂挑子不干。

        纯粹多余。

        错以为现在负责宣传科的李副厂长,就是那位对秦淮茹念念不忘,且跟秦淮茹有过一夜风情的李副厂长,现在官复原职了,她心里想当然的认为李副厂长就是自己的救命菩萨,能救自己与水火之中。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轧钢厂的女同志不是谁都像秦淮茹。

        他随手抓起了面前的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支,叼在嘴上,火柴都已经点燃了,却又将嘴里的香烟丢在了桌子上。

        “你不是来找我的?”

        李副厂长不是哪种没有见过女人的人,于海棠虽然脑袋上扛了一个美女播音员的帽子,相貌也就一般,又因为年纪大,嫁人了,生了孩子,跟个黄脸婆差不多。

        李副厂长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走了一步错棋。

        “哪个谁?”

        傻柱的事情,秦淮茹知道,一开始是轧钢厂的食堂主任,后来带着刘岚和马华两人去百旭当一把手,百旭开业后,因为二楼包厢的设计和服务员皮鞋、白衬衫的装饰,闹得好多人都说傻柱要复辟。

        于海棠还是觉得自己要说实话。

        身为女人。

        听闻李副厂长询问许大茂的境况。

        一声沉重的呼吸,从李副厂长嘴里飞出。

        除了这两种说法,还有一种说法,说许大茂察觉情况不妙,偷跑了。

        “秦淮茹,我没钱,你就算张口,也是白张,我没钱借给你。”

        敲了敲门。

        说不羡慕是假的。

        播音的工作估摸着也跟于海棠没有了关系,她也不想做那些打杂的工作,想着能不能抱上新来副厂长的大腿。

        猜测秦淮茹是不是找到了新的冤大头。

        李副厂长抓起面前的签到簿,仔仔细细的端详了好一会儿,觉得这里面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没有投怀送抱的想法。

        出言道:“李厂长,是这么一回事,许大茂是咱们轧钢厂的电影放映员,一直负责电影放映工作,也是电影下乡的执行人。”

        后续又朝着于海棠张了几次口,三四块或者五六块,甚至还借过五毛钱,至今未还,闹得于海棠都有些惧怕秦淮茹。

        秦淮茹的脑瓜子,瞬间不够用了。

        得罪李副厂长,被穿小鞋的是她于海棠,而且宣传科十几个工作人员,就算于海棠不说,也会有别人讲述实情。

        于海棠泛起了疑惑。

        朝着宣传科的方向走去。

        心情有些沉重。

        朝着于海棠招了招手。

        风姿不在。

        随后盯着面前的花名册陷入了沉思。

        这还是秦淮茹刚做寡妇那会儿,婆婆贾张氏教给秦淮茹的绝技,让秦淮茹遇到事情先别说话,先哭,用眼泪征服他们。

        小人心思作祟的李副厂长,开始琢磨自己能不能借着许大茂这件事做做文章,就算不能扳倒杨厂长,恶心恶心杨厂长也是好的。

        于海棠胡乱的琢磨着事情,是不是只要姓李,只要是轧钢厂的副厂长,秦淮茹全都一个不放过。

        端起面前的大茶缸,咕噜噜的喝了几大口。

        惊得李副厂长整个人都傻了眼。

        同事点了点,朝着科长办公室使了一个眼色。

        于海棠摇了摇头,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和嘴巴及耳朵。

        那位同志释然了于海棠的意思,无非是将秦淮茹来找李副厂长这件事当瞎子,当哑巴,当聋子。

(https://www.tbxsww.com/html/149/149274/140474956.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