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44章 无字的《阴阳道诀》

我内心一阵狂喜!

六年了!我辛苦努力了六年了!

师父给我留下的《阴阳道诀》终于解封了啊!

程叔叔说过,只要我掌握了师父留下的《阴阳道诀》里的真谛,何愁找不到我丢失的灵根!

甚至连打败当初盗我灵根在我天灵盖处施下禁术的邪术师都不在话下!

我尝试着用自己的意识控制着打开那本脑海中的《阴阳道诀》,可翻开一页后,我又震惊了!

这《阴阳道诀》的第一页,竟然没有字?

我在脑海中焦急的翻控全书,可是悲催的发现,我“看到”的《阴阳道诀》,真的是一本无字书!

随着本命星的神威渐渐融入道种之中,我的头顶一阵混沌,《阴阳道诀》逐渐不受控制的沉入我的意识海,那些无字书页的画面顿时“看”不到了!

“程叔叔!程叔叔!”

我心急如焚!

“娇娇!怎么了?”

“程叔叔!我刚看到我脑海中的《阴阳道诀》了!本命星入命后,《阴阳道诀》解封了!可是,那却是一本无字书!”

“什么?无字书?怎么可能?!”

程叔叔听了我的话比我还吃惊,他瞪着眼将手轻轻覆在我的头顶后也惊呆了。

“我之前曾听师父说起过《阴阳道诀》,虽然我没有翻看过,但师父曾说过那是他老人家的平生笔录,那书上留有师父的几丝气息,我都能感觉出来,怎么可能是无字之书?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程叔叔收回他的手,不停的喃喃自语着。

我的心情大起大落,由忐忑不定到欣喜异常,再到此刻的震惊失落,妈妈却一把把我抱进怀里。

“不是傻的……我的娇娇,即便没有借来的慧根也不是傻的!太好了!太好了!”

妈妈还在庆幸着我没有变回小时候那不识好赖话的模样,甚至激动到抱着我流下眼泪,那些泪水一滴滴渗进我的头皮,凉凉的。

程叔叔却一直疑惑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竟双眼放空自言自语起来。

“娇娇出生于1993年七月十五,癸酉年,生肖当属酉鸡,五行属水,乃水鸡之命,当年农历三至七月出生的,是为凤凰命,辰时本命星入命,辰时……代表朝气和希望,本命元辰乃文曲星——这不对啊……”

程叔叔这是在给我算命?

我听着程叔叔这些术语,竟然有些懵懵懂懂一头雾水,顿时心下一悲。

再不死心的抬头看看妈妈的面相——

我悲催的发现,我的本命星入命,当年的借灵术失效,程叔叔之前借给我的三分慧根从我体内消失了!

虽然本命星的神威替我解封了师父留下的《阴阳道诀》,可我本无灵根,根本没有踏道的能力,又怎能看出《阴阳道诀》的奥秘呢……

现在的我,体内有师父留下的道种护佑,虽不至恢复儿时的痴傻,但顶多也就是一个普通人了,连平时一眼就能看出的简单的面相,此刻我都看不出来了……

想到这里,从不轻易哭泣的我也顿时悲从中来,两眼一热,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之前六年的努力,难道统统白费了吗?

天道何其不公啊!

我的灵根,究竟被谁偷走了!

“娇娇,你这命,我看不透啊……”

过了好久,程叔叔才从两眼放空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对妈妈和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心中无限绝望,强忍着泪水对程叔叔和妈妈笑了笑,然后在他们两人复杂又矛盾的注视下一个人呆呆的坐了下来。

妈妈笑着坐到我身边。

“娇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是你12岁的生日,你体内的本命金蚕蛊,以后就可以受你操控啦!有本命蛊在,以后你不但百毒不侵,就连蚊虫蛇蚁都要躲着你走呢!”

本命金蚕蛊?

