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185章 劫数难逃

我心中正想着那霜儿姑娘会逃往何处,却忽然听见天香阁外面的街道处赫然传来了打斗声!

急忙跑到窗户边一看,只见和尚王爷爷正和一条巨大的蛇体在这附近斗法!

情急之下我拽着那余良的胳膊就往楼下跑去。

来到大街上,余良看见那身子跟一棵大树一般粗的蛇时还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

街上所有的人看到这样一条大蛇都吓得四散而逃,唯有余良我们是迎难而上想直面这蛇妖。

那大蛇狂怒之下不断扭动着身子,那粗壮的蛇尾扫过地面,许多房屋顿时倒塌,砸死砸伤了不少无辜百姓。

王爷爷想控制住那大蛇,可这一世的和尚王爷爷远不如我认识的盘地龙王爷爷那般厉害,他念出六字大明咒甩出佛珠也没有让这大蛇恢复人身,而只是让那蛇头变成了人脸。

仅仅是那一张脸,就已经让跟着我跑过去的余良惊呆在了原地。

“……霜儿姑娘!你、你竟然真的是妖怪……”

余良一靠近那玉面虺,那狂怒的大蛇竟然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挣扎。

她又变成了天香阁头牌霜儿姑娘的娇弱模样。

“余大人,你看到了吧,我们没有骗你,这天香阁的头牌霜儿姑娘真的不是一般人,她真的是蛇妖!”

余良听了我的话,眼中闪过了痛苦的神色。

“不……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真的!一定是这蛇妖吃了霜儿姑娘后故意变成霜儿姑娘的模样的!霜儿姑娘那么知书达礼,诗词歌赋她样样精通,她待我柔情似水,怎么可能会是这丑陋无比祸国殃民的蛇妖?”

“余大人,请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现在事实就摆在您面前您还不相信,那我也无话可说了!这玉面虺为了修行吸食他人生气和灵魄,有违天道,实为天地所不容!你作为整个洪州城的父母官,理应为这里的黎民百姓主持公道!”

我这话说的那余良的脸是红一阵白一阵,他望着那已然恢复了人身带着无辜的眼神望着他的霜儿姑娘还一直犹豫不前。

王爷爷的六字大明咒和佛珠还不断困着那霜儿姑娘,那霜儿姑娘却不再挣扎躲闪,只用一双水汪汪的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余良。

“……余大人,霜儿虽为异类,为了修行不得已吸人生气吞人灵魄,可霜儿对大人您是真心的……

霜儿自打进了这天香阁,大人您是唯一一个不猥琐、不贪图霜儿美色而愿意与霜儿交心之人,所以霜儿不愿伤害大人!

可霜儿也自知人妖殊途,不敢奢求与您白头偕老双宿双飞,如今大人已经知晓了霜儿的真实身份,霜儿亦无颜面再留在大人管辖之地了。

大人,忘了霜儿今日的模样吧!只记得往常在天香阁里与您讨论诗词歌赋的那个头牌歌姬就好……”

说完这话,那柔弱的霜儿姑娘仰天长啸,猛然又变成蛇身,它用力一摆尾,将王爷爷击倒在地后腾空而起,瞬间消失在了空中。

余良瞪大着双眼望着那玉面虺消失的方向,嘴里喃喃叫着霜儿姑娘,迟迟不愿接受他倾慕的那个天香阁头牌歌姬竟是个蛇妖的事实。

妖祟离去,可这洪州城也变得破败不堪,许多房屋被那玉面虺的蛇体弄塌,许多百姓流离失所无辜惨死。

就连王爷爷都受了伤。

我找了一间客栈将王爷爷安置妥当,又特意找来了郎中为他医治,每日为王爷爷煎药疗伤。

“阿弥陀佛,小施主,若不是你出手相救,老衲这次恐怕就命丧于此了,那玉面虺好生厉害,老衲眼见着她要逃出城去有心想阻拦,无奈自己的实力不够。

只是没想到那蛇妖竟然会对这洪州刺史情根深种,孽缘、孽缘啊……”

那日玉面虺腾空离去后,我只顾着去扶起受伤的王爷爷,也没在意余良是如何离去的。

不过他已经知道了霜儿姑娘的真实身份,那玉面虺也已经离开这洪州城,料想他们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半个月后我正在郎中那里给王爷爷抓药,却见往常给余良赶马车的那个马夫一脸焦急的跑进了药店。

“大夫!大夫!我家大人病了!烦请大夫跟我去看看吧!”

