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九十八章 试 探

  快驰汽车修配厂渐渐走上正轨,占据了设备先进、配件多样化的优势。



  张佩东和云师傅,严把技术关,重视服务质量,声名愈来愈大,到这里来修车的愈来愈多。

  方武也被张佩东叫到修车厂来干。虽然说话结巴,但修车只需要技术和体力,不需要话多。

  云师傅见方武做事勤快,踏实憨厚,又给自己点烟递茶,加上张佩东这层关系,就主动提出收方武为徒。

  云师傅是铁矿才退休的修车老师傅,与薛忠义交情不错。张佩东上门请他出山,正是求之不得,加上待遇不低,就一心想帮老朋友的女婿把修配厂做好,自己也多一些收入。

  他见张佩东的技术很不错,对自己也很看重,比以前铁矿那些主任、班长好多了,便真心实意地干起来。除了铁矿的车,以前认识云师傅的各个车主,都往快驰修配厂这边来了。

  云师傅收方武为徒,是看到张佩东在真心栽培方武,方武对自己也很恭敬,有了这个徒弟,或许能在修配厂干得更久。

  方武别的不行,对汽车却有一种天赋,对机械类很有兴趣,一点就通。几个月下来,也能单独处理一些简单故障。

  张佩东让通驰汽车修配厂站稳了脚跟,手里掌握的资金愈来愈多,但自己却只有工资。虽然,从头到尾的创建,让他学到不少知识,也积累出不少经验,但最终,钱不是自己的。

  春节,许配翰来给薛忠义拜年,张佩东得知钟家祺也开始起步,心里就产生一种强烈的渴望,希求象许配翰那样纵马江湖,日行千里。

  可又怎么干?资金、行业、方式、市场等等,都是头疼的事。



  张佩东把荣发邀约到自己办公室,开始推心置腹的详谈。

  “荣发,你也看到了,钟家祺他们蒸蒸日上,红红火火。我怎么办?你说说你的想法!”张佩东放下当大哥的架子,虚心求教,实属无奈。

  荣发沉默了一会,“你缺的不是思考,也不是门路,而是本钱!这就需要时间!”

  张佩东点点头,“症结就在这里。你说,如若是你,怎么办?”

  “我?我不想这些。”荣发推得干干净净。片刻,又说,“你这厂子,有点钱了,汪乡长、冯站长,只要请客,就喊你去陪同,结账报账都是厂子的事,这招待费,一年下来就是几大千。你要多向他们学习方式方法!”

  张佩东心头一紧,这是仙人指路啊!顿时,沉默不语。

  荣发继续说道,“你擅长搞汽车,汽车行业前景也很宽。不要老是低头修车,要多出去看看,别人在怎么做。”

  张佩东听得如雷灌顶,自己是太老实了,从部队回来,就中规中矩,按部就班,完全不懂得一些应用技巧。

  荣发混迹江湖多年,深谙各种道行手法。但他不可能明白地讲点什么。

  张佩东点点头,“我明白了。”



  荣发很谨慎地说,“会计李慧是汪乡长的表妹,出纳冯雪妍是冯站长的堂妹,上中下三策,拉避推,一定处理好。”

  张佩东明白拉推二字,却不知道怎么避。

  荣发知道这个大哥对某些问题略显迟钝,便提示道,“合情合理的安排其它工作,这就是避。不服从就可以推掉,不要了!”

  张佩东对荣发愈加刮目相看,“那,汪冯那里怎么交代?”

  荣发转头看了一眼门外,又回过头来,低声道,“这厂子被你搞活了,他们都尝到了甜头。除非两个人都想动你。但是,不可能。”

  “唉!这些方面,你是我哥!”张佩东不得不承认自己与荣发的差距。

  荣发很得意地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

  “我还第一次看见你比我强一点,就翘尾巴啦?!”张佩东很不客气地嘲笑道。

  荣发急忙笑着起身,“我去看看方武,学得会不?”

  张佩东称赞道,“这个结巴,还真有悟性,学起来快得很!”



  “空了教他开车,办个驾照。”荣发很为方武着想。

  张佩东笑道,“快会开了,打火启动,前后挪车,都可以自己干了,就差没上过路了。”

  几天之后,张佩东把冯雪妍叫到办公室,“冯姐,我们厂的修理配件和机油之类的进货,都是农机站负责的。我想把这项事务弄过来,我们自己采购,按照统一标准自己联系商家购买。你看如何?”

  冯雪妍一听,这可是数目不小的开支,这样一来,可能影响到冯站长的关系,“还是谨慎点好。”

  张佩东想了想,“其实,这事也涉及我们职工的利益,比如,由出纳去采购。你先别跟任何人说,我与汪乡长商议后,再给冯站长他们讲。”

  冯雪妍自然明白,自己去采购肯定不会吃亏。但,事情一旦由汪乡长定下来,到了冯站长那里,就无法改变了,受损的当然是冯站长。“我不说,你决定吧!”

