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261章 鬼木牌

“……菩萨,求您救救我的本命金蚕蛊吧!它本来想替我从陆争锋手里拿回萧应龙的龙珠龙筋,没想到却意外掉进了血潭!”

“南无阿弥多婆夜……地劫之灵,你的本命金蚕蛊本就是夺了无数虫灵的造化逆天而生,得你仙骨仙根蕴养多年,还吃了陆争锋前世留下来的鬼头巴脑黑心肝,参透了轮回的终极奥秘,属实不应再寄居在你的体内了。

如今无间炼狱被毁,陆争锋在我身边不赎清他前世的罪孽是不准脱离鹿身得入轮回的,以后也不能再为祸人间了,袖珍乾坤轮回图被毁,你也回去吧!轮回的终极奥秘我亦希望你能守口如瓶,天机之所为天机,乃为凡人不可承受之奥秘,知天机者,不可逆天矣,泄露者必折阳寿。”

说完这话,地藏菩萨带着化身成灵鹿被抽走了灵根的陆争锋离开了这里。

我望着到处一片沙石的无间炼狱心中竟止不住的难过,胖虫子……萧应龙的龙珠龙筋……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仙魔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如果就像陆争锋所说的,蓬莱仙岛也就是无间炼狱,那世人所追求的成仙岂不是将自己的心禁锢在了无间炼狱?

就像陆争锋,逆转乾坤的执念困住了他十几世,最后的结局又是什么?

这算不算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被这无间炼狱禁锢过,但现在,这里毁于我手,以后,无论是蓬莱仙岛还是无间炼狱,全部都归于后土,消弭于天地间了。

万物归元,这大概才是轮回的终极奥秘吧?

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我曾经制造了两次无量地劫,残害过多少无辜生灵,或许那时的我,也如执念未消的陆争锋一般将自己囚禁在了无间炼狱中了吧!

当时混沌世界的崩塌给我的震撼无比巨大,换个立场想想,我制造出两次无量地劫给万物生灵带来的灾难只会比混沌世界的崩塌更大更可怕吧!

如果没有师祖的点化镇压,如果没有地藏菩萨、师父、王爷爷、程叔叔他们这一世的点化,我体内的劫难魔性再被激发,我只怕将成为比陆争锋还要可怕百倍的魔头吧!

而被抽走灵根再世为人时,脑海中一如那混沌未开的鸿蒙世界,红尘炼心,善达仙境,恶堕无间,我明白了这个道理,也许,等陆争锋的机缘到了,他也能走出囚禁他心的无间炼狱吧!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心念一动,瞬间离开了这里。

等我再次睁开,依然身处我的房间之中,袖珍乾坤轮回图被我手心的神火焚烧后竟连一片灰烬都没有剩下。

但我知道,无所谓了,陆争锋已经随着这袖珍乾坤轮回图一起去到他该去的地方了。

从此,世间再无逆转乾坤无敌手这个人了。

窗外依然是漆黑的夜,画中的时间跟混沌世界一样与现实世界并不一致,看来之前陆争锋老哑婆和白如霜躲进画里,被余厅长封印住那袖珍乾坤轮回图切断了与现实世界联通的道路后,蓬莱仙岛变成了无间炼狱,他们在里面的日子一定也不好过,还有地藏菩萨时刻监视着那无间炼狱,难怪白如霜从那里逃离后回来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呢!

我刚回到我的房间,我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春喜叔给我打的电话。

“喂,娇丫头,我今晚怎么总听见村子后的始祖山上传来一阵一阵的闷雷声啊!天象有异,是不是要有大事发生了?”

“春喜叔,以后,陆争锋再也不能作恶了,今晚我和陆争锋交了手,地藏菩萨将他变回了灵鹿之身,还抽走了他的灵根,以后,他只能呆在幽冥地府与地藏菩萨手下的坐骑谛听为伴,再也不能为祸人间了。”

“啥?陆争锋被地藏菩萨收拾啦?太好了!

哎?等等,大成之前跟我说陆争锋把陈迷抓走了,娇丫头,你有没有问陆争锋他把他闺女藏哪去了啊?

