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远山的梦萦 > 第一百六十章 痴 爱

  廊韵超市开业后,生意很好,天天人来人往,货物进出数量很大。



  赵云辉驻点廊韵,协助欧念璐管理。

  而姜中盛在开业后,就去驻扎品谊了。

  封再龙则负责瀛江各大门市的运行。

  钟家祺采购了一批传呼机,发放至各大商场管理人员。

  品谊的做了个大型的金秋促销活动后,生意就开始逐步回暖。

  朱巧妤不负厚望,品谊运行有了很大的起色。

  钟家祺带着欧念琳和伍玫,坐着林瑞俊的车来到品谊。

  欧念琳心中既喜又悲,喜的是妹妹的未来可期,悲的是自己时运不济。

  两个双胞胎姐妹,都很能干,也很聪慧,但欧念琳过于温顺,显得柔弱。而欧念璐则是柔中带刚,刚柔并济。这是钟家祺看中的一点。

  伍玫已经很久没有和钟家祺长时间交谈了,他不空,忙于找门面,忙于廊韵超市开业。今天与钟家祺坐一个车,心情很是愉快。



  “家祺,前几天康林和念念回瀛江,他们来了瀛家。康林说,准备找个时间与你聊聊,想在瀛江也投资点事做,听听你的建议。”伍玫与欧念琳坐在后面,把康林想搞投资的事讲给钟家祺听。

  钟家祺知道康林房子装修好后,田炳恽夫妇就带着外孙康敬瑜进驻了沙坝,小家伙也来瀛江读书了。只是没空约见面,这段时间都在外面跑。“这个得看康林有多少本钱,心有多大。后面再说。伍玫,你到了品谊,就和念琳一起,找几个老营业员问问,一是朱巧妤存在什么缺点没有,以利改进。二是封再刚工作态度怎么样?尤其是听不听安排?对营业员粗暴不?给我了解清楚。”

  伍玫当然懂,最真实的情况,来源于最底层的声音。“我尽快去办。”

  林瑞俊对封再刚这个不争气的舅哥也是很反感,“家祺哥,封再刚如果确实表现不好,我和再先都支持你按照公司的规定处理,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钟家祺点点头,“我知道,你别掺和这事。”

  一到品谊,朱巧妤看着钟家祺那眼神,既象看到久别的大哥哥,又象看到归来的丈夫,兴奋中带着满满的欢愉。“家祺哥!”

  钟家祺笑了笑,“巧妤,辛苦啦!伍玫,你把传呼机交给巧妤去发放。”

  伍玫看出朱巧妤那神态,比自己还露骨,只不过,没那么深情。“巧妤,每个管理人员一个,户头在瀛江,你们只管用,公司负责缴费。”

  朱巧妤像个小姑娘一样高兴,“好,等会我就发下去。”

  伍玫很懂钟家祺的意思,“巧妤,我和念琳陪你到商场去,顺便看看大家有什么需求没有。”



  “好的!”朱巧妤就带着伍玫、欧念琳、林瑞俊出去了。

  钟家祺就开始同煮饭的赵大嫂摆谈起来,当然是谈朱巧妤和封再刚。

  姜中盛也陪着钟家祺一起了解情况。

  伍玫和欧念琳回来,就详细讲了访听结果。大家对朱巧妤很满意,没有大的意见,商场运行渐入正轨。

  对封再刚的表现,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异,回归了管理人员的位置,还算尽心尽职。

  中午,管理人员回来吃饭时,钟家祺宣布朱巧妤任品谊服饰经理,享受经理待遇。

  朱巧妤很是感动,也很激动,表态一定个抓好年底销售,力争获得更好成绩。

  吃完饭,钟家祺就叫林瑞俊带着欧念琳去转品峰,姜中盛则和朱巧妤一起去了商场。

  伍玫就暗自缠着钟家祺陪自己出去转郊区小道。

  钟家祺对这条小道很熟悉,曾经同伍玫走过。



  “康林没说想投资什么项目?”钟家祺边走边问。

  伍玫微笑道,“他说没考虑好,主要想听你的构想!”

  钟家祺摇摇头,“这小子,野心大,有点钱了就想扩张。”

  其实,钟家祺早有腹稿,他也准备进军另一个市场,一个广阔天地的市场。但没必要对伍玫说。

  伍玫轻轻浅笑,“你们这些男人都是如此,得陇望蜀,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钟家祺哈哈一笑,“我咋就听起来不对劲,好象我有好几个女人一样!”

  伍玫见路上行人少,便伸手挽住他,“有什么不对劲?我都看出来了!仲书就不说了,筱丽、何静静、欧念璐、仲莲、朱巧妤,哪一个不喜欢你?!”

  钟家祺哈哈大笑,“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在给我当管家呀,这个数据提供得好,很有用!”

  伍玫见他很开心的样子,自己反倒不高兴了,“我一看眼神就看得出来,你还真成了白马王子!可是,我也恼火呀!”

  钟家祺不解地问,“你恼火什么?房子有了,账也还清了,只等找钱享受了,有什么恼火的?”



  伍玫低头不语。

  钟家祺想了想,“说实话,伍玫,瀛家超市也是三年一期,不是你一辈子的事,也有做不走的一天,没有永恒不败的生意。何况,公司随时会根据需要,把你调离瀛家,幺嫂也一样!所以,你们的岗位也是会被调整的,任何事情都有个度。你要好好把握!”

