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三十五章 重 逢

  岳满江的大学生活很新奇,也很充实。

  他没有那种上了台阶就坐下歇歇的感觉,而是延续了那种勤奋,一个劲地潜心学业。

  他按照丁薇的叮嘱,没有去寻找她,也没有打听她在那里。他知道,她会来的。

  没有丁薇,就没有他的今天。丁薇的善良与感情,激发了他灵魂深处的潜能,把遥不可及的梦想变成现实。所以,丁薇不仅是恩师,更是拯救者。

  丁薇总想做他的母亲。而他,既有儿子对她的尊崇,也有难以仰止的情感。时而中规中矩,时而狂野奔放。

  星期天,岳满江依然在图书室里厮混,博览群书,拓宽视野。

  一个同学走过来,低声说,“门卫让我通知你,有个领导要见你,快点到校门去。”



  岳满江一听是领导,赶忙出去。

  丁薇穿了件灰色的风衣,更显风采靓丽。“满江!”

  岳满江就象久违的儿子,见面就想哭。

  丁薇急忙暗示,快点走,别逗留。她怕他感情爆发出来,惊扰进进出出的学生。

  丁薇带他上了公交车,直奔自己的家。

  “赶溪的事,我都知道,只是没联系你。”丁薇在车上细声说。

  “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看着我,所以,我不能让你失望。”岳满江很骄傲地说。

  丁薇很高兴,急忙俯身过去,在岳满江耳朵边悄悄地说,“这话听起来,真象是我的儿子!”

  岳满江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看着她,意思是不想单纯地当儿子。

  丁薇自然明白,微微一笑,不理他。



  各有各的回忆,各有各的感触,各有各的心境,各有各的打算。沿途,没有更多的交谈。

  终于到家了。

  进入家属楼大院,邻居们纷纷打招呼。

  丁薇也热情介绍岳满江给大家认识。干儿子,赶溪坝认的,支教时的学生,现在是师大一年级的。

  “师高弟子强!”

  “子承父业!”

  “强将手下无弱兵!”

  “小伙子精神,一表人才!”

  “还长得真有些象,两娘母没错!”

  赞声一片。



  丁薇还是住在过去中学的家属楼,七层楼房的顶楼。

  顶楼住的都是年轻教师,周末都出去玩了。

  客厅、厨房、卫生间、卧室、凉台都有,只不过面积狭小,稍显得拥挤。

  “我从昨晚就准备起,今天就吃豆豉蒸肉、回锅肉。”丁薇很高兴,边说边进了厨房。

  丁薇的厨艺确实不咋样,但那两道菜就是岳满江的救命菜。

  岳满江跟到厨房门口,“丁老师,我一生都会珍惜这两个菜。”

  丁薇冲着他笑了笑,边忙活边说,“我说,满江呀,今后不要再喊丁老师行不?叫干妈!”

  岳满江固执地笑道,“叫习惯了丁老师,不方便改口。”

  “不在学校里了,改过来,没看见我把你已介绍给大家了吗?”。

  “论理,你绝对是妈。对我而言,既有妈妈的疼爱,也有妈妈的教诲,无愧于这个称呼。可我就是想把你当成大姐姐。”



  “胡说八道!”丁薇边笑边责备。“我要嫁人了!给你找了个干爹。他是个大学教授,比我大十一岁。我觉得还可以。”

  岳满江一阵沉默,不搭话了。

  良久不说话,丁薇回头望着他,“你怎么啦?干妈惹你生气了?”

  岳满江若有所思地说,“我在想,有资格给我当干爹的人,恐怕现在还不是单身。”

  “呵,呵,呵!”丁薇大笑,笑弯了腰。“你这个鬼精灵!”

  岳满江也不搭理她,转身向客厅的沙发走去。

  丁薇却在厨房里大叫,“满江,过来陪我聊天,一个人做饭很无聊的。”

  岳满江正要坐下,听她一吆喝,又倒回来站在厨房门口。

  “老实坦白,你怎么看出来的?”丁薇不依不饶,自己想撒个谎,居然被他看出来了。

  岳满江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可怜可怜我这个孤儿吧!大姐!”



  “鬼扯!”丁薇笑嗔道。“说,老老实实地给老娘坦白,怎么看出来的?”

  岳满江很诚实地说,“我一进你的家门,最关心的是什么?不是房子结构,也不是家具电器,是关心家里有没有男人!”

  丁薇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这一条默认成立。

  “这家里干净整洁,常用的东西都是经常在用,说明你经常在家,可以说天天下班后就回家。再有,就是家里没有任何男人来过的痕迹,没有男人气息。就这么简单!”

  丁薇一听,大叫,“我的天呀,我怎么教出这么个学生来?”

  这回轮到岳满江了。“哈,哈,哈!”

  “我真笨!”丁薇忽然醒悟过来。“我应该叫个男老师进来抽支烟,不就完美了吗?大意失荆州啊!”

  岳满江却笑道,“大姐,你呼天喊地的干什么?是不是该准备吃饭了?”

