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11章 奶奶的恶魂

还没到晚饭时间,可那个萧应龙喊着饿了,程西洲就带着我俩出去买吃的。

天热,萧应龙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没走两步路就蔫蔫儿的了。

正好胡同口就有个卖凉皮米皮馄饨的小摊,老板靠着胡同一侧摆了两张折叠小桌,程叔叔就拉着我俩坐了下来。

给萧应龙要了一碗馄饨,给我要了一碗凉皮。

我是典型的吃什么都香,一碗凉皮端上来,抄起筷子就开吃。

萧应龙用勺子扒拉扒拉他面前的馄饨,根本没吃几口就放下了勺子。

程叔叔皱皱眉头,“龙龙,怎么吃的那么少?你看看娇娇吃的多香!”

“程叔叔,我看见这馄饨汤里的虾米就有点犯恶心……”

程叔叔听了萧应龙这话也有些无可奈何。

等我吃完那一碗凉皮,小肚子被撑得滚圆。

“娇娇,擦擦你的嘴,嘴边粘了不少芝麻酱。”

程叔叔笑着递给我一张纸。

萧应龙一直嫌弃的皱着眉头看着我。

“嗝——”

刚擦完嘴,我顺畅的打出一个饱嗝,连卖凉皮的老板都被我逗笑了。

程叔叔又拉着萧应龙我俩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些饼干巧克力面包之类的小零嘴,那些花花绿绿的包装,都是以前妈妈的小卖部里没卖过的稀罕东西。

看着那么多好吃的,我乐的活像个掉进了粮仓里的小老鼠。

我的快乐也感染了身旁的萧应龙,他那白净的脸上终于也挂上了笑容。

“哎,龙娇娇,你怎么那么能吃啊!就连我妈吃的都没你多!”

我小脸一扬,“我妈说了,多吃饭,长大个儿!你不好好吃饭,小心以后长不高!”

萧应龙听了我的话后撇撇嘴,又不搭理我了。

从便利店里满载而归,我怀里抱着满满的零食乐不可支。

回到程叔叔的房子里,妈妈坐在电话那头的沙发上一只胳膊支着头已经睡着了。

程叔叔让萧应龙我俩尽量不要发出声音,说我妈为了给萧应龙解蛊现在元气大伤,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他把我俩领到之前萧应龙休息的那间卧室,让我俩自己玩会儿,他要忙点自己的事。

程叔叔出去后,我一骨碌甩掉鞋子爬上了床,把床上那花花绿绿的床单一扯围在身上扮演起了白娘子,还拉着萧应龙来扮小青。

“小青是女生,我是男生!我哪里像小青了?”

“好嘛好嘛,那你扮演许仕林好了!新科状元呢!这下总可以了吧?”

“许仕林是白娘子的儿子,你才跟我一样大,我才不要当你儿子呢!要玩我也是扮许仙!”

“我才不喜欢许仙呢!他一点也不像个男人!胆子还小,我要是白娘子我才看不上许仙呢!要不你扮演蛤蟆精吧!”

……

我们两个小屁孩正在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我妈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娇娇,你怎么在人家的床上乱蹦?像什么样子!赶紧下来!”

程叔叔听见了妈妈的怒呵,赶紧也过来看了看。

“嗨,没事!俊香姐,孩子嘛!正是淘气的年纪!龙龙难得有个小伙伴,房间乱了可以再整嘛,没事没事,你俩接着玩啊!”

我看看妈妈的脸色,最终还是乖乖从床上跳了下来。

见我不玩了,萧应龙也下了床。

程叔叔领着我俩去客厅里看电视。

天渐渐黑了下来。

程叔叔提前在房子的门上墙上都贴了许多符纸,还郑重其事的往萧应龙的脖子上挂了个小布包,里面不知装着什么。

“程叔叔,龙娇娇怎么不用戴这个?”

萧应龙捏着挂在他胸前的那个小布包还特意在耳边晃晃听听响。

“你们俩不一样,你天生一身阴骨,容易招邪祟,但娇娇,她天生一身凤骨,除非身上有出血的伤口或生了病,一般情况下邪祟是不会主动靠近她的。”

难怪我虽然傻,但却没有怎么撞过鬼呢,原来咱这一身凤骨,还有这作用呀!

自给萧应龙解了蛊后,妈妈一直精神不振,尤其是得知了爸爸疯了奶奶死了的消息后,妈妈的脸上就没个笑脸。

萧应龙我俩在客厅看电视,程叔叔忙着布置屋子,妈妈一个人躲在卧室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娇娇,我给你妈妈也做了个护身符,她给龙龙解蛊受了内伤,你去把这护身符给你妈妈送过去吧!”

“好!”

我接过程叔叔递给我的那个跟萧应龙脖子上一样的小布包,朝着这两天妈妈我俩休息的那个卧室走去。

刚一打开卧室门就感觉一股冷风刮到我身上,卧室的窗户怎么是开着的?

妈妈侧身躺在床上背朝着门口,我看不清她的脸。

“妈妈,妈妈,程叔叔给你做了一个小布包让你戴上,你……”

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好多水就顺着卧室的屋顶哩哩啦啦的流了下来,下雨一样,那水还带着一股腥臭,难闻极了。

正在床上休息的妈妈身子突然僵直,然后像被人扼住喉咙一般歪着头身子直硕硕的被强拉下了床。

“程叔叔!不好啦!有……有鬼啊!”

我刚准备跑,身后卧室的门却啪的一声自动关上了!

“呵呵呵呵……”

这呱噪又熟悉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是我奶奶!

奶奶的身子从屋顶流下来的那腥臭的水里突然出现,一只手还死死的掐着妈妈的脖子,妈妈的整张脸都被憋成了紫红色。

“娇娇呀!奶奶身边还缺个端茶倒水的小童女,不如你也跟奶奶走吧……”

奶奶阴笑着,身子上淌着水拖着妈妈一步一步朝我走来。

我拼命的拍着门:“程叔叔!程叔叔!救命啊——”

听到我的求救,奶奶的身影瞬息而至,另一只手又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悬空抓了起来!

我立刻感觉喘不上来气了。

“尘归尘!土归土!阴气恶魂莫乱舞!天罡正!地罡正!五星镇彩,光照玄冥!破——”

就在我心中无限绝望时,程叔叔的声音终于从门外传了进来。

“啪!”的一声,程叔叔破门而入。

萧应龙也跟在程叔叔身后跑了过来。

“龙娇娇!”

萧应龙看到我被我奶奶扼住喉咙脚尖都离了地,顿时也惊恐的瞪大了眼。

“额……你别……别过来,我奶奶……老凶了……”

“呵呵呵呵,真不赖!没想到这还来了个小童男,把你们都抓下去陪着我,就齐活儿了……”

“大胆亡灵!还敢逞凶!再不上路,我就打到你魂飞魄散!”

“呵呵呵呵……你这个奸夫!我跟你拼了!”

奶奶把已经直翻白眼的妈妈和我往旁边一扔,水淋淋的身子就朝门口的程西洲滑去。

“冥顽不灵!我就让你永不超生!左扶六甲,右卫六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五天阴邪,亡身灭形!”

程西洲举着右手说完这些,一道符纸凭空出现在奶奶头顶。

奶奶的脸上终于有了惊惧之色。

“啊——不要!不……”

符纸落在奶奶的头顶不点自燃,奶奶那水淋淋的身子顿时化成了一股黑烟,随着那渐渐燃尽的符纸消失无踪。

屋顶的水消失了,地板上的水渍也不见了,整个卧室里一股浓浓的燎猪毛的焦糊味道。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96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