  伍玫摇摇头,“我不是计较这些。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与你一起打拼,钱多钱少无所谓。”

  钟家祺更不理解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伍玫低声细语地念道,“我到了品峰,就真心实意地爱上了一个人,这条步行道作证!”

  钟家祺心头一紧,又开始了,也不搭话。

  伍玫继续吐露心声,“不管是当姑娘时耍朋友,还是后来结婚安家,我都是为了按部就班,履行人生过程,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后来,我到了品峰,我才真正感受到爱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拼命地做事,就是想看到他满意的笑容。”

  钟家祺听出了哭腔,但不好表态。

  “在瀛家,我希望天天都能看到他,哪怕只有一秒,我也很满足。可是,他太忙,漂亮的也多。我只有在被窝里悄悄地想念着他,偷偷地流泪,经常睡不着!”伍玫的音调变得混乱起来。

  钟家祺没想到她痴情到如此地步。



  伍玫断断续续地诉说道,一边擦眼泪,一边把钟家祺挽得紧紧的。“再不理我,就人老珠黄了!我真有那么不讨人喜欢吗?”

  钟家祺到了必须说的时候了,深深地叹了口气,“唉!伍玫,你知不知道,每次来品峰,走在这条小道上,我无数次想把你拖入树林丛中!你很漂亮,也很温柔,那种吸引力让我冲动过无数次!但我必须忍下!我知道你很舒服,但我只能臆想,不能行动!”

  伍玫抬起头,带着质问的口吻,“为什么嘛?”

  钟家祺甩甩头,鼓起勇气,“第一,你一到公司就离婚,如果我与你有私情,所有人都会说,是因为我插了一脚,你才离婚的!这让我如何面对陶应志?如何面对同学们?第二,金添诬告康林与你有不正常关系,但我永远无法求证,如果你真与康林有隐情,我又如何面对康林!所以,我知你心,你可知我?”

  伍玫停下脚步,蹲在地上抽泣起来,细微的哭声很是凄厉,直接击打着钟家祺的心扉。

  钟家祺见远处有人过来,急忙拉起伍玫就往僻静处出走。

  到了幽静处,伍玫就扑进钟家祺怀里,紧紧抱住他,一边低头抽泣,一边哀苦地埋怨,“你就不能想简单点吗?”

  钟家祺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抚摸她的背部,“不是我想得太多,是在考虑今后如何相处。”

  伍玫被他一抱一抚,平静了许多,“没人知道的!”

  钟家祺不敢多留,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拉起伍玫就往外走。“回去吧!还有很多事要做。”



  伍玫却不干,朝相反方向使力,“不回去!回去了你就不理我啦!”

  钟家祺肯定是拖得赢她的,但不可能这样无情。只好顺着她,找个石头坐下来,赶忙转移话题,“本来,我是打算叫你走角廊的,怕欧念璐经验不足,但你带着陶旖,不方便出远门。所以,只能把你留在瀛家。”

  伍玫一嘟嘴,“不要谈工作。我没兴趣。我只想问你,什么时候才接受我?十年?二十年?不至于六十岁吧?”

  钟家祺遇到死缠烂打了,既高兴又好笑,更可悲。“你非要叫我不仁不义?”

  伍玫站起身来,忽然问道,“家祺,你说,当初毕业时,我追求你,你会答应吗?”

  钟家祺不明白什么意思,干脆地答道,“不答应,我会认为你在骗我,因为我们不在一个阶层上。”

  伍玫点点头,哀叹道,“还真做不了梁山伯与祝英台!但是,藏情谷也做不了?!”

  钟家祺笑道,“你也知道藏情谷?空了我约你一起去!我喜欢那里的清静和悠闲。”

  伍玫很不高兴地挨着他坐下,用手挽着他,轻言细语地说,“我天天都在藏情谷等你,就是不见你来!”

  钟家祺不知如何是好,心中很是伤痛。“不要这样!找个好男人嫁了,慢慢就会好起来的!”



  伍玫沉默一会,低声道,“我这一辈子,根本不适合结婚,只适合做情妇!顺道告诉你,我与康林没有半点别的关系,纯粹的同学加兄妹。”

  钟家祺点点头,以示相信,但这又有什么用?陶应志可是明摆那里,都是同学。“不要为了我耽误了自己!不值得。”

  伍玫摇摇头,貌似很坚定,“不要说这个,我自己有自己的主张。自古多情空余恨,我不怕!”

  钟家祺眼见劝说无果,只好话锋一转,“想当初,一秦二甄三瑞英,四蓉五书六伍玫,七田八陈九黎影!我们伍玫现在至少要排第四了,秀芝也应该是第五,仲书第六。哈,哈!”

  伍玫紧紧地靠着钟家祺,心情平静了许多,“我真有那么漂亮?”

  钟家祺低头看着她,“真的!很有少妇风韵,成熟的魅力!”

  伍玫也抬起头,望着钟家祺,“你真的要我独守空房一辈子?”

  钟家祺想了想,还是给一些希望,不能太绝情,“等见了陶应志,我问问他同意不,同意我们就放开手足干!”

  伍玫就喜欢他这种风流劲,畅快了许多,呵呵一笑,“我打电话帮你问,愈快愈好!”

  钟家祺站起身,放荡不羁地大笑,“你的主要任务还是嫁人,嫁了人我更好偷!”



  伍玫也站起身来,捂嘴大笑,“你这个嗜好,我不敢恭维!”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260/8305006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