  丁薇找出碗筷递给岳满江,“去收拾桌子,我马上炒肉。”

  师范大学的吃住都是免费的,食堂的伙食也很不错。现在的岳满江,已不再是过去那个狼吞虎咽的少年,而是在慢慢的品鉴食物。



  “唉!”岳满江叹了口气。

  丁薇忙问,“不好吃?”

  岳满江摇摇头,“怎么能说不好吃呢?这是我一生一世最喜欢的菜!我只是在感叹,每次吃到豆豉蒸肉和回锅肉,就想起丁薇妈妈,是她把卧躺着的我,拉扯起来长大!海阔天空,天高地远,母爱铭心,永不忘怀!”

  丁薇很感动,他说的是真话。“作为男人,不要这样多愁善感。”

  “也不是。”岳满江不承认。“可当我一看见丁薇,她就象我的恋人,我的最爱,如果说我有资格娶个老婆,我就要丁薇。”

  “你没发高烧吧?”丁薇端着饭碗,望着他。“我是干妈!”

  岳满江也抬头正视着她,“近一年来,我就是在这两个引擎驱动下奔跑!你想让我只选择一个,我做不到,一个是灵魂,一个是肉身,缺一不可。”

  “吃饭!哪来这么多空话!”丁薇喝住了他。再说下去,自己也忍不住了。

  于是,两个人静静地吃了起来。

  刚吃完,丁薇就说,“满江,你去收拾一下,洗洗碗。我有点累,想休息会。”



  岳满江急忙起身收拾桌子,把碗筷拿到厨房去洗。

  丁薇则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下了。

  她心绪很乱。

  她控制不了岳满江,也控制不了自己。是与非,对与错,爱与恨,情与仇,只有真正进入角色的人,才能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道理。

  岳满江从厨房出来,丁薇卷曲在沙发上。

  “满江,下午我陪你去公园逛逛?”

  岳满江走过来,挨着她的脚坐下,“不去。公园不好耍,还不如大瀛山的森林。”

  丁薇笑了笑,“以前也许我会说你是土包子。现在,我经历了大瀛山的美,你说的话我也认同。”

  岳满江看着她躺着的样子,成熟而不失娇媚,丰腴而不失隽秀,骨子里透出一种气息,让人感受到销魂蚀骨的诱惑。“大瀛山让我刻骨铭心的美,就是一个姓丁的仙女下凡了!”

  丁薇呵呵一笑,“我看你要学成唐伯虎了!还是质朴一点的好!”



  岳满江点头笑道,“弟子谨遵教诲!绝不越雷池一步。”

  丁薇又问道,“如果我不来找你,你会怎么想?”

  岳满江很老实地回答,“我什么都没想!因为我知道你迟早都会来看我!就象自己栽了一棵小树,总有一天会想去看看它,长成什么样了。”

  丁薇微笑道,“你长大了!”

  岳满江自从进入大学,吃的更丰盛更营养,体格健壮了不少,体重大增,比高中时结实强壮。丁薇也感受到那种孔武有力的气概。

  岳满江站起身来,一边关玻璃窗、拉窗帘,一边笑道,“确实长大了,我比过去重了将近二十斤。”

  丁薇见屋里的光线暗了下来,就坐了起来,“满江,你在家里午睡一会,我出去买点东西。”

  岳满江转过身来,直接把丁薇按倒在沙发上,自己压在她上面。

  丁薇被压得喘气,“老是这样,招呼也不打。就象个小孩子撒娇。”

  岳满江却一本正经地问,“想我不?”



  丁薇在下面承受不了重量,“唉哟,你起来。太重了。才吃饭,压着不舒服。”

  岳满江站起身来,抱起她就往卧室走,“去睡午觉,我在沙发上睡!”

  丁薇被岳满江放躺在床上,“你睡沙发,要不要毛毯?”

  岳满江又去拉卧室的窗帘,“我一身都是火呢!你就不怕毛毯着火?”

  丁薇捂嘴一笑,“我到想看看怎样着火的!”

  岳满江坐在床沿边,“我去把门反锁了!行不?”

  丁薇翻过身去,背对着他,也不答话。

  岳满江反锁门后,又回到卧室,上床就把她搂住,低声说,“等我毕业,嫁给我!”

  丁薇微微一笑,“说什么胡话?永远不可能。”

  “我是认真的!我愿意和你厮守一辈子!”



  丁薇挣脱他的拥抱,坐了起来,有些生气的样子。“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但我肯定地回答你,今后我嫁了人,我就是你的干妈!没有别的选择。”

  岳满江也坐起来,又搂住她,“别生气,我是真心喜欢你!没有你就没有我。要不是你到赶溪坝,可能现在我正在饿着肚子犁冬水田。”

  丁薇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细声道,“不要说了!我有我的苦衷!再说,我比你大得太多,永远不可能。”

  岳满江又紧紧地抱住她,“不说了!我爱你!”

  丁薇也拥抱着他,“听我的!你还有大好前程等着你!今后有番作为,也算不负我心!”

  两人就这样搂着,沉默许久,谁也不说话。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66955.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