哦,是了,妈妈在我六岁时就给我体内种下了一个厉害的蛊虫,今天是我12岁生日,那蛊虫在我体内温养了这么几年,现在本命星入命,本命金蚕蛊是该养成了。

还好还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总算还有一点安慰。

“程叔叔,妈妈,借灵术失效了,我现在……我现在没有灵根,连最基本的看面相,我都看不出了……

师父留下的《阴阳道诀》,在本命星入命的神威之下解封的,我之所以看到的是无字书,应该跟我没有灵根有关系……”

虽然难过,我还是将这些我想到的统统说了出来。

回想当初师父赠给我道种时,还说要我勤给这道种浇水施肥,等我种下的道种长大开花,我也就能成事儿了。

而这几年了,我如此努力,几乎日日不敢懈怠,当初师父种在我眉心的道种也只是变成了道苗,离长大开花,似乎还远的很呢。

程叔叔还笑着安慰我让我不要着急,说我也才12岁,即便从头开始,也是来得及的。

我心情很低落,突然就理解了人们常说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是什么意思了。

大概就是像此刻的我吧……

我甚至窝囊的想着莫不如就此认命吧,不如就从此做个普通人吧!

这一身仙骨,现如今于我而言又有什么用?!

谁要想抓我当炉鼎就来啊!来啊!

……

程叔叔在接了个求助电话后也离开了便利店,临走时还特意安慰我,也许一切皆是定数,千万不要灰心。

因为人一旦丧失了希望,也就变得和行尸走肉没有什么区别了。

中午妈妈特意关了便利店的门回家给我做了我爱吃的手擀面,可我却颇有些食不知味。

傍晚时分,已经远在异国他乡的萧应龙还特意给我打了越洋电话。

可能是程叔叔给他讲了我本命星入命,失去了程叔叔的慧根又变成普通人的事了,萧应龙还刻意安慰我,还给我推荐了一首时下非常流行的歌曲。

飞儿乐队的《千年之恋》。

在电话里,萧应龙还特意放给我听了一遍,那唯美的歌词,动听的旋律,那个女歌手坚毅的歌声瞬间印入了我的心底。

“龙龙,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来着?”

“《千年之恋》,龙娇娇,小傻子,不知怎的,我听到这首歌,脑海中第一个画面就是你的脸……”

“千年之恋……”

我喃喃的重复着歌名,脑海中不断回味着那首歌的意境,直到萧应龙挂断电话前,我都完全没在意他又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挂了电话没多久,龙大成特意从他姑家跑到了便利店里来找我玩儿。

龙大成的姑父给自己家配备了一台台式电脑,可把龙大成迷的不得了。

暑假期间也找各种理由不回老龙村,死乞白赖的住在他姑家,美其名曰想让他姑父提前辅导辅导他初中的知识。

其实我知道,他就是想住在他姑家玩电脑而已。

见龙大成来找我玩了,刚好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可能由于我生日的缘故,也可能妈妈看出了我一整天的闷闷不乐意志消沉,晚上妈妈早早关了便利店的门,带着我和龙大成一起去了黄天望家的饭店痛痛快快的去打了一顿牙祭。

黄天望得知今天是我的生日,特意告诉了他爸妈让他爸妈爽快的给我们这桌免了单。

饭桌上,龙大成那小子滔滔不绝的说着他在网上冲浪看到的稀奇事,丝毫没看出我的情绪低落。

倒是黄天望看出了些端倪,还偷偷问我怎么了,怎么一副蔫蔫儿的模样,我也只是冲他苦笑一番,并未多言。

吃饭期间,黄天望离开了一会儿,又返回我们这一桌时,当着龙大成和我妈的面,大大方方的送我了一个用包装纸包好的礼品盒。

“龙娇娇,生日快乐!”

我不知道礼品盒里装的是什么礼物,但看到黄天望如此坦诚的模样,推辞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了。

我伸手接过那礼品盒,对黄天望笑笑。

“谢谢!”

黄天望这礼物一送出,搞得龙大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个……娇娇,我没给你准备什么生日礼物,但是,我祝你生日快乐的心,那可是天地可表啊……”

“停!龙大成,咱俩之间,用的着客套吗?还有你啊黄天望,以后不准再送我什么礼物了!咱们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情谊,还需要礼物来维系吗?!”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929.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