他奶奶的,虎毒不食子,陈迷多好一姑娘,陆争锋这一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竟然冷酷无情到狠心对自己的亲闺女下手!

我家大成才刚和陈迷成为男女朋友,竟然就出了这档子事!”

“春喜叔,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陈迷的。”

“……也是!陆争锋都不能再出来为祸人间了,剩一个老哑婆也不足为惧!

娇丫头,你有什么靠自己不好解决的麻烦尽管给我打电话,虽然老王不在了,我龙春喜还是你坚强的后盾!我背后还有整个非自然事物研究所!那个余厅长现在也是我们这边的!还有小程,还有陈道长……这个世界永远是邪不胜正!”

听着春喜叔中气十足的话语,我情不自禁的笑了笑。

是啊,这个世界终究是邪不胜正的。

挂掉了春喜叔的电话,我本来想再用神识探查一下陈迷和老哑婆的下落的,结果刚一集中心念,胸口竟然一阵刺痛,一口腥甜的液体直接涌上了喉咙。

刚在无间炼狱里和陆争锋动手,那些碎石也击打在我身上不少,此刻的我也是伤痕累累了。

我强行咽下了喉头那股腥甜,盘腿坐到自己的床上想闭眼打坐一阵,没想到我越想静下心体内的气血就翻涌的越厉害,喉头的那股腥甜终是按压不住的从我嘴里涌了出来。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没了本命金蚕蛊的原因。

我体内阳气至烈,往常有胖虫子这至阴的灵虫在,其实是帮我中和掉了我周身血脉中的许多烈阳之气的,我的仙骨仙根蕴养了胖虫子,胖虫子又何尝不是用它至阴的虫身平衡了我体内的气血呢?

和陆争锋动手我本就受了伤,现在我体内突然缺失了胖虫子这至阴灵虫的平衡,一时控制不住的气血翻涌口吐鲜血也就不稀奇了。

以后胖虫子都不在了,我必须得想办法压下体内这不断翻涌的烈阳,我本就癸水已闭,再持续被这烈阳之气炙烤周身经络,时间久了还不得爆体而亡啊!

我给程叔叔打了个电话,将陆争锋以后都不能再在人间作恶的事简单和程叔叔说了说,然后又将我在无间炼狱损失了体内的本命蛊虫一事也告诉了程叔叔。

“什么?你没了本命金蚕蛊?”

程叔叔听了我的话后大吃一惊。

“你体内阳气至烈,俊香姐当年折了本命蛊还相当于丢了半条命呢!你这体质,没了本命蛊更危险!这样,林夕的魂魄被我融进了一个小木牌中,那木牌是我用特意寻到的一棵百年阴槐木做成的,平时一直是我随身佩戴着的,现在你的身体出现这样的状况,这阴槐木牌子你就先佩戴着吧!”

木鬼槐,槐木也被称为阴木,鬼木,传闻百年以上的老树会成精变成木魅,而木魅中阴气最盛的当属百年以上的鬼木,也就是槐木了。

世间百味繁杂,林夕阿姨乃灵体,她不愿炼成鬼灵,那么留在鬼木牌中确实是一个很妙的归处。

夜已深,程叔叔并没有特意前来,但是寄居着林夕阿姨魂魄的那个鬼木牌却还是在我挂断程叔叔的电话后径直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我一握住那鬼木牌,一股清凉的阴气就缓缓透过我的皮肤渗进了我的体内。

“林夕阿姨,对不起,都怪我,让你和程叔叔分开了……”

“没关系的,娇娇,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当年一见到你就特别喜欢你,现在,能帮你的忙,我也很乐意……”

林夕阿姨陪我一说话,这鬼木牌发出的阴气就更甚,我将这鬼木牌轻轻戴在脖子上,然后平心静气,周身那不断翻涌的气血渐渐就平静了下来。

不过这鬼木牌到底是身外之物,平衡我周身血脉中阴阳之气的效果远远比不上胖虫子在我体内的作用。

但是眼下,这已经是暂时解决我身体状况中最简洁的办法了。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71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