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醒 悟

  瀛江沙坝居民住宅区即将落成,面积大,八楼高,共九栋。



  这里环境清幽,交通便捷,临江而造,很是宜居。

  钟家祺、赵云辉、封再龙、姜中盛、许配翰、张佩东、荣发、康林各买一套大的,一百二十多平米。

  幺嫂、邓勇、伍玫各买一套百多平米的三室套房。

  只等交房后装修入住。

  邓勇和康歆在春节结的婚,没钱就只有找两个姐姐借了大部分。

  幺嫂自己的红利足够,伍玫则差了不少,钟家祺经过开会同意,借给她不足的部分。

  许配翰再买了一套百多平米的,留给林汉夫妇居住。

  荣发也把父亲的存款借一些来,凑足了房款。

  叶放打听到同学些大量买房,还要装修,就从赶溪跑到瀛江来,寻求揽生意。

  叶放来到瀛江,就象从井底到了地面,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人山人海,让他目不暇接。



  东问问,西看看,方知城里的房子装修并不是他设想的那样。

  于是,满大街开始寻找钟家祺的门面。

  好在出门前,何静静告诉他,钟家祺的招牌都带有一个瀛字,终于在临江路找到了瀛家。

  叶放一进超市,惊呆了,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还自己拿。

  石坚红认识叶放,大声喊道,“叶放哥!”

  叶放被吓了一跳,抬头一望,急忙招呼,“坚红妹子?你咋在这里?”

  “我在这里上班啊!”

  叶放急忙过去,“坚红!看见你真高兴!前几天,我师徒三人给你家做了桌子、柜子和床,石伯父很满意。”

  “我听说了!你们还不收工钱,整得我爸爸很不好意思。谢谢你呀!”

  “那里的话,一来他曾经是大队长,也为乡亲们做了不少好事。二来,我和坚兵也有情义。这叫假香面前不烧真人!”



  “是真人面前不烧假香。”石坚红抿嘴笑道。

  “都一样!家祺哥呢?你知道他在哪里不?”叶放问道。

  “知道呀!我叫伍经理出来给你讲。”石坚红有些忙,结账的也多,就叫旁边的营业员去叫伍玫。

  伍玫一看是叶放,笑呵呵的,“叶放,你也有空来转转?”

  “你就是伍经理呀?”叶放吃惊地问。

  “怎么了?不像?”伍玫笑道。

  “伍玫也是经理!”叶放低声念道。“在哪里找家祺哥?”

  “里面坐,我给家祺打个电话就是。”伍玫把叶放引到经理室。

  听了伍玫的介绍,叶放才知道自己与同学些差距有多大,就连一个姜中盛,也比自己强了许多倍。

  不一会,封再龙就开车把钟家祺送过来。



  “家祺哥!”叶放一见钟家祺,激动得想哭。

  钟家祺摸出香烟递给他一支,“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有!”叶放点上烟,“我来瀛江找房子装修,了解一下,不适合。”

  钟家祺点点头,“现在城里的做法,与老一套差别很大,要想来城里发展,你还得从头学起。”

  “是呀!我也看到了这点。我要么回去做老木匠,要么在城里当学徒,还望师兄指条明路!”叶放拿出师兄弟感情。

  钟家祺微笑道,“回去了路也不长,乡村迟早也会跟着城里走。你不如现在就在城里起步,今后,进退自如。”

  叶放点点头,“还有,我想何静静也到瀛江来,家祺哥能给她安排个事做不?”

  钟家祺对何静静也有一丝眷顾之情,“随时欢迎,师弟的老婆就是一家人。”

  钟家祺并没有计较叶放的不厚道,也算不了什么大的过错。

  封再龙一旁追问道,“叶放,你两口子租房子住呀?开销有点大哟?”



  “先租着看嘛,后面再看有发展没有。”叶放似乎心意已决。

  到了中午,钟家祺、封再龙、伍玫、石坚红就到附近的餐厅吃了午饭。

  钟家祺对叶放建议道,“叶放,先找一个会装修的木匠组合,边搭档边学习,工钱不重要。等搞明白了,就自己带队去接装修业务。”

  “家祺哥,我也是这个意思。只要静静的工作安排好,我就不怕,边干边学,应该没问题。”叶放还是很有信心的。

  “你对瀛江不熟悉,等会吃完饭,我带你转转,顺道看有房子出租没有。”钟家祺对叶放还是很诚恳的。

  封再龙接道,“现在临江路的都搬回来了,房子出租便宜了许多。”

  叶放点点头,“先把租房的事谈下来,我争取今天下午回去,隔两天就和静静一起到瀛江来,到时我再找木工活做。”

  钟家祺想了想,“叫你的徒弟些,还有大师兄、二师兄他们,愿意来瀛江的,都做好思想准备,到时自己组织个装修队。”

  叶放很是感动,以前那种情谊又回来了。“家祺哥!我真的很感谢你!”

  吃完饭,伍玫、封再龙他们就去超市忙活了。



  钟家祺带着叶放,满大街乱转悠,边走边聊。

  叶放很诚恳地说,“家祺哥,你对我那么好,我还不逊出言。在师母五十寿宴上,我…”

  钟家祺早已详细了解那事,笑了笑,“过了就算了!我都忘了,你还记着干什么?”

