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妙 招

  在三个报名的承包人中,生产科科长李施最先退出,他自动放弃,不愿与康林和王捍竞争。

  王捍身为副矿长,不做一搏,副矿长的职务也可能失去,甚至可能成为普通工人,因此,他不得不坚持到最后。

  康林与王捍各自发表自己的规划和目标,并针对职工普遍关心的问题,提出了各自的解释和处置办法。

  王捍提出以稳定为主,逐步恢复煤炭产量,解决好产能问题,抓好职工福利,让矿山重现生机。

  康林的观点是加大创新力度,务实推行各种改造,全面做好煤矿建设,把矿山生产生活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都是场面上的话,不起用。但凡涉及具体事项,都不会在此公诸于众,各有各的绝招。

  职工代表提问,对不服从安排的工职或者长期不守纪律的职工,该怎么处理?

  王捍表示加强宣传教育,充分体量每个人的难处,做好说服教育工作,从思想上解决根本问题,不放弃每一个人,不开除任何一个职工。



  不开除任何一个职工是承包的保证条件。康林并不强调这一点。他指出,人人有饭吃,人人有钱用是总体目标,但是,对不服从安排的,或者调皮捣蛋的,将实行待岗学习,直到有人愿意接收为止。待岗期间,发放基本生活费,坚决不养懒人,不迁就恶习,不姑息歪门邪道!

  演讲下来,争议不断。

  有人认为王捍的稳定比较符合大家的心愿,都不想有太多的改变。

  也有人认为康林才是矿山的希望,不走新路子,根本就是空话,开空头支票。

  王捍的优势在于本来就是副矿长,人脉关系好。

  康林的优势在于实干,修路大家都知道,创新意识很强。

  几天酝酿下来,康林最后以微弱票数胜出。

  老矿长和另一名副矿长因年龄过大,调离石滏煤矿,只等退休。

  康林正式在石滏煤矿当家。

  原生产科李施科长提升为主管生产的副矿长,原安全科翁新科长提升为主管安全、后勤的副矿长。



  王捍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

  各科室、车间、班组都进行了适当调整,但总体变化不大。

  陶应志仍在井下负责,康林特意提醒翁新监督好陶应志,严禁上班喝酒,抓住就待岗,绝不容情。

  三个矿长开会,康林敦促李施加快生产,多出煤,出好煤,争取打翻身仗。

  李施却很是担忧,出煤卖不动,出了也是白干!

  康林笑道,“我叫你出,你就出,一切我自有安排。”

  水永火力发电厂接到举报,采购人员枉顾电厂利益,在原煤采购中吃回扣,非法捞取私利,严重损害了电厂利益。

  回扣就是用集体的钱去买东西,买了后便按一定数目私下返给经办人。比如,三块一斤的猪肉,出四块的价去买,然后卖家又以一块或两块的现金返还给经办人,让经办人从中获取私利。

  厂长指示梅泽飚严厉彻查。

  果然查出了问题。



  涉及原煤采购的人员主动坦白,积极退还赃款,免于追责。

  康林及时上门,拿出石滏煤炭和其它煤矿的原煤对比分析数据,大谈石滏到水永的短途运输优势,以品质优选、运输安全、成本低廉、便捷高效等特点,取得了水永发电厂的大部分原煤订单。

  当然,发电厂很是乐意,煤价也低于以前的采购价,原煤质量也一样,何乐而不为。

  李施和翁新惊呆了,简直是匪夷所思。不是说石滏的煤不达标吗?怎么一下子就可以了?

  康林坐下来,看着两位副手,“全都是发电厂那几个搞采购的想吃回扣,我们石滏不敢给,才导致这种结局。不达标,只是个借口而已。”

  李施和翁新恍然大悟。由于管理体制不一样,承包前的石滏煤矿根本无法在市场竞争中取胜,就拿回扣这事,老矿长些怎么也不敢做,也不可能做。所以,被其它地区的煤矿所击败。

  李施叹道,“我们还真的相信是我们煤炭的质量问题。”

  康林若有所思,“我们要防止两种人,一是办事不力,敷衍了事;二是吃里扒外,谋取私利。你们给我宣传下去,一次不忠,终身不用!从普通职工到你李施、翁新,都一样,必须爱矿如爱家,知道不?”

  二人身居要职,当然跟随得紧。

  眼见发电厂的订单拿来,更是佩服康林的能耐,同时,也是信心满满,豪情万丈,“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好了,抓紧出煤,抓好安全!我要给你们两个定工资了!”康林如释负重,轻轻一笑,“拜托了!”

  李施和翁新也会意地笑道,“拜托了!”

  田念念整天忐忑不安,开始怕钱不够,后来又怕竞争不上,再后来又怕煤卖不出去,反正是个怕、怕、怕!最怕的还是煤卖不出去。

  康林进屋就笑道,“念念,饭做好了没有?”

  田念念很是焦虑,“做好了!我吃不下,等你呢!”

  康林坐上桌子,摸了摸她的额头,“生病了?”

  田念念摇摇头,“不是,没有生病。”

  康林端起饭就吃,“那就是怀上了!”

