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22章 二伯母的面相

一直到中秋节都过完了两三天,程叔叔才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妈妈的便利店。

“程叔叔,我的乳牙有什么用啊?龙大成他们的乳牙掉了,都是直接扔了的啊,上牙掉了扔床底或沟里,下牙掉了扔房顶,我的牙为什么不能直接扔?”

程叔叔摸摸我的头,“娇娇,你一身凤骨,体内有仙根,还有世间最厉害的金蚕蛊,你难道忘了你的血给你妈妈救命和给龙龙解蛊治病的事了?其实不止是你的血,你浑身上下的皮肉都很珍贵!更不用说你的乳牙了,如果就直接扔掉,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暴舔天物?啥是天物?那是啥味儿的?我牙掉了,我就偶尔用舌头舔舔我的牙缝而已。”

我的门牙掉了,说话都有点漏风,程叔叔听了我的话,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娇娇啊,牙缝不能总舔,小心新长出的牙被你舔歪,那样可就不漂亮啦!”

得到了我的乳牙,程叔叔又施法查看了师父留在我脑海中的《阴阳道诀》和那棵种子。

“娇娇,书还是封存状态,种子依然还没完全萌出芽来,这可不行啊!

你的灵根被偷,我的慧根是通过借灵术才给你的,只能坚持到你12岁。

这几年你一定要将我之前教给你的修行功法再好好领悟领悟,争取早日获得师父《阴阳道诀》的精华。

到你12岁如果还找不回你的灵根,你身体里有师父给你种下的道种,即便不能让你成事,起码也能保你恢复成常人,不至于再变得痴痴傻傻。

上次你妈给龙龙解蛊时那个来捣乱的鬼灵很厉害,它既然看中了你的身体,等它恢复了实力,难保不会来抓你去将你炼成炉鼎。

但如果你练成了师父留给你的《阴阳道诀》,那别说区区一个鬼灵了,就是在你天灵盖处设下禁术的邪术大拿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

程叔叔走后,我白天在学校上学,晚上跟妈妈一起回家后就把自己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按照程叔叔教我的方法打坐入定,试图能早日摸到师父给我留下的法门。

周末白天在便利店给妈妈帮忙的时候,我也会不断观察进店的客人,试着观相望气,可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己在瞎想,并不知道自己看的准或不准。

有时我也会懊恼,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灵根?

他偷那做什么?

如果到了我12岁,我还找不回我的灵根,我又该怎么办?

师父留给我的《阴阳道诀》,到底怎样才能在我脑子里解封?

……

周日的下午,便利店暂时没有客人,妈妈我俩正在整理货架,我二伯母带着龙文丽又想来便利店里打秋风了。

看到我和妈妈都在忙,二伯母和龙文丽也不说来帮帮忙。

二伯母直接往妈妈收银的桌子上一靠,径直伸手拿了一包瓜子撕开抓了一把,阴不阴阳不阳的说了一句:“哟,俊香啊,忙着呢?”

“二嫂,你来啦。”

妈妈还跟二伯母客气,我现在是看见她就烦。

龙文丽更是跟在自己家一样,看到货架子上的零食,倒是不自己下手,直接跟二伯母撒娇。

好像二伯母才是这便利店的老板一样。

“妈,我想吃夹心饼干!”

“哟!想吃自己没长手?没看你小婶忙着呢?自己去拿了吃啊!你小婶还能不让你吃是咋着?”

二伯母吐着瓜子皮训着龙文丽。

我咋听她那语气心里咋不舒服。

妈妈我俩刚扫完的地,二伯母一会儿功夫又把门口收银桌那一片弄的乱七八糟。

我实在看不过眼,拿着扫帚就走到门口又狠狠扫了起来。

“二伯母!旁边有垃圾桶,你嗑瓜子瓜子皮能不能别乱吐!来个客人看见门口这脏兮兮的多不好看!老师都教我们了,要爱护环境,不能乱扔垃圾!”

“哟!小傻子!你才精了几天了,都敢说我妈了!看把你能的!我妈是你的长辈!老师还教了让敬老爱幼呢!你懂不懂礼貌?!咱是亲一家,在学校人家笑话我你从来都不跟我一势,这你还敢说我妈!你再说一句,嘴给你撕烂我!”

