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六十五章 电 视

  张佩东在年前就买了个黑白电视回来,这大过年的没事,一家人

  就守着电视看,一边烤着小电炉,一边吃瓜子、糖果,很是温馨。

  万陵带着秦筱丽敲门进来,“薛伯父,我给你送两瓶酒来,祝贺新春!”

  薛永红急忙接过礼物,“万陵,都是一家人,不要太破费。”

  薛忠义笑呵呵地起身迎接,“你来耍,我就很高兴了,还带什么礼物?快进来坐。”

  秦筱丽见薛永红在织小孩毛衣,“嫂子,这个活我做不好,你有空就多织件,给我家宝宝也来份。”

  万陵笑道,“筱丽呀,永红姐大起个肚子,很累的。”

  薛永红很柔和地笑道,“没事,我就当生了个双胞胎。”



  张佩东哈哈大笑,“你真生个双胞胎,就是三个了!如果筱丽也生个双胞胎,就四个小家伙啦!”

  万陵嘲笑道,“你还想美点嘛!”

  晚辈的事,薛忠义不好参言,便拉起薛妈到厨房做饭。

  “老婆,我去看配翰回来没有,叫他也来喝喝酒。”

  薛妈一边加蜂窝煤,一边笑道,“你看你,生怕把你的徒弟给忘了。今天才初三,配翰没那么早就回来。”

  “又不远,我去看看。”薛忠义边说边出门了。

  薛忠义很是知足,女儿女婿住在一起,又有了一个值得骄傲的好徒弟,再有一个不是干儿子却胜于干儿子的矿部主任,三个同学紧紧地围在自己身边,亲情温情都有。

  许配翰的住房离薛家只有百来米远,两栋是相邻的。一放假,许配翰就回河坝农村去了。

  万陵在窗口边抽烟,张佩东陪着他闲聊。

  “佩东呀,你打算就在兵工厂干一辈子临时工?”万陵想询问他的打算。



  张佩东摇摇头,“什么一辈子呀?你看看这发展趋势,今后会放得更开!我是准备积蓄点钱,时机一成熟,自己干。”

  万陵指着电视机,笑道“你卖电视,还存得起钱?”

  张佩东也实话实说,“你姐肚子大了,又不方便到处走,有个电视陪她,愉快一点。”

  “很周到。既要考虑生活,也要考虑发展,这才是正确的。”

  “我在想,我们这一代人,可能会遭遇许多不可预测的变化,早有准备为好。”

  “同感!”万陵点头认同。

  客厅里,薛永红一边织毛衣,一边陪秦筱丽看电视。

  秦筱丽等同学早已见过许配翰,也了解他的处境。“嫂子,许配翰总得安个家是不是?你怎么看?”

  薛永红很忧虑地低声说,“不好整呀。说起许配翰这人,大家都很敬重他。可谈到感情婚姻,又是另一回事。”

  秦筱丽也有同感,“是呀,即便认为比较合适的,也不好开口。”



  薛永红很聪明,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你是说玉秀?”

  秦筱丽望着她,默默地点点头。

  薛永红想了想,“肯定不好讲,这个媒不方便做,就怕办砸锅。唯一的路子,就是让他们多接触,自己去发展,看有没有缘分。”

  秦筱丽不好作答,也是左右为难。“嫂子,可不可以喊玉秀也来耍?”

  薛永红随口答道,“怎么不可以?都是同学。”

  秦筱丽忙喊,“万陵,你去叫玉秀一下,可以不?”

  万陵过来,“喊她?”

  秦筱丽微微一笑,“叫她来陪你们喝酒呀,我和嫂子都不能喝,她来闹热些。”

  万陵看了一眼张佩东,意思是怎么讲?

  张佩东点点头,“你骑我的自行车去,把她搭过来。”



  万陵也知道张佩东的意思,拿起自行车钥匙就去接人了。

  许配翰这个春节过得并不快。

  薛忠义同他边走边聊,听他诉说原由。那许配龙不知交了个什么朋友,偏要跟着去南部沿海打工,不愿在家乡呆着,想出去闯闯。

  一家人都反对。老大许配勇已分家了,老二许配翰又有伤残,明摆着两个老的今后是跟着幺儿许配龙过日子。这一走,风险大,问题多,都不想许配龙到处乱跑。

  民间有句俗话,“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这许能树能放他走吗?

  石长松等长辈也来劝说,无济于事,许配龙很是固执。

  所以,许配翰的心情很不顺,便早早地回了赶溪坝。

  薛忠义开导道,“常言道,树挪死,人挪活。或许让他出去见见世面,也有好处。”

  许配翰苦苦一笑,“师父,你不知道配龙那人,一没手艺,二无头脑,使笨力气又没劲,你说他出去能干啥?饿死算了。”

  薛忠义解释道,“我也不是说主张他去,是叫你看开点。他弯倒要去,你有什么办法?”



  许配翰只好强装笑脸,“我知道。不听话,只有随便他了。”

  一进门,许配翰就问,“万陵呢?去哪儿了?”

