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六十九章 暗 香

  冬至,按照传统习俗,吃羊肉养生防寒。

  钟家祺买了半头生鲜羊肉回来。家里很少吃羊肉,自己不喂羊,当然没有羊肉吃。

  烹饪羊肉讲究许多,技术不到位,煮出来不但腥骚味大,还挺难吃。钟世良在当兵时就学过做羊肉,烹饪技术还可以,把晒干的橘子皮和新鲜的柑子叶都用上了。



  钟妈负责烧柴火,穆素英就跟着钟世良学羊肉烹饪。

  钟家奎有许多杂务在外面忙活。甄学志在换届选举中,败给了候选人穆家恩,大队长之职由穆家恩担任。算起来,甄学志也是老大队长了,但为人处事过于刻板,武断固执,很多人都有意见。而穆家恩则更具人性化,善于为群众着想,具有和蔼亲近的性格,时代在变化,人们对大队长的任职要求,也在偷偷发生变化。

  而空出来的生产队长一职,经大家投票选举,则由钟家奎接任。

  钟家祺带着小侄子钟浩宇来到蒋老幺家,邀请他们一家晚上吃羊肉。

  农村的邻里关系既复杂又简单。相处得好的就象一家人,互帮互助,推个豆花也要端一大碗来跟你分享。相处不好的,就为一根包谷秧也要吵个你死我活,老死不相往来。

  蒋老幺当然是满口答应,钟家在他心里,是值得交往的。他敬佩钟世良的为人,也喜欢钟家奎夫妇的踏实,钟家祺虽然是个毛头小伙,但办事还是很可靠的。“家褀,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娃儿读书的问题,还得让你参考参考。”

  钟家祺坐在他旁边,“客气啥?直说。”

  幺嫂在屋外准备猪草,没有参与他们的谈话。

  蒋老幺很感激地说,“上次皓云转学到赶溪后,学习成绩明显提高,实在是感谢你小师妹了。舒老师费了不少心。”

  钟家祺笑道,“说着些干什么?又见外了不是?关键还是皓云勤奋,有天资,是块读书的料。”



  “就是!”蒋老幺急忙接道,“我和你幺嫂就是认为这娃是读书的料。你看他在初中,也是班上第一名,我们想好好培养他。”

  “对呀!没错呀!”钟家祺大为赞许。

  蒋老幺很高兴,“我和你幺嫂的共同观点是,娃儿应该到好的学校去读,赶溪中学你是了解的,不然,可惜了。”

  “这个想法很好!只是还得看看皓云的意愿,到了好的学校,娃儿也不一定适应,有时适得其反,导致成绩下降也有可能。要问好。”钟家祺善意提醒道。

  蒋老幺略为沉思,“我们问过,愿不愿意到水永去住校,一周回来一次,他说,没关系,他愿意。”

  “那就好!要我帮什么忙?”钟家祺问道。

  “你们老师杨惜仁不是在水永中学教书吗?请他帮个忙,把皓云转学到水永中学。你看行不?”蒋老幺是想让蒋皓云去区中学读书,那里的师资力量肯定是远胜于赶溪中学。

  钟家祺默默地思考起来,没有答话。

  蒋老幺以为钟家祺难办,急了。“怎样?不好办?”

  钟家祺还是不表态,一副深思熟虑的模样。



  幺嫂走进来,微笑道,“怎么不说话了?两个大男人象一对木偶。”

  蒋老幺不知钟家祺是何意,估计是很为难,对幺嫂说,“可能皓云转学的事,不怎么好办。”

  “家褀?怎么啦?”幺嫂有些惊讶。

  “不是,不是幺哥说那意思。我是在想,既然要转学,不如往县中转,转到瀛江中学!一步到位,更为妥善。”钟家祺一直在评估转到瀛江中学的可行性和利弊优劣。

  蒋老幺吃惊不小,瀛江中学那可是赫赫有名的,转得去吗?

  幺嫂忙问,“家褀,你有什么法子没有?”

  钟家祺也不隐瞒,“我的同学岳满江就在那里当老师,可以找他帮帮忙。不知行不行。”

  蒋老幺听到心头去了,“能到瀛江中学是再好不过,那高中也可以在那里读。”

  幺嫂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家褀,你打算怎么办这个事?”

  钟家祺见幺嫂的意思很决绝,只有认真去办了。“我先给满江写封信,看他怎么回话。如果不好办,就不勉强,皓云就到水永中学就是。”



  蒋老幺连连称赞,“可以,可以,抓紧办。”

  钟家祺却笑道,“幺哥,你还是先问问皓云愿不愿意,即使要去,也是下学期。如果皓云有这个愿望,等会吃了夜饭,我就写信给岳满江,明天幺嫂就去赶溪坝把信交了。”

  蒋老幺正求之不得,“等会我就去问问他。要抓紧。”

  “是呀,马上就期末考试了,寒假时间短,下学期开学前就要落实。如果岳满江那里不行,还要去水永找杨老师联系,所以,要抓紧。”

  幺嫂又问,“怎么跟皓云说?”