  田念念嗔道,“人家焦死了,你还在开玩笑。”

  康林不解地问,“焦啥?”



  田念念着急呀,“焦煤,卖不出去!”

  康林一本正经地说,“这是你要焦的问题?你要焦的事如何把老公服侍好!懂不?”

  田念念摇摇头,“唉!心累呀。”

  康林看她一脸愁容,甚是艰难的样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煤炭都卖完了,合同都签了,现在,我焦的是煤炭不够用。”

  田念念以为在骗她,“安慰人不是这个安慰法哈!”

  “真的!水永火力发电厂的用煤,大量采购石滏煤矿的原煤!合同都签了!”康林笑道。

  田念念突然起身,扒到康林背上,双手抱住康林的颈项,大声欢笑,“你真的做到了!太能干了!”

  康林急忙招呼道,“吃饭,吃饭!要闹等哈到铺上去闹!”

  第二天,康林把王捍叫到自己的办室,“其实,你在办公室是大材小用。我想给你一个更重要的位子。”

  王捍没被康林直接定为普通职工,就算很幸运了。至少,给他留了面子,办公室主任也不错。“你说!”



  康林很慎重地说,“通过铁路运输,我们的原煤、精煤都可以发到飞濠电厂、明久电厂和保仪电厂。你的优势更善于交际和谈判,我想让你专注这三个电厂,你有信心没有?”

  王捍很明白,这就要他去搞推销,“这三个电厂用煤量很大,不容易拿到手。”

  康林笑道,“三个?拿一个都不错了!退一步说,就是一个的部分采购,也很满足了!”

  王捍也认可,“就是一个的一部分,也很艰难。再说,我们现在不是有水永电厂了吗?如果再有一个电厂,就算是部分,你哪来那么多煤去供应?”

  康林摇摇头,“这个你不考虑!你要考虑的是如何把飞濠、明久、保仪的部分用煤给我抢过来!扩大我们的业务。”

  王捍交了底,“我之所以参加承包竞选,也是有一点我的方法。今天,既然你看重,我不妨也去试试!”

  “好!”康林早就料到王捍也会有一手,故意降他为办公室主任,是刻意打击一下他,但也没把他降为普通职工,而是留足面子。“有几成把握?”

  王捍笑道,“如果三家电厂的任意一家的全部,把握为零!如果任意一家的部分,把握为九成。”

  康林听出来了,其中一家王捍有关系,这三家电厂规模都大于水永,即使有一家的部分用煤,也够石滏煤矿喝足吃饱。“王主任,你回去立即起草一个任命,王捍同志从即日起,担任石滏煤矿副矿长职务!免去办公室主任一职。”

  “啊?!”王捍大吃一惊。“你真要用我?”



  康林笑道,“为什么不用你?能者居之!一正三副,齐心协力搞好石滏煤矿!”

  王捍急忙伸手去握手,“康矿长,我服你了!我们兄弟一起打江山!”

  康林握住他的手,“抓紧去办,一定要拿下一个发电厂的业务!事关我们今后的走向,希望你不负所托!”

  “好,我先去探风,具体细则,回来再商榷!”王捍信心满满。

  石滏煤矿焕发了朝气,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职工的收入渐渐上升,直逼衰落前的标准。

  康林一上台,就拿下了水永发电厂,全矿轰动,大家都称赞不已。大量的煤炭运往水永,矿工们打心眼里高兴。

  对王捍的启用,更是折服了不少人,这可是一种胸怀,一种大局思维。以前紧跟王捍的那一批人,也纷纷投入拥护康林的阵营,一时间,上下齐心,空前团结,振兴煤矿,就在眼前。

  王捍回来了,向康林、李施、翁新汇报进展。

  “明久答应部分使用,保仪尚在考虑之中,飞濠婉拒了。”王捍如实地说。

  康林笑道,“有一个明久就足够了,当然,能争取到保仪更好。”



  王捍继续说,“他们都要求我提供检测报告,看是否符合标准。”

  李施说,“这个很正常,也是必须的。”

  王捍看着康林低声道,“经办人的事,也不能忽略。”

  康林当然明白,“按老规矩,稍微加一点,不要让人家吃亏。”

  王捍笑道,“那就好办。”

  翁新不是很明白,“康矿长,我们矿的煤,供给水永就去了大部分,剩下的供给明久,就算是明久的极少部分,我们也得加班加点出煤,会不会造成供不应求?我们没那么多煤。”

  李施、王捍都点头,很认可翁新的说法。

  康林看着李施,“李矿长,你去筹备一个会议,通知石滏一带的大小煤窑头头,都来开个整合会议,让他们把煤炭拿来送检,凡是合格的好煤,只要价钱谈得拢,我们石滏煤矿一律买断,他们就不用搞什么销售了,有多少,我们买多少!”

  “啊?”三个副矿长又是一惊。这是什么操作?一辈子卖煤,还成了买煤的了?

  王捍更加佩服康林,这个决策好。“我很赞成这个思路。只是,等我把发电厂合同签了再说。”



  “那当然!李矿长只是筹备在那里。”康林点点头。

  李施笑了笑,感叹道,“这样发展下去不得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07726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