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修 房

  钟家祺一到师父家,就感到大家都很拘谨,不象以前那样随和亲切。

  钟家祺早就有所预料,“师父师母,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叫是邓红珊,我的女朋友!”

  邓红珊急忙点头鞠躬,“师父师母好!”

  舒国启夫妇也看着顺眼,很标致的一个姑娘,“好!好!”“欢迎到我家来!”

  钟家祺又指着吕操他们,“这是大师兄、大师嫂,二师兄、二师嫂!”

  邓红珊又点头,“哥嫂们新年好!”

  “都好!都好!”四人急忙回答。



  钟家祺最后介绍叶放,“这个是小师弟叶放,也是我的同学,优点就是勤快!缺点就是颠三倒四。”

  众人哈哈大笑,气氛稍微缓和。

  叶放急忙申辩,“家祺哥,我没有颠四倒三哈,只是成语背得不熟,说错了而已。”

  邓红珊见他是师弟,也不多礼,只是微笑。

  “小师妹呢?没回来?”钟家祺关切地问道。

  舒师母忙说,“在屋里,她有些不舒服,没出来。”

  舒国启急忙招呼大家,“都进屋坐!”

  当作师兄弟们的面,钟家祺送的礼跟去年差不多,并没有刻意加大,他只希望跟大家一样,平常一点更好。

  同时,他也没有特别去关心舒玲不舒服的事,毕竟是小师妹,不该问的就别问,不方便。

  何静静看到邓红珊,从心里服气,她与钟家祺才是天生一对。“三师兄,邓妹妹是哪里的人呀?”



  钟家祺手牵着邓红珊,“邓潇蓉的妹妹,叶放知道。她是和我一起吃苦的人,也是我的左膀右臂,贤内助!”

  何静静由衷地佩服,“三师嫂这么年轻就这么能干,真是让人折服!”

  何静静有意让卧房里的舒玲听见,意思是看开点,这事大局已定。

  邓红珊谦让地笑道,“姐姐过奖了,还不是家祺哥教导得好!”

  何静静也笑道,“我一看三师嫂就是旺夫相,这姻缘合得很,日后必然家大业大!”

  何静静是发自真心的,她希望钟家祺好,自己也是慧眼识人。只是有几分刻意让舒玲难受。

  何静静当初喜欢的是钟家祺,她记恨舒玲把叶放塞给她。

  钟家祺看出何静静的目光非常清澈和善,也知道她曾经喜欢过自己,笑道,“静静呀,借你吉言!什么时候有空,到瀛江去耍,我做东!”

  叶放急忙叫道,“三师哥,我呢?我去不?”

  众人一起大笑。



  舒国启摆好碗筷,“准备吃饭了!家祺,我们整点酒!”

  大家上桌子,钟家祺让邓红珊与自己坐在一起。

  何静静趁机进内屋去劝导舒玲,“起来吧!大势已定!如果你真为钟家祺好,就高高兴兴地去吃饭!一家人和气要紧!”

  舒玲冷冷地站起来,“当初我真该把钟家祺介绍给你,然后我再去抢过来!气死你!”

  何静静呵呵一笑,“钟家祺那种人,也不是你想抢就抢得到的!”

  舒玲恨恨地嗔道,“是呀,我抢不到,你高兴了!但我告诉你,你也失望了吧,我也很高兴,吃饭!”

  舒玲一出来,就笑呵呵的说道,“家祺哥,带师嫂来了?”

  众人茫然不知所措。

  “小师妹,听说你不舒服,就没打扰你!”钟家祺站起身,“红珊,来,我介绍一下,这是小师妹,舒老师,师父的掌上明珠,我们四个师兄弟的小霸王!”

  邓红珊热情地点头,“师妹好!”



  舒玲仔细一打量,“哇,好俊俏!家祺哥眼光不错,这个师嫂我喜欢!”

  邓红珊笑道,“过奖了!谢谢师妹!”

  舒国启不知女儿摆得什么阵,也不好问,幸好,何静静偷偷给他递眼色,意思是没啥了。

  “好,今天是难得的相聚,我们端起酒杯!第一、祝大家新年快乐!第二、欢迎邓红珊的到来!第三、祝大家身体健康、阖家幸福、万事如意!干杯!”舒国启简短致辞,拉开拼酒的序幕。

  吃完午饭,赵云辉就来到钟家,邀请钟世良夫妇去他家耍,三个亲家好聊天。也邀请钟家奎、穆素英下去帮厨,当然,主要是去聚一聚。

  赵家门前的坝子很大,视野也开阔,水田、竹林、菜园、鸡鸭、谷草堆,还有前面涓涓细流的小溪,远处树林茂密的山峰,把一幅一幅天然的水墨画,从各种角度映入眼帘,十分爽心悦目。

  一把竹椅、一杯茶、一包烟,一个人都可以坐半天。

  邓大江夸赞不绝,“亲家,你这里就是好!平整、宽敞,好风水。”

  赵鸿笑道,“好倒是好,只是老房子烂了点。”

  邓大江不以为然,“农村都是这样,有个土墙房子就不错了!”



  赵鸿也老老实实地说,“老大、老二,分家,有点底子都被他们搞光了。这老房子,还得看云辉和潇蓉的了,我是扳不动了。”

  赵云辉带着钟家人到来,“爸,你说什么扳不动了?”