  钟家祺考虑得很周全,“瀛江中学就是远一点,水永可以每周都回来,瀛江恐怕就只有一个月回来一次。叫他别怕不熟悉,有岳老师在,有事就找他。再说,爸妈也可以常去看看他。”

  幺嫂一想,是这个道理,“这样也好,大不了就是多花些车费钱。”

  “肯定比水永费用高,如果大人去,还要车费、住宿费、饭钱。所以,你们也要做好思想准备。”钟家祺直言相告。

  幺嫂微微一笑,“只要娃儿有个前程,再苦再累也值得。”

  蒋老幺感觉有些为难,“这个,如果钱够用,我不心疼钱。就怕到时拿不出钱来。”



  幺嫂一句顶了回去,“你不晓得去找?想法找钱呀。”

  钟家祺知道她俩的想法都是对的,忙打圆场,“先别说这个,行不行都还是个未知数。写信问一来。”

  蒋老幺又想到一点,“家褀,你写信就说皓云是邻居娃儿呀?这个恐怕你的同学不得认真去办啰。”

  幺嫂一想,是这理,不是家人至亲,帮起忙来也不会全力以赴。“老幺,干脆你就认家褀做兄弟,我就认个小叔子,把皓云拜给家褀做干儿子。”

  还没等钟家祺表态,蒋老幺就急忙说,“这是个办法!就拜干爹!”

  钟家祺看着幺嫂笑道,“这个完全可以!不知皓云愿意不?我很乐意。哈,哈。”

  幺嫂也笑道,“有个干爹,皓云更有信心,找起岳老师来也理直气壮。”

  钟家祺站起身来,“好了,我先回去了,等会皓云放学回来,你们就一家人上来吃羊肉。”

  一锅清汤羊肉加羊杂,一锅红烧羊肉,钟世良整得很香。

  蒋老幺一家到来,正好准备上桌。



  幺嫂很高兴,蒋皓云既要到瀛江中学去,也要拜干爹。“家褀,快点来坐下,皓云给你当儿子!”

  钟世良哈哈大笑,“老二,你是白捡这么大个儿子!”

  钟妈也点头大笑。

  钟家祺坐在椅子上,学着当年舒师父接受徒弟拜师的样子。

  蒋皓云很懂事,上前就下跪,脆生生地喊了声,“干爹!”

  钟家祺乐呵呵的,“好!皓云乖,干爹以你为骄傲!”

  幺嫂大笑,“这一拜,皓云就是钟家的子孙,要懂得孝顺!明白不?”

  蒋老幺也笑道,“皓云,你挨个挨个的喊一遍,打个招呼,要有礼貌!爷爷,婆婆,伯父,伯母,还有浩宇弟弟!”

  蒋皓云很听话,挨个招呼。

  钟家祺摸出二十元钱,“皓云,这是干爹的见面礼。好好读书,干爹会全力支持你!做你的坚强后盾!”



  这话幺嫂听得乐滋滋的,她知道,钟家祺不会不管,再大的困难,他也会帮她。这场面上的话,实际上是说给她听的,意思是不担心缺钱的事。

  蒋老幺笑呵呵的,“太多了,意思一下就行。”

  钟世良笑道,“老幺,今晚高兴,我们钟家又添了个儿子,我们喝个痛快,放开干!”

  钟家本来没什么亲戚,这下子与蒋家有了亲家关系,相互照应起来更方便。

  蒋老幺更是高兴,“老钟,不,不喊老钟了,喊叔。叔,今晚一醉方休!”

  钟家奎打开酒瓶,开始倒酒。

  穆素英开始端上盆满钵满的羊肉。

  一个小时后,幺嫂就带着两个儿子回家做作业去了。

  喝酒的喝掉了大半,两斤只剩下半斤了。

  钟家祺喝得很少,只有二两多,他要给岳满江写信,便去找信笺和信封,在自己的卧房里写起来。



  等钟家祺写好出来,钟世良已被扶进房睡了,蒋老幺伏在桌上似睡非睡,站不稳了。

  钟家奎轻松一点,看到钟家祺过来,指了指蒋老幺,“你把幺哥送回去,我也不想动了。”

  钟家祺正要去把信给幺嫂,就搀扶起蒋老幺,往蒋家走。

  幺嫂正在敦促两个做完作业的儿子去洗脸洗脚,看见钟家祺扶着蒋老幺进来,就急忙上去把蒋老幺扶进卧房,“家褀,你坐会,我去打点水给你幺哥洗脸。”

  钟家祺回到堂屋等着,幺嫂一边吆喝两个儿子上床睡觉,一边给醉躺在床上的蒋老幺洗脸脱衣裤。

  忙碌一会,就过来挨着钟家祺坐下,“信呢?”

  钟家祺把信拿出来,小声念了一遍,幺嫂很满意。“明天,我就上邮局去交。”

  钟家祺估计一下时间,“应该三天就能收到,如果回信及时,七天后,我们就可以到公社去取信。”

  幺嫂想了想,“家褀,我没去过县城,不识路,到时你要陪我去哟。”

  “那当然,我也没去过,但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我也想出去走走,看有什么好干的事。”钟家祺一直不安心在赶溪,总想出去闯荡。



  “是呀,你看李仲书都成了正式老师,很多年轻人都在准备考公社的招聘干部,你也应该有个打算。”幺嫂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心里象明镜似的。

  “这个呢,倒是人各有志。但是,总得有所作为才是。我知道的。”钟家祺知道幺嫂对他寄予厚望。

  幺嫂微微一笑,“我相信你。”

  钟家祺有些急不可耐,悄声问幺嫂,“幺哥睡着了没有?”

  幺嫂知道他的意思,便起身去卧房看看,回来笑道,“他只要喝够了,天不亮不会醒。”

  钟家祺急忙拉她坐下,伸手就去摸她。

  幺嫂用手一挡,知道钟家祺迫不及待,站起身来,“出去,我送送你。”

  钟家祺激动得心血翻滚,急忙跟着幺嫂从后门出来。

  刚一出门,幺嫂就摸出钥匙在外面挂锁,钟家祺却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她。

  幺嫂侧身靠着墙,任由钟家祺施展。



  钟家祺感佩万般,念念有词,“幺嫂,你是我的恩人!”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3960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