我一把拉住那马夫的胳膊。

“你家大人?你是说余良余大人吗?”

那马夫定睛一看是我,顿时来了火气。

“好哇!又是你这毛头小子!当初要不是你非要带我家大人去识破那天香阁头牌霜儿姑娘的真面目,我家大人回去后也不至于一病不起!你这个害人精!今天我绝饶不了你!”

那马夫说完这话一撸袖子就要冲过来揍我。

我惊诧不已。

余良一病不起?不会吧?那天那玉面虺又没有伤到他,他怎么还一病不起了?

“且慢!你先和我说说你家大人是怎么个病法!”

我拦住那鲁莽的马夫。

“哼!都怪你!我家大人和那霜儿姑娘本来郎有情妾有意的相互倾心,大人他原本是真准备攒够赎金后将那霜儿姑娘娶回家的,可他是个清官,每个月俸禄有限,那天香阁的老鸨又狮子大开口,非说她们天香阁就指着这霜儿姑娘的活招牌来赚钱呢!自然是不肯轻易放人的了。

原本大人还能隔些时日就来这天香阁一趟来一解相思之苦,现在倒好,你们非说那霜儿姑娘是什么妖怪,这段时间还有不少找到大人那里告状的百姓,说是被那霜儿姑娘害的自家夫君变成了傻子,求大人给他们主持公道的。

我家大人也是人啊!他本就倾心那霜儿姑娘,那霜儿姑娘是个妖怪的事本就给了他很大的打击,身为这洪州城的父母官,他又不能不管这些受害的百姓,回去没多久大人就一病不起了!整日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下还会下意识的念叨霜儿姑娘的名字……”

我也是实在想不到余良竟对这玉面虺情根深种到如此地步了,竟为她害了这相思疾?

唉,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

郎中跟随那马夫离开后,我本想回客栈给王爷爷煎药,却无意中看到一道白光从空中一闪而过,朝着那马夫离去的方向飘去。

这白光!!!

是那玉面虺又要去余良的府邸了吗?

余良已然相思成疾,可经不起这玉面虺的惊吓了!否则他会没命的!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得回客栈了,追着那道白光直奔那余良的府邸而去。

我得拦住那玉面虺!

等我跑到余良的府邸外,却被他家的下人给拦在了门外。

眼见着那道白光已经落入了余良的房内,我却连他家的大门都进不去!

无奈只能返回客栈。

第二日,我又在那药店里拦住给余良抓药的马夫,那马夫却说余良已经醒了过来,精神也已经恢复了许多。

难道昨日那玉面虺是去余良府中给他治病的?

自那以后我日日留意着余良府邸的动静,发现那玉面虺每日都会化成白光偷偷去余良那里一次,没过几日,他府中那马夫已经不再去药店给余良抓药找郎中了。

王爷爷的伤养好后,我送他出客栈,却在大街上再一次见到了余良。

那马夫驾着马车跟在余良身后,余良却在大街上徒步而行,视察着民情。

可这次我却从余良的面相上看出了一丝不寻常来。

他的嘴角处泛着青黑之气,如那与白如霜结了婚的萧正兴一般,体内明显是沉积了一些蛇毒!

难道这些时日那白光偷偷潜入余良的府邸,竟是与余良行了夫妻之事才解了余良的相思之苦的?

那余良明知霜儿姑娘是千年蛇妖,与她行夫妻之事他竟也不害怕?

我又一次拦住了余良的去路。

“余大人!”

这一次,无论是马夫还是余良,都直接认出了我。

“又是你这毛头小子!拦路何事?!”

“余大人!您这些时日,是不是与那霜儿姑娘……与那霜儿姑娘行夫妻之事了?”

余良听了我这话后脸色一红。

“许是我太过思念霜儿姑娘,天可怜见,近些时日我日日都能梦到她,她在梦中与我……我们情投意合,你们都说她是妖怪,我与她在梦中相会,这总不会有什么事了吧?”

“大人!您糊涂啊!她是玉面虺,是妖物,你乃人身肉体,你可知你这样是犯了梦里桃花劫!你以为是梦,实则是劫数难逃!你的体内现在已然沉积了不少蛇毒,恐怕已经命不久矣!”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788.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