  “是我不对!你把我引入师门,又教我木匠手艺,待我如同亲兄弟一般,我真不是个人!”叶放很惭愧。

  钟家祺不再说这个话题,“小师妹怎么样了?今年没遇见她。”

  “嫁人了!”叶放低声说,“你永远猜不到她嫁给了谁!”

  钟家祺对赶溪的事,几乎一无所知。“谁?”

  叶放笑了笑,“纪兴中!”

  钟家祺一惊,“纪兴中?”

  叶放详细讲起来,“听说纪兴中早前痛改前非,换面改头,还拿了本科文凭,专心教书。后来,当了副校长,之后又考试到水永中学,表现不错,口碑也不错,走出一条新路子来。所以,小师妹调到水永后,两人相识,就建立了感情。”



  钟家祺点点头,“人是在变的!这样也好!纪兴中其实本质不坏,心地善良,又是热心肠,小师妹嫁给他,也算是有个好的归属。”

  叶放来劲了,“我跟纪兴中打过招呼,再象对待李仲书那样对待小师妹,我们师兄弟饶不了他。”

  钟家祺笑道,“放心,炮弹不会落在同一个弹坑。”

  叶放心想有钟家祺撑腰,他纪兴中算个啥?“量他也不敢!”

  钟家祺又问道,“何静静也是高中毕业吧?文化怎样?”

  “是高中!写作还可以,比我强!”

  “你也不赖呀,心算很快的!”

  叶放嘿嘿直笑,“那倒是,没几个比得上。”

  “我们公司虽然工资不算低,但很辛苦的,时间长,接触面广,何静静要做好思想准备。”

  叶放点头,“我知道,不辛苦就找不到钱。”



  钟家祺陪叶放租好房子后,叶放就忙着去坐车回赶溪了。

  钟家祺告别叶放,就往依瀛寝饰走。

  他很关心依瀛的状态,欧念璐与封再刚的磨合,事关商场运作,不得不认真对待。如有必要,就换了两人的岗位。

  封再刚与傅妍相亲成功以后,不再与欧念璐谈感情的事。两人好象也没什么隔阂,配合得同样默契。

  钟家祺一走进依瀛寝饰,封再刚就迎上来打招呼,“家祺哥!”

  钟家祺笑道,“去过傅妍家没有?”

  “去了几次!”封再刚很憨厚地笑答。

  钟家祺又问,“老丈人、老丈母,喜欢你不?”

  封再刚点头,“喜欢!”

  “你小子知足吧!我们当年在农村,是个女的就行!”钟家祺教训道。



  “呵,呵,呵!”欧念璐从经理室出来,正巧听见钟家祺这句话,大笑不止。

  欧念璐一笑,营业员些也跟着笑,整个商场都活跃起来。

  钟家祺望着欧念璐,“你笑什么?我又没乱说。”

  欧念璐笑嘻嘻的,“我笑你老态龙钟。那语气听起来,怎么也有五十岁以上。”

  钟家祺没有搭理她,直接进了经理室坐下,“这个淡季,有什么打算?”

  欧念璐站在旁边,“这个季节上,都要往热天想了。薄被、凉席才有销路。”

  钟家祺盯着她问,“进些凉席来卖?”

  欧念璐点点头,“现在的凉席已经不是传统上的竹席和草席,花样翻新,款式多样,虽然利润不高,但走量还是可以的,总比闲着等好。”

  钟家祺想了想,“就是要有想法,不能坐着等。我看最近两天,我们抽空去一趟两江,看看有什么新货没有。”

  “我和你一起去?”欧念璐很有点宠若受惊。



  “你怕我吃你呀?”钟家祺反问道。

  欧念璐温柔地笑道,“你吃得下去就尽管吃!我不怕!”

  钟家祺明白了欧念璐的含蓄,笑道,“怎么吃?红烧,还是凉拌?”

  欧念璐也附和着玩笑道,“最好是水煮,可以多吃几次。”

  钟家祺哈哈大笑,“你不愧是我选的人,有我的风格,合得来!”

  欧念璐脸色一变,一本正经地说,“钟老板,我可不可以问你个问题,非常严肃的话题!”

  钟家祺依然笑着,“别叫钟老板,听起来别扭。就叫家祺哥吧!你问,什么问题都可以问。”

  欧念璐点点头,很大方地问道,“他们都说我是你挑选的,意思有两层,一是我能干,你是伯乐,相中了我;二是你挑选的是你自己想要的人。我属于哪一种?”

  钟家祺没有多想,随口反问道,“有什么区别吗?都是我想要的人。”

  欧念璐知道他没有明白那意思,“想要,指的是要这个人!”



  钟家祺更是感到莫名其妙,“我是要这个人呀,不要这个人我选她干啥?”

  欧念璐苦苦一笑,“一个是要这个人的能力,一个是要这个人的感情。”

  明白了,就是封再龙说那意思,钟家祺笑道,“我是选管理人员,是选能力。当然,至于个人感情,你愿意,我也不反对!”

  “呵,呵!”欧念璐开心地笑起来,“你还挺幽默的!”

  钟家祺觉得欧念璐还很有趣的,“明早七点钟出发,封再龙开车,在哪里接你,你自己和再龙联系。”

  “好的!”欧念璐送他走出依瀛寝饰。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06284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