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零五章 倩 影

  一下来了两个。

  就在康歆来的第二天,又来一个,是李仲莲叫来的,她的同学,赶溪乡红旗村的。



  那姑娘一到,钟家祺看着就喜欢,开开朗朗,随时都在笑的样子,给人一种亲切感。

  李仲莲看钟家祺那表情,定然是录用了。

  “你叫什么名字?”钟家祺只知道她是那里人,却不知她的一切。

  “张佩晗!”姑娘依然微笑着,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钟家祺,“这是我哥给你写的信。”

  “你哥?!”钟家祺接过信一看,匆忙浏览一遍,“佩东?他是你哥?”

  张佩晗点点头,羞答答地说,“他说,不适合,你就不用客气!”

  钟家祺哈哈大笑,“张佩晗,你还真老实!这种话,你可以把它私吞了,不讲出来!”

  “这不是我的性格!”张佩晗也笑道。

  “佩东在信上说,你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今后商场使用普通话服务,你要当好教官啰。”钟家祺的构想愈来愈规范。

  “听从钟老板安排!”张佩晗点点头,非常得体。



  “什么钟老板?就跟红珊、仲莲她们一样叫,喊家祺哥!”钟家祺又转头看着康歆,“康歆,你听见没有?就叫家祺哥!”

  “听到了,家祺哥!”康歆有些害羞。

  钟家祺站起身来,“这下子,一来就来两个妹妹,一个康歆,一个佩晗,简直就象进了女儿国,全是大美女!”

  邓红珊、李仲莲、张佩晗、康歆四大美女一起大笑。她们并不拘束,就象在自己的亲哥哥面前。

  “现在,我初步安排一下你们的工作。不满意,后面可以提出来。但,不管干什么,都必须尽心尽职,服从安排,出色完成任务!康歆,你就跟着红珊姐学,主要负责货物进出,统计各商场销售数据和配货需求。佩晗,你就跟仲莲学,尽快适应商场运作,依瀛那边很缺人手。”钟家祺很是欢迎她们的加入,正是用人之际。

  邓红珊高兴了,心中暗喜,自己不但工作量减轻了,还有姐妹陪着,看来,钟家祺还是很关心自己。

  那天早上,邓红珊对钟家祺说,自己很累,也很是苦闷。钟家祺恍然醒悟,这对种枯燥单调、劳累繁忙的生活,对一个女孩子而言,确实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当天吃过晚饭,钟家祺就叫道,“珊妹子,走,一起出去散步!”

  邓红珊很高兴,有说有笑,同钟家祺来到江边。

  “哇,这江风吹来,虽然脸上有点冷飕飕的,但心里很舒坦。”邓红珊闭着双眼,任由江风吹过。



  钟家祺在旁边笑道,“这风不要钱,随便吹!”

  邓红珊苦苦一笑,“我还是第一次来江边吹风,不象你,可能和她吹过几十回了。”

  “谁?”钟家祺不知邓红珊口中的她是谁。

  邓红珊没有正面回答,“你们都具备恋爱、结婚的条件,怎么又这样含含糊糊,若即若离?”

  钟家祺明白了,她说的是李仲书。“我们没有恋爱,也不涉及结婚,只是谈得拢,合得来,有共同语言而已。”

  “怎么?还小呀?还想晃?我看你们很亲热,很像一对情人。”邓红珊也不客气,直接点题。

  钟家祺在江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我和她只是一种发小感情。”

  邓红珊就在旁边站着,望着江面,不言不语,一脸忧伤之色。

  “在很早以前,准确地讲,高中毕业后,她苦苦相思,隐忍憋屈,独自承受了许多悲苦。后来,又受到离婚打击。我没有理由让她不快乐!”钟家祺也看着江面,娓娓陈述。

  “我不是想补偿,也不是想占有,而是一种情感,驱使我帮帮她、陪陪她。当然,她也值得我付出!”



  “想没想过和她结婚?”邓红珊突然问道。

  钟家祺看了她一眼,“你坐下来谈,高耸耸的站起,对我不公平!”

  邓红珊嫣然一笑,急忙坐下,“失礼了!”

  “我发誓,我和她清清白白,并不是什么情人!”钟家祺很严肃地说。“她从来没有想过和我结婚,我也知道回不去了,所以,我们偶尔在一起,就是为了一种情结,少男少女的故梦!”

  邓红珊相信钟家祺说的是真话。“那,那你心中,究竟想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钟家祺微微一笑,“不好说,主要还是看缘分。但总体上说来,要纯洁、能干、大气、孝顺、贤淑,不需要多漂亮,也不需要有多高贵,能和我一起吃苦就行。”

  邓红珊立即感到钟家祺的标准,就是比划着自己提出来的,内心波澜泛起,“家祺哥,有个事,我一直想问你。找别人来说,徒增空话。我可以问不?”

  “怎么不可以?随便问。”钟家祺摸出香烟,点上火,抽起来。

  “就是,就是,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你,好象,好象…”邓红珊说了半句话,没把事情说完整。

  钟家祺沉默了一会。他明白邓红珊后面没有说出来的内容,于是,来个坦诚相待,快人快语,“珊妹子,我们一见面,你就抱定决心跟着我闯,你是最看好我的人之一。这一点,哥心里很清楚。但是,有些事,我有我的想法。所以,我一直把当亲妹妹看待,没往别处想。”



  “能告诉我吗,你的想法是什么?”邓红珊箭已射出,很是期望看见射到了那里去了。

  钟家祺轻轻地摇摇头,不吭声。

  片刻,邓红珊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时间不早了,商场要汇总数据,我们回去吧!”