  邓大江哈哈大笑,“你爸说,要修新房子,还得靠你和潇蓉的了。亲家来啦!快坐!”

  大家急忙招呼钟世良等人坐下。

  穆素英和钟家奎就直接去了厨房。

  赵鸿看着赵云辉笑道,“刚才我和你老丈人吹牛,这屋基什么都好,就是房子烂了点,我说我没力气修了,就看你和潇蓉的了。”

  赵云辉微微一笑,“今后再说。”

  钟世良知道钟家祺也想修房子,但他绝对不参合。“他们年轻人自己想办法,我们只管养老,安享晚年!”

  邓大江笑道,“你两个倒脱甩了,我还要娶儿媳妇呢,不干不行呀!”

  赵鸿大笑,“你年轻,不要老想着烧火哈!”



  烧火的意思就是老人公喜欢儿媳妇,提别喜欢那种。

  钟世良笑得更惨,“赵大哥,你怎么亲家的玩笑也开?!”

  赵云辉知道他们在互相取笑,急忙走开。

  幺嫂一家刚到,姜中盛夫妇也到了,都跑到厨房里去了。

  邓大江提出一个严肃的话题,“这些娃儿啊,看起多有钱的样子,究竟有多大家业?你们知道不?”

  钟世良摇摇头,“我不知道,没问,问了也不说。管它呢,只要他们过得好就行。”

  赵鸿笑道,“我也没问过。但是哈,亲家你想想,出手就是五百,一般的工人能行吗?连乡里那些干部恐怕也不行。所以呀,钱是肯定有的。”

  钟世良不同意,“也不一定,这种事分辨不出来。这得看对方心诚不诚,也得看对方耿直不,是那个人,他掏出家底也有可能。”

  赵鸿取笑道,“钟亲家,你这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哈!”

  几个人大笑。



  封再龙、陈秀芝也到了。“老辈子些,多晒点太阳,才有利于健康哈!”

  钟世良答道,“我们农村人,还晒得少吗?你还是先去关心关心厨房,看有啥子好做的没得。”

  封再龙哈哈大笑,“就是,我应该劝你们少晒太阳,晒多了也不好!”

  赵鸿跟着起哄,“捉鬼放鬼都是你!”

  封再龙急忙拉起陈秀芝往厨房走。

  钟家祺一到赵家,就问赵鸿,“伯父,他们都没来吗?”

  “来了,都到厨房去了!”赵鸿答道。

  “全都去了,堆都堆不下。”钟家祺笑道。“红珊,你去帮忙,把云辉、再龙、中盛,给我叫出来。”

  “好的!”邓红珊点点头,就去了厨房。

  赵云辉一出来,钟家祺就让他拿来几个凳子,四个人找个清静的地方,说起事来。



  钟家祺开始讲话,“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回瀛江了。这事得今天讲,因为,你们还得同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商量商量,愿意干的就干,不愿意干的就往后推迟也可以。”

  赵云辉等人聚精会神地等待下文。

  “我们在外劳累,有了成就,首先考虑发展,其次是考虑安居乐业,就是把家搞好。把家搞好了,我们进无后顾之忧,退有生存基础。所以,我想,今年的主要任务,一是稳住现有的门市,二是摸索向邻近县区发展,三是修房子,拆土墙,建砖房,标准是一楼一底。我的理由是,除了中盛家的土墙稍好一点外,我们三个都破旧裂缝,如遇暴雨、山洪、绵阴雨、泥石流,就有发生崩塌倒塌的危险,这直接威胁到家人的安全。今天的重点,就讨论修房子的事。”

  赵云辉、封再龙、姜中盛都很兴奋,很专注地钟家祺讲。

  “我的意见是,每个人按照现有面积重建,不得擅自扩大,用作厨房的偏房在计划内,猪圈牛栏不予考虑。这是什么意思呢?钱!限制现金任意扩大使用。我们的资金并不多,还要预留发展资金,能够保证我们修房子的资金,可能要在七月前才能齐备。因此,这个建房不是想怎么修就怎么修。适度有用,合理合法是原则。”

  赵云辉三人同时点头,充分认同。

  “年前我们定了现金支付使用规定,就是每个人最多只能提取账户上的二成,超过这个额度就涉及降低分红比例,而且三年内不得再次进行现金提取使用。但提取这个二成,需要说明事由,经四人举手表决同意后才能支出。好啦,事由就是修房子。”

  赵云辉、封再龙、姜中盛,一边听,一边想,可行不?

  “我初算了一下,我和云辉应该没问题,但也不是说一定要把自己那个二成用干用尽。再龙应该差不多,只有中盛要欠缺一些。但,你们两个也不要望而止步,自己想法凑一点,再借一点,也能得行。”

  赵云辉很兴奋,封再龙有些忧虑,姜中盛则在沉思中。



  “我的想法就是兄弟们在外面辛苦,家里的人也辛苦,给他们一个舒适的家,他们快乐,我们也安心!再说,别人也会笑话我们,说你几爷子在外面混,没混个名堂出来。”

  四人大笑。

  “好,都说说你们的意见!”钟家祺阐述完了。

  赵云辉先发言,“意思是今年就修,明年春节就在新房子里喝酒?”

  “当然!但我声明一点,任何人修房子,不得请假回家,商场必须正常运转。我们已规定,除了婚丧假,生孩子,不许请假。”

  赵云辉点头。“这是肯定的,要想有钱花,还得使劲干。”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10036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