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56章 阴谋

不知不觉,开学一星期了,我的学习生活渐渐步入正轨。

这天早上我刚跑完早操回到教室,忽然听见班里有女生尖叫起来。

“啊——啊——蛇啊!有蛇啊!”

蛇?

在哪儿呢?

学校里这么多人,蛇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的座位比较靠后,听到前排女生的尖叫,好奇的伸着脑袋看着前面的动静。

嘿!别说,还真有一条比大拇指略粗一点、浅灰褐色带黑黄色斑纹、大概一米多长的小花蛇正在教室地上曲里拐弯儿的往外爬。

那些前排的女生纷纷尖叫着跳着脚躲着那蛇往教室后面跑,那小细蛇却仿佛更急着逃出去一般,一会儿功夫就从教室前门爬了出去不见了踪影。

“这是一条小麻蛇,明显是谁故意把这种无毒的蛇扔在你们教室里搞恶作剧的。”

嘟嘟在我脑海里跟我说着这些,听到是无毒的蛇,我也放下心来,至少不会有人受伤了。

“把这种蛇丢进教室里,明显就是为了吓唬人的,但是,有本金蚕蛊在,别说这么一条无毒的小蛇了,就是巨毒的蛇在我面前也得退避三舍仓皇而逃!嘻嘻!”

我皱皱眉头,这蛇,不会是张莉或龙文丽故意恶心我而放进我们班教室里来的吧?

接下来连续几天,不是又在教室里发现蟑螂,就是蜘蛛,每次都把那些胆小的女生吓到花颜失色。

我打小胆子就不算小,可这天课间操上完厕所回来,竟然在我课桌的桌兜里发现了一只死老鼠!

我面不改色的扯了一节卫生纸垫着手捏着那死老鼠的尾巴,把那死老鼠丢进了教室外的垃圾桶里。

呵,果然,之前的蛇和蟑螂蜘蛛之类的,就是冲着我来的!

可惜我体内有本命金蚕蛊,那些平常女生害怕的东西根本吓不到我,这次,就直接放我课桌里一个死老鼠来恶心我!

接下来的一天,我用意念沟通体内的胖虫子,让它出来躲在我的课桌里帮我监督着我不在教室时,到底是谁往我座位上放那些蛇虫的。

嘟嘟倒也不含糊,痛痛快快的从我耳朵眼爬出来躲在了我的桌兜里。

我故意喝了很多水,好多离开教室上厕所。

总得给人制造机会不是?

哪怕并不想上厕所,我也故意趁着下课时装着急着去厕所的模样,故意拿着手纸往厕所跑。

又是下午的大课间,我刚慢慢悠悠的走到女厕所,就听见嘟嘟用意念召唤我赶紧回去,说它发现是谁往我课桌里放东西了。

我一溜烟的跑回教室,却见教室里俨然已经乱成了一团。

一大群的马蜂嗡嗡乱飞着,前排的男生女生有人忙着开门开窗,有人忙着拿书本扇风把马蜂往外赶。

有人还惊声尖叫着,已经被马蜂蛰到了。

一个空了的马蜂窝赫然出现在我座位旁的地上。

时值春日,气温回暖,正是马蜂活动的高峰期,但怎么活动,这马蜂窝也不可能活动到教室里来。

嘟嘟得意洋洋的偷偷顺着我的耳朵眼又爬回到我的身体里。

“怎么样,小笨蛋,有我在,那些马蜂根本不敢靠近你——对了,把马蜂窝带到教室里的是最后面角落里那个男生。”

我扭头看看嘟嘟告诉我的那个位置,那个角落里的男生叫张伟,成绩平平,长相平平,平时在班里根本不显眼。

我怎么得罪他了?要让他这样来陷害我?

看到我竟然精准的将目光瞄向了他,正在偷偷打量我的反应的张伟略有些意外。

我气势汹汹的走到他身边。

“张伟!这事是你干的吧?”

那张伟眼神闪躲,还想狡辩。

“龙娇娇,我都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有人已经亲眼看到你偷偷将马蜂窝丢到我座位上了,你还狡辩!说吧,我哪里惹你了,你凭什么这样子陷害我?”

见我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张伟倒也不装了。

“张莉是我大伯家的孩子,是我堂姐,就因为你,过年我堂姐都没过好,牙都掉了两颗,人还被警察关进了少管所拘留了半个月!”

呵!原来是张莉的堂弟啊!

我说呢!

“之前的蛇、蟑螂蜘蛛死老鼠,也都是你放的吧?”

我双眼死死的盯着张伟。

张伟头一梗,“是我放的,那又怎么样!就是想吓吓你而已,没想到你运气还挺好的,次次都躲过去了!害的全班人跟着你遭殃!比起我姐受的罪,我对你已经很仁慈了吧!”

“仁慈?马蜂蜇人有多厉害你不会不知道吧?马蜂在遇到干扰和威胁时会群起攻击蛰人,蜂毒有可能会让人过敏,严重的可致人死亡,你看看,班里已经有人被蛰了,不如,你也来尝尝被马蜂蛰的滋味吧!”

张伟听了我这话还冷笑一声,“龙娇娇,你以为你是谁啊?马蜂能听你的话?你让它们蛰我它们就蛰我?我倒要看看——”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群马蜂像被人引导着一般一股脑的飞到他面前,屁股对准他的脸,齐刷刷的将蜂尾针扎进了他的脸上。

“啊——”

一声惨叫,张伟双手乱挥着从教室里跑了出去。

我让嘟嘟指挥着剩余的马蜂有秩序的飞出了教室,叹了口气,捡起地上的马蜂窝也拿到了教室外边丢进了花坛里。

放学的时候,张莉和脸被马蜂蛰成猪头的张伟一起把我堵在了校门口。

“龙娇娇!我没想到你这个女生这么恶毒!你不但害超哥我俩一人掉了两颗牙,害我们被警察抓被拘留年都没过好,现在你又害我弟脸变成这个样子!”

我看看张伟,他的嘴都被马蜂蛰了几道,两片嘴唇肿胀的合都合不拢,脸肿得把两只眼都挤成了两条细缝,鼻子虽然也被蛰肿了,但陷在更肿胀的脸盘子上,看起来倒也不是特别突兀了。

看见他这张脸,我莫名有些想笑。

“怎么,张莉,你现在又来堵我,是也想尝尝被马蜂蛰的滋味吗?”

张莉惊恐的看着我,“你……龙娇娇,你真的能指挥那些马蜂?当初姬小燕和超哥跟我说你会邪术我还不信……”

“……姐,她,她真的会邪术!她……那些马蜂可听她的话了!说让蛰我那些马蜂就齐刷刷的飞过来蛰我!她……她……”

张伟肿胀的脸,一着急变得更红了,两片香肠嘴一着急话也说不利索了,口水都顺着他的嘴角哩哩啦啦流了下来。

张莉瞪着眼看看张伟再看看我,脸上出现了几分惧意。

“张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这话,我大踏步离开了学校。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91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