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重 逢

  许配翰最终以两万五的价额买下了惠民皮鞋厂,改名为步达皮鞋厂,“迈此一步,通达天下”的广告词写在鞋盒上,很是霸气。

  真皮、合成革各种款式,全新推出,确实有一番新景象。

  曹红英、傅劲、林瑞雄夫妇都来到步达上班,他们认真学习制鞋工艺,了解皮革,讨论款式,很是用心。

  许配翰打电话给张佩东,邀请师父来一起建设鞋厂,但由于薛忠义年纪大了,又有外孙女要照顾,只能在赶溪,许配翰只好作罢。

  许配翰也没有放弃原厂的一些职工。

  表现良好的,有技术的,会办事的,都召回了不少。

  这批员工深受无业之苦,更希望许配翰兴旺发达,自己也有个依靠。他们明白,厂兴我好,鞋厂有钱赚,自家才有饭,工作起来很是卖力。

  步达推出的新款皮鞋,以做工牢实为基础,以美观价廉为主打,在瀛江及附近区县销售不错。林瑞雄主管销售,十来个人每天分路出击,逐渐打开了市场。



  钟家祺建议许配翰到两江批发市场去看看,能够把步达发往全国各地更好。

  许配翰大喜过望,这可是上上之策,便与钟家祺约定,大年初五,一起去两江给余总拜年,看看有没有机会和路子。

  林瑞俊开着面包车,送钟家祺和许配翰去两江。

  “余总跟我,明面上是兄弟,实质是师徒情谊。没有余总,就没有我钟家祺的今天。所以,我是发自内心的感恩,每年初五,我都要去给他拜年!”钟家祺在车上介绍道。

  许配翰也深有同感,“是呀,要不是配龙,我也同样是一事无成。像我们这些人,要想成就事业,真的很难。”

  钟家祺笑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尽头万木春。剩下的,就看我们自己怎样去把握了。”

  许配翰苦笑道,“你倒上路了,我还刚刚起步。”

  钟家祺突然问道,“瑞俊,你姐夫今后买车了,你是去帮他?还是留在我们公司?”

  林瑞俊笑道,“这个我还没有想过。”

  许配翰看着钟家祺,“你这个问题毫无意义,跟我跟你不一样?想在哪就在哪,都是在自家屋里。”



  到了余总住家,林瑞俊把车停好,拿出腊肉鸡蛋等土特产,跟在钟家祺、许配翰后面。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一看是钟家祺,就招呼道,“钟总,新年好!”

  “新年好!殷妈。余总在吗?”钟家祺问道。

  “在!他在楼上,你们进来坐,我去叫他。”殷妈是请的人,很是热情。

  余总听见声音,知道是钟家祺来了,就走下楼来。

  还在楼梯中间,余总就看见了许配翰,急忙喊道,“配翰?许二娃?是你吗?”

  许配翰也认出了余总,“小余哥!怎么是你?”

  余总三步并做两步,急忙上前抱住许配翰,“兄弟,真是你呀!”

  许配翰很是惊诧,没想到慕名已久的余总,竟然是当年的小余,“小余哥,我还以为这辈子,我们见不着面了!”

  “快坐下!”余总急忙招呼大家坐下。



  钟家祺更是一头雾水,茫然失措,完全不知是怎么回事。

  余总笑道,“家祺,你不知道,我就是河坝大队的知青,就在许二娃他们生产队,就住在离他家不远的粮食仓库。”

  “喔!”钟家祺回过神来,终于明白了。

  许配翰也说,“小余哥教我骑自行车,临走时,还把自行车送给我。”

  小余突然问,“坚兵呢?石坚兵呢?”

  许配翰很痛苦地低声道,“走了,自卫反击战!”

  “啊?!”小余大吃一惊。

  “哥,配翰也残疾了,被地雷炸了腿。”钟家祺补充道。

  小余低下头,取下眼镜,擦眼泪,很是沉痛,“都是好样的!好儿郎!”

  钟家祺低声问道,“哥,这么多年,你怎不说呢?原来都是赶溪出来的。”



  余总苦闷地说,“当初,你和封再龙在说石坚兵和许配翰,我听见了,就开始关注你们。我这人,不喜欢摆空话,所以,就一直没在你面前提及。但是,我还是想,有一天能够回去看看。”

  许配翰知道余总的性格很内向、很孤傲,但也很乐于助人,教他和石坚兵骑自行车就证明这一点。“小余哥,家祺经常在我面前说余总,我怎么也没想到是你!”

  余总点点头,“许队长还好吗?”

  许配翰点点头,“很好,还不是跟以前一样,喜欢喝酒。”

  余总又问,“石大队长呢?”

  “也好!还不是经常跟我爸一起喝酒。”许配翰答道。

  “大队长,为了我回城的事,把一个公社都吵翻了,我没有忘记!”余总带上眼镜,陷入深深的回忆。

  余总做了个手势,叫钟家祺给烟抽。

  钟家祺急忙摸出香烟来,给他点上。

  余总猛吸一口,“家祺,你把配翰带来,你们有什么事吗?”