  第二天,张佩东把李燕叫到办公室,“燕子,我想对修配厂做些改变。一些关系户、人情户修车免费,厂里损失很明显,师傅些也白忙活。我想,任何人的车,都必须收费,我们厂里的师傅和员工,按修车收入来计分,后勤按平均分计算。每个月按分数来发放少量的奖金,主要体现多劳多得。你看怎么样?”

  李燕不表态,他知道汪乡长的关系户、人情户最多,但这里面有玄机。这一变,虽然自己收入增加了一点,但汪乡长那里就难堪了。“这样的话,乡里的车怎么办?”

  张佩东笑道,“乡里的,站里的,都不属于关系户,是我们自己的车。收费的目的,主要是提高大家的收入。”

  李燕想了想,“你和汪乡长商量过没有?”



  张佩东最反感这些话。“还没有!我和冯站长议论定了后,才报给他批准。你先别说出去!”

  李燕点点头,“我不说。我只管财务。”

  “嗯!”张佩东也不多说了。

  第三天,冯站长就怒气冲冲地来到张佩东办公室。

  看他那脸色,就知道冯雪妍出卖了他。“冯站长,我正要找你,有事商量一下。”

  冯站长坐下来,没好气地说,“恐怕你也商量好了吧?你说!”

  “我准备扩建一个洗车站,老客户,回头客免费洗车,其它的按价收费。你看如何?”

  “还有呢?”冯站长不满地问。

  “没有啦!”张佩东笑道。

  冯站长盛气凌人地望着张佩东,“你不是要自己去采购配件和机油吗?你和汪乡长商量好没有?”



  张佩东冷冷一笑,“别激动!第一,这事我只和冯雪妍讨论过,并没有同任何人讲,不存在商量的问题;第二,汪乡长更不知道,你不信,现在就可以去问他。”

  冯站长这时才明白自己冲动了。

  张佩东却不想放手了,“既然你也知道了,我们就商量商量。我说说我的理由,第一,你们外行去进货,根本不知道品牌和质量,客户用起来很有意见!第二,进的货只管送到,不管有用没用,这就造成需要的没货,不需要的堆在那里浪费!第三,你们不知道市场价格变化,该降不降,造成修配厂成本过大。就这三条,今后必须由修配厂自己进货。”

  冯站长冷笑着,“你行呀!你知不知道这个修配厂是谁的?”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管理,要尽职管好。”张佩东很坦然,根本不怕他威胁。

  “你明天就可以走人!”冯站长站起身来。

  “慢着!我的师傅、员工都要一起走。但在走之前,是不是把招待费清理一下,谁喝的什么酒,拿的什么烟,吃了多少钱,这些数字我都会清理上报给瀛江。好象有人快退休了,至少会被降职处分吧?”张佩东也毫不客气。

  冯站长的脸气得铁青,一言不发。

  张佩东也没停下来,“这把岁数了,见好就收,何必不放手?再说,采购本来没事,你这么一冲动,反而有事了。”

  冯站长这时才醒悟过来,小看了这小子,冯雪妍上当了,自己更上当了。只好让步,“我也不是专横的人,就按你说的办吧!你们厂自己去采购。多少我还得给你这个厂长面子。”



  冯站长走了,张佩东苦苦一笑,“艰难!”

  张佩东来到汪乡长办公室,“乡长大人,忙不?”

  汪乡长一看是张佩东,急忙起身迎接,“张厂长,快坐!”

  张佩东看他架势,并未有半点不满,也许李燕真的没讲,也许汪乡长不喜怒于色,“找你有点事商量!”

  张佩东刻意停下后续,看他反应。但汪乡长依然笑呵呵的,“你说!”

  “咳,我们厂的关系户…”张佩东又把话停下,等待汪乡长接话。

  汪乡长依然一副等待下文的样子,“说呀,关系户怎么啦?”

  “他们,他们不知足呀!还想免费洗车!”张佩东笑道。

  汪乡长也乐了,“哪里洗?开到河坝去洗?”

  “不是,有个关系户建议,叫修配厂再扩建个洗车站,老顾客、回头客免费洗车,只对新客户收费。这个赚不了钱,只是吸引客户而已。”张佩东笑道。



  “不错呀,很好的设想。要投资多少?”汪乡长又问。

  “不多,简单,厂里自己就能解决。”张佩东早有规划。

  汪乡长更是支持了,“你办,把厂子建设得更完善,服务更优质化。但要搞好排水,不要弄得脏兮兮的。”

  “好!我回去写个详细报告给你。”张佩东起身告辞。

  几天后,张佩东把冯雪妍和李燕叫到办公室,“从现在开始,修配厂的各种进货全部由本厂自己负责,不再由站里代理。李燕负责登记用货缺货,并负责采购事务。”

  李燕点头接受安排。

  冯雪妍明显感受到冷落,但尽管心有不满,保留工作是头等大事。只好默不作声。

  张佩东又说,“李燕安排一下时间,过几天,我和你一起去瀛江,看看各种配件的销售状况,了解一下洗车设备价格,做好扩建准备。”

  李燕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她还真不知张厂长怎么这样信任她,按理,这些都是出纳的事,怎么全都轮上自己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10951.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