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 房

  接近两个小时,邓勇把车开到大石板,一条毛路通向赵云辉家。

  赵云辉一看,应该是父亲为了拉运砖、水泥、河沙、钢筋之类的物资,现挖出来的毛路。晴天还可以走,雨天肯定不行。

  虽然搬运很费力,但挖路更费力。好在原本就有一条大路,在此基础上扩宽,也不是多大的难事。由此,可见父亲和两个哥哥的决心。

  面包车颠颠簸簸地开到赵家坝子,包工头老李和赵鸿围上来,他们不知道是谁来了。



  赵云辉一下车,就高喊,“爸、妈,我回来了!”

  赵鸿惊讶地大叫,“我的天呀,怎么悄声声的就回来了?”

  邓潇蓉也跟着下车,急忙解释,“现说起的,所以,急了点。”

  工匠师傅们和赵家兄弟也围了上来,很是羡慕他们有车。

  赵鸿把老李介绍给钟家祺,“老李,这是钟家二哥,他才是当家的!”

  老李早已听说了一些,一见钟家祺,赶忙笑道,“钟老板,你家已修好,你验收一下,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我们立即完善。”

  钟家祺急忙摸出香烟,分发给大家,笑道,“辛苦你们了!”

  赵云辉和邓潇蓉看见砖楼即将落成,很是兴奋,满意得不得了。“李老板,你这支建筑队很不错,干得漂亮!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赵云辉指着陈秀芝,“下一个就陈经理家,再下一个就是姜老板家,你要再接再厉,把我们的房子建好!拜托了!”

  老李笑道,“可能后天就要安排人去陈家拆除旧房子了。姜老板的房子,荣乡长也打了招呼了,都快的个!”



  众人都离开了赵家,各自快速回家。

  邓勇见赵家没了住处,就跟着邓红珊跑。

  钟家祺回头问道,“你到哪里去?”

  邓勇不解地回答,“到你家去住呀!”

  钟家祺一心想与邓红珊同房,第一次就带个舅子,心中不悦,“你就住你大姐呀!不是一直都住赵家嘛!”

  邓勇迷茫不解,“不是拆了吗?怎么住?”

  邓红珊知道钟家祺的意思,笑道,“就跟二姐去住,没事。”

  钟家祺也看出邓红珊知道自己的想法,忍不住一笑,“我忘了赵家拆了,你去跟浩宇睡,正好教教他汽车那些事,他喜欢车。”

  快到了,三人一看,红砖楼,青瓦盖,木门窗,大坝子,很是漂亮,很是气派,放眼周边,独此一家,非常显眼。

  这房子一修,邻里乡亲都知道钟老板了,有人羡慕,也有人嫉妒,有人贺喜,也有人找工作,当然,开口借钱的也有。



  钟世良真有一种树大招风的感觉,应酬应对,自顾不暇。

  钟妈最先看到儿子,激动地使劲比划。

  钟世良转头一看,是家祺和红珊!高喊,“老大,素英,家祺他们回来了!”

  赵云辉的大哥、二哥非常懂事,也知道只有赵云辉满意,自己才有希望。当然,赵云辉也是他们的骄傲,能修上砖房的,没有几个人。

  赵老大抢先把父母、赵雪安排在自己家住,照顾得十分周全。赵老二就提出天天晚上睡临时搭建的帐篷,跟赵云辉照看施工现场。

  赵云辉和邓潇蓉回来,看见家里安排得井然有序,很是满意。

  大嫂、二嫂忙着做饭,准备晚餐。

  师傅们只在赵家吃中午一顿,晚上不管,自己回家吃。

  赵云辉觉得既然回来了,就请老李和师傅们一起吃个晚饭。

  邓潇蓉当然同意,急忙去下厨,帮助两个嫂子做饭。



  赵云辉上楼走了个遍,很是满意。“大哥、二哥,今后你们有心思修房子,我可以借一半的钱给你们修,不要太为难。”

  赵老大哈哈一笑,“你有你的难处,能开口借一半就很不错了。我嘛,再苦十年,也挣不到那一半,不敢想。”

  赵老二也说,“我们不敢比,赵家有你这个门面撑着,就够了!”

  那倒是,很不容易的。

  赵云辉笑道,“反正你们有什么想法,就高诉我,能帮则帮。要知道,当家的是家祺,我的能力也有限。”

  赵老大笑道,“都是老挑,配合好,大家才好!”

  赵云辉明白老大的意思,点点头,“这个方面,我们都是亲兄弟一般,不见外。大哥放心!”

  陈玉庭一见陈秀芝一个人回来,就大吃一惊,“再龙呢?”

  “爸,你一惊一乍的干啥?他在留守商场。我回来看一下,明天一早就回瀛江。”陈秀芝急忙解释。

  “那就好!我还以为他不要你了!”陈玉庭说了实话。



  陈秀芝也懒得空话,“李老板通知你没有?后天开始来人拆房。”

  “没有呀,我准备准备就是。”陈玉庭急忙回话。

  “就是。爸妈,该打包的打包,该用篷布遮的遮好。还有呀,你们自己住的地方,煮饭的地方,要弄好一点。我和再龙不在家,还真担心你们。”陈秀芝数落一通。

  陈小玉忙说,“我和你小姨商量好了,到封家去住,吃饭也在那里。中午师傅要吃饭,就挑来给他们吃。”

  陈秀芝笑道,“妈,你还会安排吔,我都没想到。封家的人同意吗?”