  张佩东笑道,“接娄玉秀去了。你坐会,我去帮厨。”

  过年过节,许多食材都是储备好的,不需要费多大的功夫去烹饪。

  张佩东自从薛永红怀上孩子,就渐渐学些厨艺,以便给薛永红弄些可口的饭菜。

  不一会,在薛妈、薛忠义主导下,张佩东就上了一大桌菜。

  万陵和娄玉秀正好赶到。

  “玉秀,快进来坐。”薛永红急忙招呼。

  娄玉秀一进门,就给许配翰开玩笑,“配翰,有了师父,爸妈也不要了?”

  许配翰知道她笑他不在家陪父母,便笑道,“你不是也跑出来吗?”



  娄玉秀也不让步,“我叫串门,你叫离家,差别大着呢。”

  许配翰坐上桌子,厚着脸皮耍无奈,“师父的家就是我的家,我没出门。”

  张佩东负责倒酒,万陵就给每人发一杯,娄玉秀急忙喊打住,“万陵,我可不敢和你们对喝哟!”

  薛忠义笑道,“玉秀,你能喝多少算多少,今天不劝酒。”

  娄玉秀转头就对许配翰说,“看见没有?薛伯父才是绅士,那像你,说一句就还一句。”

  薛永红、秦筱丽暗自发笑,这戏有演下去的希望。

  许配翰呵呵一笑,“我是这两天争吵习惯了,平时,我是不会还嘴的。”

  张佩东坐下来,端起酒杯,“来,我们先为大家新春快乐,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干一杯!”

  薛忠义、张佩东、万陵、许配翰、娄玉秀,一饮而尽。

  薛永红、秦筱丽和薛妈就喝菜汤。



  张佩东刚倒好酒,万陵就站起身,双手捧杯,“这第二杯,敬两个老的!伯父、伯母,敬你们身体安康,生活幸福!给你们拜年!”

  大家一齐站起,举杯敬酒。

  这第二杯喝下去,娄玉秀就开始叫苦,“这个不得了,我要退出了,你们喝。”

  薛妈急忙给娄玉秀夹菜,“先吃点菜,慢慢来。”

  薛永红也急忙招呼,“吃菜,吃菜,不喝急酒。”

  酒至半酣,许配翰开始吐真言,“师父啊!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哈!”

  薛忠义笑道,“尽管说,我也不是听不进话的人。”

  许配翰望着张佩东,“我跟师父学了几个月,现在能分辩出牛皮、猪皮、人造革了,对各种塑料塑胶都很熟悉。但对配钥匙、开锁、补锅补盆,兴趣不大。我有一个想法,我想专注皮鞋方面的技术。”

  张佩东点点头。

  万陵插言道,“你想做皮鞋?”



  许配翰喝了一口酒,望着万陵,“说得对!我从小到大,没穿过皮鞋,参军后才一次穿上军用皮鞋。我的愿望,就是让大家都能穿上皮鞋。”

  张佩东急忙赞成,“好啊!这是为大家谋利益呀!”

  薛忠义静静地听着徒弟的想法。

  许配翰继续说道,“跟师父学习以来,我对皮鞋的版型和分类都很专注,不断琢磨皮鞋的保温保暖、防水防湿、耐磨耐穿等等特性,对款式和保养也有所认知。但对各种皮革的初加工和皮鞋制作工艺,一无所知。就当我说酒话,如果师父同意,我想到皮鞋厂去实习工作一段时间。”

  薛忠义想了想,“配翰啦,师父就怕你胸无大志,走师父的老路。你今天这番心里话,师父听着高兴。县里有个惠民皮鞋厂,听说经营上不怎么样,你可以跟公社申请去学习一段时间,真正了解一下皮鞋的生产方式。”

  万陵也赞成,“我觉得配翰的想法,很有意义。不论今后是在赶溪办皮鞋厂,还是到县里皮鞋厂工作,都是为群众穿得起皮鞋着想,于公于私,都是有发展前景的。”

  许配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谈不上办什么鞋厂,我只是想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和技术。”

  张佩东从内心很认同许配翰的想法,自己也正在经历着这个思考过程,颇有同感。“我说配翰,你还是先找个老婆安家,解决好后顾之忧,才能一往无前。”

  秦筱丽急忙附和,“佩东这话有道理!”

  许配翰很隐晦地苦笑道,“残躯一个,不作它想。既苦了别人,也累了自己。心累!”



  薛忠义觉察到许配翰内心的苦闷,“这就不对了!遇上能够接受你的,愿意与你同甘共苦的,怎么不可以?两不误,事业和家庭都要办好!”

  许配翰笑了笑,“是,师父!”

  娄玉秀喝得一脸通红,但人还是很清醒,“其实,配翰,不要过于看低别人的认知,许多人还是很敬重你的,我相信有姑娘愿意和你一起,共同组建家庭,恩爱生活一辈子。”

  薛永红和秦筱丽听她这么一说,暗自高兴,有些许希望。

  许配翰摇摇头,“算了,我不拖累人,何必拉着别人受罪。”

  秦筱丽和薛永红心头当即凉了半截。

  娄玉秀似醉非醉,“花是年年开,但未必有你的一朵。还是早点打算为好。”

  薛永红和秦筱丽在等待许配翰的答复,只要他说个“行”,她俩就可以出手了。

  “不说这个了!我自己心头有数。”许配翰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4344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