  钟家祺很老实地说,“哥,是这样的。配翰经营了一个皮鞋厂,有真皮的,也有合成革的,想找销路。我带他来见你,就是想看能不能把他的鞋,进入批发市场。”

  小余看着许配翰,没说话。

  许配翰点点头,“才开始,就是接手了原先的惠民皮鞋厂。”

  余总问道,“有多少工人?”

  许配翰如实答道,“我一起,共有三十一人。”

  余总很干脆,“小了!我帮你引荐几个做鞋生意的,到时,他们会给你想办法。”

  “小余哥,鞋子样品我都带来了两双,你看看不?”许配翰焦急地问。

  余总笑道,“我不懂鞋子方面。这大过年的,我们只顾团聚,不谈生意。改天我带你去找皮鞋批发商们,他们会帮你的。”

  “好!”许配翰终于放心了。

  三人在余总家吃了晚饭才回瀛江。



  钟家祺坐在车上,连声憨笑,“余哥也怪哈,这么多年,在我面前只字不提河坝,也不提许配翰、石坚兵,但我们认识,又是从这两个名字开始。”

  许配翰不以为然,“那是你不了解他。我就知道他是这个秉性,打死也不会表露心迹,深沉得很。”

  钟家祺点头,“但余哥帮人这一点,真不含糊。配翰,有他做靠山,只要你努力,一定会兴旺发达。”

  许配翰也笑道,“销路是我的最大忧虑,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就可以放开干了!”

  钟家祺提醒道,“余哥只是给你开辟路子,怎么走,还得看你自己。质量、款式、价格等方面,都会影响销路的。”

  许配翰点点头,“做生意,我还得向你学习!说实话,与小余哥和那些批发商,怎么打交道,你还得多教教我。”

  钟家祺大笑,“哟!变天了?什么时候许老二客气起来了?”

  许配翰也笑道,“钟老二,不要得意忘形哈,给你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

  钟家祺反击道,“你不管他染坊不染房,你就是想抄我的作业!”

  林瑞俊哈哈大笑。



  许配翰吼道,“你笑个锤子!好好开车。”

  到了瀛江,钟家祺在大街上下车,让林瑞俊开车送许配翰回家。“瑞俊,我去找找荣发,我迟点回来。”

  “好的!”林瑞俊正好去看看姐姐和妈妈。

  钟家祺一个电话打到诗瀛,幺嫂接电话,“幺嫂,忙不?”

  幺嫂一听,是钟家祺,“家祺,不忙。”

  “早点把事情做完,我在邮局门口等你!”钟家祺吩咐道。

  幺嫂心里明白,忙说,“我安排好就来!你稍等一会。”

  幺嫂急匆匆地做好下班安排,就直奔邮局。

  蒋老幺每天都要喝一点,然后照看蒋二娃做作业。除了下大雨,一般不去接老婆下班。

  蒋皓云考上名牌,幺嫂就经常拿蒋老幺开涮,“皓云就种我,二娃就种你,天生不是读书的料!”



  蒋老幺一恼,就发狠让二娃也要考上大学,所以,天天督促,夜夜守到,随时盯紧盯好,一点不放松。

  幺嫂一看见钟家祺,就会心地走向森林公园。很近,就在邮局的背后。

  钟家祺坐在树林里的石板上,让幺嫂面对面地坐在自己大腿上,紧紧地抱住,“只有抱着你,才有一种轻松、悠闲、享受的感觉。”

  幺嫂就象熟透的苹果,骨子里散发出劲道,很是醉人。她也不说话,微笑着任由钟家祺抒情。

  黑夜里的公园很宁静,也很单纯,没了白天的五颜六色,更没了高矮层次,除了两人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

  “我想开个大餐厅,主要用于婚寿喜宴,大型聚会,你有兴趣没有?”钟家祺一边感受,一边说打算。

  “你是叫我去负责?”幺嫂最懂钟家祺的意思。

  钟家祺点点头,“我给你股份,经营得好,你就有钱啦。”

  幺嫂轻柔地笑道,“可我,对餐厅,没有半点经验,怕给你搞砸了!”

  钟家祺持重地鼓励道,“不怕,人人都要吃饭,只要有这个想法就砸不了。”



  “那股份怎么给?”幺嫂很聪慧,问到关键了。

  钟家祺紧紧抱住她,很真实地讲,“出钱就多给些股份,不出钱就少给一点。”

  “那就不出钱,稳妥些。”幺嫂诡诈地笑道。

  “出钱三成,不出钱就两成,为期三年,满三年后再重新议定。意思是赚一百,你有二十块。行不?”钟家祺很认真地征询她的意见。这事钟家祺自己心里也不敢打包票,究竟赚不赚钱也是个未知数。

  幺嫂知道,他是想给自己机会,多找些钱,慢慢富裕起来。“两成都够多了,还不知道云辉他们同意不?”

  钟家祺已经等不及了,伸手就开始行动。“他们知道你的重要性,别管那么多,大家都赚钱就好!”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083331.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