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七十三章 出 走

  钟家祺最终否决了自己在瀛江县城拉板板车的想法。

  许配翰说城里擦皮鞋的收入也比山区的木匠收入高,这句话深深地撼动了他,经济环境决定了劳动力的价值,一点不假。

  下车后,钟家祺便去找封再龙,那是个单身汉,说走就走的那种,无牵无挂。

  见到封再龙,就给他讲起这趟瀛江之行的所见所闻,赶溪坝的步伐慢了许多。坚冰已砸碎,航路已开通,就看你敢不敢上船。

  封再龙正遇杀猪淡季,没什么钱可找,一拍即合,愿意跟钟家祺到外面闯一闯。



  天气渐渐有了轻度的炎热,忙完了农村的双抢时节,钟家祺和封再龙就准备往市里出发了。

  两江市,地区级大城市,几十个瀛江县城也比不上。

  钟家祺没有去过,封再龙连瀛江也没去过,更不说市里了。

  陈秀芝还真舍不得封再龙走,也许是受两个人的事情没有明朗化的影响。

  封再龙陪着陈秀芝在地里割猪草,“家褀说了,那里挑水卖,都找钱,搬东西也可以找钱。我在这里杀个猪,才两块钱,在城里就可以找五块。等我找到钱,就让你过好日子。”

  陈秀芝半真半假地笑道,“你有了钱,还会看上我?”

  封再龙大咧咧的笑着,“我找钱,还不是为你嘛。穷很了,大姨父看不起我。”

  陈秀芝望了望四周,轻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有个结果?已经有人提亲了。”

  “啊?”封再龙十分震惊。“这怎么行?”

  “不是行不行,是怎样让你大姨、大姨父知道我们有关系,他们才不去托人做媒,也好拒绝别人。”陈秀芝有些着急。



  封再龙转身就走了,什么也没说。

  陈秀芝急忙喊道,“再龙,你去哪?”

  封再龙回头一笑,“我回去了。”

  陈秀芝不满地嘟起嘴,“有病呀,招呼都不打就走。”

  封再龙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陈秀芝家。

  陈玉庭和陈小玉正在煮晚饭,看见封再龙进来,就热情招呼。

  封再龙笑道,“大姨、大姨父,后天我就和钟家祺出远门了,去找找出路。有些事,我想给大姨父说一下,可以不?”

  陈小玉忙说,“怎么不可以?尽管说。”

  封再龙依然笑呵呵的,“大姨,你就煮饭,我单独和大姨父说说就行。”

  “好!”陈玉庭高高兴兴地跟着封再龙出来。



  两人来到坝子里,坐在一根长板凳上,“大姨父,我这一走,恐怕半年、一年才回来。我有个请求,希望你同意。”

  陈玉庭很爽快,“除了钱,大姨父什么都支持你!因为,大姨父没有钱。”

  封再龙笑了笑,“不是钱的问题。我跟你说,我封再龙一生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我兄弟,钟家祺!一个是我表姐,陈秀芝!”

  陈玉庭凭直觉就感到下文很重要,但没有开腔,等他继续说。

  “秀芝和我青梅竹马,现在她离婚了,我要娶她!希望你和大姨不反对!”封再龙快人快语,一语中的。

  陈玉庭并不惊讶。他和陈小玉不是傻瓜,看他们的相互之间的眼神和表情,早就察觉有点问题,但只是猜测罢了。“你们可是表姐弟。”

  “那些都不是主要的,没有任何证据的事,何况解放前不是一样可以做夫妻嘛!所以,你和大姨商量一下,成全我和秀芝。”封再龙早已想好说辞。

  陈玉庭知道,事情到了摊牌的地步,多说也没用,又问,“你妈呢?她不反对?”

  “我还没跟她说,先过了你们这关,再去跟她讲。”封再龙等着陈玉庭的答复。

  陈玉庭想了想,“你回去,多与你爸妈商量商量,我们这边也认真考虑考虑,能成也没啥不好,亲上加亲,对不?”



  封再龙一听,有希望,赶忙说,“大姨父,我封再龙虽然粗鲁,但懂得报恩!只要把秀芝许给我,我一生一世都报答你!”

  “好,好,我去给你大姨说一下,听听她的意见。”陈玉庭起身朝厨房走去。

  封再龙转身就往自己家跑。

  陈秀芝背着猪草回来,陈玉庭夫妇都在坝子里看着她,那眼神既充满爱意,又带着几分忧虑。

  “爸妈,怎么了?这么看着我?”陈秀芝被看得不好意思。

  “再龙跟我们讲了。”陈小玉低声道。

  陈秀芝笑道,“不就是走个市里嘛,整得个雷翻震倒的。”

  陈玉庭也笑了起来,“不是那事,是他不许你嫁给别人了。”

  陈秀芝大惊失色,极其惶恐,“什么?这个混蛋!”

  陈小玉非常不解,“秀芝,再龙没同你商量?没取得你同意?”



  陈玉庭也被搞懵了,“你不同意,我跟他说就是。”

  陈秀芝听出了意思,赶忙说,“不是我同不同意,是你们两个老的同意不同意。”

  陈玉庭笑道,“什么话?是你要愿意才行。”

  陈小玉很温和地说,“再龙对你好,我们都看见了!处处为你着想,生怕你受苦受累,很体贴,也很细心,这种男人靠得住!再说,他虽然脾气有点陡,但很顾家,也很重感情,理得起事,不醉酒,不抽烟,我们认为还是很不错的。你一个离过婚的人,要求不要太高,能对你好是最重要的!”