二伯母还没咋地,龙文丽先冲着我发起威来了。

她一冲我凶,霸天虎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冲着她就凶狠的狂叫。

“滚开!滚开!小傻子不懂礼貌,她养的狗也一样!你给我滚一边儿去!”

龙文丽恶狠狠的朝霸天虎身上踢了一脚,霸天虎也炸毛了,喉咙发出低沉的嗷嗷声,眼看就要冲上去咬龙文丽。

“哎哟,娇娇!你还不赶紧喊住你那狗!还真叫它咬文丽呢?医院那狂犬疫苗老贵了!这狗要是真咬了文丽,医药费营养费你妈你们可得赔!”

二伯母一看霸天虎真恼了,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儿,赶紧暂停嗑瓜子冲我喊着。

我白了龙文丽一眼,弯腰抱起霸天虎。

“二嫂,你今天过来有啥事?”

听到龙文丽骂我,妈妈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跟二伯母说话的语气都冷了几分。

听见妈妈的问话,二伯母装腔作势的咳嗽了一声。

“咳咳,那啥,俊香啊,我看你这便利店生意一直也不赖,这一段存了不少钱吧?

那啥,咱妈和老五没了后,咱大也被你气病了,在向阳镇医院住院了好些天呢!

医药费也花了不少,这事儿咋说都是因你而起。

大哥俺们商量过了,这钱你得出!

我今天过来,就是家里派我当代表来拿钱的!”

“二嫂,我没钱,你别在我这儿费心思了。”

“你这么大个便利店你没钱?你骗鬼呢?”

“就是,妈,小婶绝对有钱!龙娇娇那小傻子天天往学校里带小零嘴,她宁愿分给龙大成吃都不让我吃,她娘儿俩跟咱们都不亲,她们就是有钱不想掏!”

龙文丽跟她妈倒是很齐心。

望着二伯母那闪着精光的双眼和充满贪婪的脸,我竟隐约在她脸上看见一丝黑气,那黑气在她鼻头财帛宫的位置和脸颊两侧一闪而逝。

我在心里默念着,财帛黑气来,发的是不义财,那黑气还围着二伯母脸颊两侧闪了一下,脸颊两侧主交友,二伯母最近接触了什么不走正路的人?

妈妈却笑着拿着她擦货架的抹布走到了二伯母跟前。

“二嫂,我就先不说二哥是被过继出去的,你有没有资格打着全家人的代表的旗号来找我拿钱给咱大看病——你之前在村里应该听说过一件事儿吧?”

二伯母看着妈妈笑眯眯的模样,又靠在收银桌上支愣起一只胳膊磕起了瓜子。

“俊香,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有没有资格,那还不是咱大说了算?我听说啥事啊!那村里的闲话整天可老多了去了!我都听不过来!”

“就是我跟老五闹离婚那天,咱妈一直拿话激我,结果我给她下了蜂蛊让她嘴上起了个大潦泡的事啊!”

妈妈说话声音不大,脸上还带着客套的笑容。

可二伯母听了这话,正磕着瓜子的脸突然抽搐了几下。

“……哎哟,俊香啊,你看你这是说的啥话!

我今天来,可是咱大和家里大哥他们派我来的,也不是我个人的意思……

你看你忙着呢,文丽俺俩也就不在这儿给你添乱了,那啥,我先走了啊!你忙着,你忙着吧!”

说完这话,二伯母钱也不要了,便宜也不占了,拉起一脸懵的龙文丽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便利店。

走到门口龙文丽还不解的问二伯母:“妈,咱还没拿到钱呢!那夹心饼干我还没吃完呢——”

“吃啥吃!我差点忘了!之前金花可跟我说过,你这个小婶会玩蛊,还有个啥外号叫啥虫香婆的!今天咱先走啊!别给她惹急了再给咱娘儿俩身上种个啥蛊……”

妈妈笑眯眯的追着二伯母出便利店,“二嫂,以后常来啊!”

转过身子把手里的抹布往收银桌上一摔,“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张俊香是病猫呢?”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951.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