  陈玉庭大笑,“都同意,谁敢得罪封再龙。”

  钟世良带着钟家祺、邓红珊、邓勇,楼上楼下,屋里屋外,认真看了个遍,二老住的楼上紧邻厨房上面那间,里面间空着。中间隔个小厅,另一侧就是钟家祺住的房间,这间的后面就是楼梯,直通楼下堂屋。到了钟家奎这边,两口一间,浩宇一间,里面间做了客卧,还安着床铺。

  钟家祺吩咐邓勇,“晚上你就住这间!铺好的。”

  “要得!”邓勇笑道。

  上面还有一层,是隔热层,低矮,用于堆放杂物。



  总体而言,钟家祺对房屋结构和建筑工艺,很满意,与自己先前的设想无大的差异。

  邓红珊看了洗澡间,修在洗衣槽的旁边,地势比厨房略低,依然采用的煤灶嵌内缸的热水方式,很方便。

  钟妈和穆素英忙着厨房,钟家奎要去抓鸡杀,钟家祺急忙阻止,“不搞那么复杂,一顿饭而已,明早六点钟我们就要回瀛江。”

  “你们走了,我们也要吃,弄一个公鸡红烧,快得很。”

  “不用了,大哥!”

  “你别管,是给红珊和邓勇吃的!”钟家奎这理由很充分。

  邓红珊在卧室收拾东西,看见空闲那间连床都没有,就明白这父母是把他俩当两口子了。

  床上是春节自己睡过的床单和被子,洗得干干净净的,仿佛只等他们回来睡。真是有心了!

  钟家祺进来就抱住她,“满意不?这可是你一辈子生活的家了!”

  邓红珊点点头,“只要有你,在哪我都满意。你呢?”



  钟家祺笑道,“我呀?得看今晚上,满意不!”

  邓红珊嗔道,“又在胡言乱语!我去洗澡了!”

  “去吧,天黑了,外面有蛇,白天洗最好!”钟家祺很为她着想。

  钟家祺来到父亲身边,“爸,和大哥他们一起生活,还习惯吧?”

  “习惯!怎么不习惯,自己的儿子,都一样。”钟世良笑道。

  “你和妈没去种地吧?”

  “没有,老大两口子在打理。”

  “你年轻时受过枪伤,又摔下岩过,尽量不要做重体力活,也不要太劳累。”

  “我知道,你放心!”

  “大哥他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没说什么,都很高兴。你大嫂常说,沾了家祺的光。”

  “那就好!我就怕他们闹着出门。其实,外面也不好过。”

  “他们不会走的,不是谁都可以在外面闯。这个道理,他们懂!”

  钟家祺想了想,“那,我就放心了!等我有钱了,给大哥在城里买套房,都到城里去住,浩宇到瀛江去读书。”

  钟世良笑道,“那怎么行?就算有吃有喝,但这老家怎么办?荒废了?”

  钟家祺讲解道,“城里生活方便得多,不用日晒雨淋,电视电话都有,医疗卫生条件也好,我迟早都要接你们去。”

  钟世良摇摇头,笑道,“不去,不习惯。我还是喜欢这砖房,老子睡熟都笑醒了!”

  钟家祺也跟着笑起来。

  晚饭的菜,虽不丰盛,却也可口。

  这也算是新家的第一顿团圆饭,钟家三父子、加上邓家两姐弟,喝了斤半酒,没有一个喊醉。



  邓勇喝得最少,也就是一两多的样子,也没人劝他,明天还要开着车。

  邓红珊和钟家祺喝得多一点,两个人心情都很好。这是自己的家,也许,回家种地,还是赖以生存的窝。

  大家知道,明早钟家祺他们五点过就得起床,就各自早早入睡。

  邓勇去了钟家奎那边的客卧。

  钟家祺进来就闩上门,直接上了床。

  邓红珊早就换了真丝睡裙,那身材十分匀称,轮廓圆润,线条流畅,雪肤玉肌,水灵嫩滑。

  钟家祺伸手去抱住她,邓红珊也贴身过来,紧紧缠在一起。

  钟家祺就像一个饥饿的壮汉,捡了一颗唯一的,刚刚成熟的嫩玉米苞,轻轻摩挲着发须,舍不得下手。

  慢慢地,轻柔地,剥去那层素雅的外衣,肉色泛光,粉黛千媚,勾魂摄魄,还真不知如何下手。

  钟家祺看她神态,羞涩而又紧张,害怕而又胆大,舍生忘死的样子真叫人心醉。



  邓红珊沉闷地痛叫一声,让钟家祺融入了自己的心房。

  明月高升,凉风吹进木窗,梦里的山里人尽情地享受着酷夏的那一丝清爽。

  钟家祺完全没有睡意,很是饥饿。

  邓红珊却是疲乏得很,早已进入梦乡。

  钟家祺起床到厨房舀了一碗冷饭,在泡菜坛子里夹出几颗泡辣椒,把温瓶里的开水倒入碗中,拌着泡辣椒狼吞虎咽起来。

  不饿了,抽支烟,又回到卧室。

  邓红珊再度被他弄醒,反反复复到天亮。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095160.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