  陈玉庭急忙附和,“你妈说得对!再龙懂事,又知道关心老的,又孝顺,我赞成!”

  陈秀芝笑道,“好啦!你们要把他吹上天了!从小一起长大,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吃饭,我饿了!”

  陈秀芝完全没想到封再龙跑来干这一出,快刀斩乱麻,被他弄了个清清楚楚。说他有担当嘛又鲁莽了些,说他鲁莽嘛又办得挺利索。他是被有人提亲逼的,怕她被人领走了。

  封再龙料想自己出门会很久,迟则生变,不得不抢先定夺。

  陈玉庭、陈小玉、陈秀芝,正在高高兴兴地吃晚饭,封再龙推门进来,“大姨,有我的饭没有?”

  陈小玉急忙站起来,“快来,有,有!”



  封再龙笑呵呵的,刚坐上桌,陈秀芝死盯着他,“你还好意思来吃饭?”

  封再龙很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是我不对,没跟你商量!”

  陈玉庭看不下去,笑了笑,“秀芝,别吓着再龙!”

  封再龙急忙替她申辩,“该吵,该吵,怎么说,她也是姐,她是对的!”

  陈玉庭夫妇大笑,陈秀芝也笑得喷饭。

  陈小玉把饭递给封再龙,“再龙,小妹怎么说?”

  她口中的小妹,就是封再龙的妈。“妈说,秀芝很懂事,她喜欢!”

  陈玉庭忙问,“你爸爸的意见呢?”

  封再龙边吃边说,“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点头,嘿嘿的笑。”

  陈玉庭明白了,“好了,就这样定了。希望今后过上好日子!”



  陈秀芝急忙给封再龙夹腊肉,“你出门要吃好点,不要节省钱。”

  封再龙笑呵呵的,“我知道。”

  幺嫂也同样不想钟家祺走,天天能看见钟家祺,心中就踏实。

  蒋皓云的学习成绩非常好,每个月放假回来一次,岳满江都要草草地给钟家祺写个便条,主要谈蒋皓云的进步与不足,这使蒋皓云受益匪浅,始终保持年级前十的优秀排名。

  幺嫂夫妇没有多少文化,有了钟家祺和岳满江,他们看到了“望子成龙”的前景。

  但是,蒋皓云每个月是要用钱的,家里没有稳定收入,将是很难维持。蒋老幺夫妇不得不种菜卖,养鸡养鸭,尽可能的存点钱。

  钟家祺见他两口子既辛苦,又找不了几个钱,便找到万陵,要他想法给蒋老幺在铁矿找个临时工干,这也比种菜卖强了许多。

  万陵当即给人事科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情况,又给五车间主任打了个电话,摆平了。虽然是苦力活,工资也不高,但每一个月有固定收入,比种菜强多了。

  蒋老幺上班去了,就在五车间,很近。

  幺嫂也不用拼命去种菜了,能种则种,种多种少无所谓。



  喂了猪,幺嫂一个人在家,就织起毛衣来。

  钟家祺要出去找出路,幺嫂心里明白,这一去,不知未来在哪里。如果她没有这个家,她也会跟他一起走。她心里始终牵念着这个小男人。

  “幺嫂,幺哥上班去了?”幺嫂正想着钟家祺,他便走了进来。

  “我一个人在家。”幺嫂把话给他讲明了,意思是你可以想干啥就干啥。幺嫂从不拒绝钟家祺的要求,那是一种感情的驱动,与老幺是属于夫妻之间的正常事务,与钟家祺则是很贴心的欢快,她喜欢和他在一起。

  钟家祺对幺嫂有一种痴迷,难以割舍。

  “我明天一早,就和封再龙出门了!还真有些舍不得。”钟家祺过来挨着坐下。

  幺嫂放下手中的毛线,微笑着问道,“舍不得啥?”

  钟家祺很动情地看着她,“当然是你!”

  幺嫂半真半假地笑道,“你带上我呀!”

  钟家祺转头看着外面,“我不会带你去受苦受累。等我有了眉目,干出头绪来,我会带上你一起的!”



  “你这么看得起我?”幺嫂内心很高兴,说明她在钟家祺心中是有地位的。

  钟家祺很真诚地说,“是我离不开你!”

  “那干脆我离婚,和你私奔。”幺嫂乐滋滋的开玩笑。

  钟家祺很认真,实实在在地说出心里话,“这样的话,就对不起幺哥了,更对不住两个娃儿。良心上过不去。”

  “我知道,我开玩笑的。”幺嫂确实也是开玩笑的。“我知道你很厚道!你真要我离婚,我反倒认为你是个小人,不跟你往来了。”

  钟家祺笑道,“把门关了,我慢慢给你讲。”

  幺嫂知道他的心思,“自己关,我去理一下床。”

  钟家祺看见幺嫂进了最里面的一间卧室,平时没人住,还有道后门,真是善解人意。他们还从未上过床,都是也野外找机会。

  钟家祺急忙关上大门,便回头跟了进去。

  其实,幺嫂早就收拾好床了,她断定钟家祺今天要来告别。



  钟家祺一进来,幺嫂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目光里充满期待。

  钟家祺把她抱起,“我钟家祺的灵魂,有一半是幺嫂的。”

  幺嫂还是有几分害羞,“不要说那些迷人的鬼话,我受不了!”

  钟家祺把她轻轻地放躺在床上,“我说的是真的!”

  幺嫂浓情蜜意,羞羞答答地柔声道,“我知道!”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35738.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