  钟家祺站起身来,轻声念道,“江南几度梅花发,人在天涯鬓已斑。”

  邓红珊率先迈开步子,“家祺哥,这句诗就象在说我。”

  钟家祺跟在她身后,“你还小,更象是说我。”

  邓红珊边走边说,“我知道另外一句,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慢慢熬吧!”

  钟家祺虽然没有说出来,邓红珊心里也猜到八九分,自始至终他都在介意邓红珊在酒厂耍朋友的事。但这个问题,本生就不是个问题,偏偏又是无法用语言来保证的问题。于是,只好耗着,耗得大家都没了耐心为止。

  钟家祺不但安排康歆跟邓红珊学,还安排她俩一个房间。

  李仲莲就同张佩晗一个房间。



  这是很合理的,工作性质不一样,作息时间也有些差别,互不影响休息。

  钟家祺看着康歆,“康歆,门市上的工作人员很辛苦,他们有时脾气不好,或者脸色不好,这是因为他们接触的矛盾多,受了气。你和他们谈工作,要理解他们,多担待,团结为重,明白吗?”

  康歆明白这个道理,就是要让她学会大度包容,“家祺哥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钟家祺转头看着张佩晗,看见她笑眯眯,自己也笑了起来,“都说会笑的女孩,运气不错!我相信佩晗能给我们商场带来好运!在商场里,会碰上各种各样的顾客,少数人比较弯酸,甚至刻薄,也有粗鲁的,耍泼的,你要学会忍让,也要据理力争,搞不定就找经理。”

  张佩晗点点头,“我尽量学得老辣点!”

  钟家祺哈哈一笑,“你把顾客辣跑了,我的衣服卖给谁?”

  四个姐妹呵呵大笑。

  电话响了,钟家祺忙拿起电话,“你好!我钟家祺!”

  对方哈哈大笑,“你这一声你好,把我吓得魂飞魄散,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雅了?”

  “满江呀?”钟家祺听出来了,是岳满江。



  邓红珊听见是他同学,就示意李仲莲带着康歆和张佩晗到依瀛寝饰去选自己的床单、被盖、枕头。

  “有个事,找你商量一下!”岳满江虽然随和,但语气很谨慎,“我们学校集资建房,我还差两千,你看你那里方便不?有了钱我就先还!”

  钟家祺知道集资建房是一件大事,机会不容错过,也知道岳满江不到走投无路,是不会开口的。“什么时候要?我给你送过来!”

  “明天就是最后交款日期,我今天来拿,你定个时间。”岳满江很急。

  “晚上七点半,你在校门口等我。不见不散!”钟家祺知道他不到紧要时刻,是会想其它办法的。

  “那好吧!我等你!”岳满江挂断电话。

  钟家祺放下电话,立即喊道,“珊妹子,你过来!”

  邓红珊知趣地回避钟家祺接电话,在自己房间喝水,“来了!”

  “给我准备两千块钱,晚上吃了饭,你跟我一起散步,把钱给岳满江送去。”钟家祺安排道。

  “怎么挂账?”邓红珊的意思是挂在商场,还是记入钟家祺名下。



  “当然是我自己的户头。”钟家祺起身。

  邓红珊很认真地看着他,“家祺哥,岳满江肯定是值得你这么做的,但我怕今后借钱的人多了,不太有利现金支付。不是我管得宽,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太豪爽,不要太过于耿直。”

  钟家祺一听,心里暗自高兴,这招呼打得好。但他没有回应她。

  邓红珊见他要出门,“生气啦?”

  “生什么气?”钟家祺反问道,“我只是不知道你这样护卫商场,究竟是为了你大姐,还是为了我?”

  邓红珊微笑着,一语双关,“我是为我自己!”

  钟家祺也笑了笑,转身就出去了。“我去商场转转,你忙吧!”

  吃过晚饭,邓红珊就装上两千元,与钟家祺一起向瀛江中学走去。

  “家祺哥,我想给你商量个事。”两人边走边聊。

  “说!”



  “我弟弟高中毕业了,没考上大学,他也来信说不想复读了,能不能考虑把他弄到商场来上班!”邓红珊想让邓勇来一起工作。

  钟家祺略微思考,“不行!一年过后再说。”

  “为什么要一年后?”邓红珊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书不好好读,以为到了瀛江就有大姐、二姐罩着,想什么就干什么?不行,先在农村干一年农活,知道了苦,才会珍惜甜!”钟家祺是想让邓勇多吃些苦,磨练磨练,对他有好处。

  “也是,先苦后甜才知道可贵!”邓红珊并不因为是弟弟就网开一面,反倒认同钟家祺的观点。

  钟家祺冷冷地念叨,“复读补习都想不干,偷奸耍滑,拈轻怕重,死舅子。”

  邓红珊不满地问,“你骂谁呀?”

  钟家祺醒悟过来,怎么能骂死舅子呢?急忙狡辩,“我骂赵云辉!”

  邓红珊不高兴地质问,“赵云辉是你舅子吗?”

  “骂赵云辉的舅子!”钟家祺自己都觉得好笑,看到邓红珊那个半怒半怨的表情,更加高兴,哈哈大笑。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05753.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