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天命仙骨女相师 > 第267章 重聚小院

“龙娇娇,谢谢你!这是你第二次救我家小迷的命了!你的大恩大德我陈青禾不会忘的!”

“陈阿姨,陈迷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于情于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是现在她的魂魄我还没有找回来,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来回挪动了。

这位是春喜叔,他不但是老龙村的村长,更是咱们国家特设的非自然事物研究所的一员,外号镇山虎,有很高的法力,他的儿子龙大成也是陈迷的——好朋友。

依我看,那些歹人刻意在陈迷身上涂上这些特殊药粉,说明陈迷的肉身对她而言也很重要,陈迷如果被您带回去,我觉得反而没有在这里安全,在陈迷的魂魄被安全的找回来之前,不如就把她的身体留在这里,有春喜叔他们一家人的看护,肯定会万无一失的。”

我说完这话,特意给春喜叔使了使眼色,春喜叔赶忙将他那砸着钢印的非自然事物研究所发的小本本证件给陈青禾看了看,然后跟她解释清楚了非自然事物研究所的存在意义和管辖范围。

“……这、这……我们非亲非故的,这样给您添麻烦我实在太过意不去了!我家小迷这样是不是不能送医院?”

非亲非故?看来陈迷还没将她和龙大成交往的事告诉陈青禾。

这样也好,有了这档子事的情谊在,以后两家人真成为亲家的话不是更好吗?

“陈迷现在这样的情况,送医院是没用的,而且对方道行很高,今天春喜叔我俩都没能抓住她,在医院里如果她再施法术将陈迷的肉身带走的话,普通人是根本拦不住的。”

“这……”

眼见着陈青禾还有些顾虑和犹疑,春喜叔也不再多言,直接在陈青禾面前露了一手——他一挥手,一道金光顿时落在陈迷的肉身上化成了一个类似金蚕茧一样的金光罩,将陈迷的肉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方位的包裹了起来。

陈青禾不可思议的去用手碰了碰那金光罩,那金光罩果然将她的手给反弹到了一边。

这下陈青禾是彻底相信了春喜叔的实力了。

“高人!大恩不言谢!之后您有什么用的着我陈青禾的地方,只要说一声,能做到的我绝对不会推辞!我家小迷这段时间就、就拜托您了!”

陈青禾差点给春喜叔当场跪下,我连忙扶起她的身体。

“陈总,陈迷在我家你就放心吧,我龙春喜向你保证,谁也别想在我眼皮子底下抢走陈迷的肉身!我明白你的心情,你要是不放心,可以随时来这里看望陈迷!娇丫头我俩也一定会把陈迷的魂魄完好无损的找回来的!到时一定还你一个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闺女!”

春喜叔大概是已经把陈青禾当成了未来的亲家母,在她面前拍着胸脯做下了保证。

为今之计,陈迷已然成了活死人,既然不能带去医院,陈青禾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她依依不舍的又看了看陈迷那被包裹在金光罩里的肉身,唯唯诺诺又千恩万谢的离开了春喜叔家。

陈青禾刚走,我看着陈迷的肉身又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龙文川在被禁口咒夺了命之前说的那些话我可没有忘记,陆争锋已然被地藏菩萨打回原形抽了灵根,这可是我亲眼所见,不会有错,为什么龙文川还会说我太天真?

陈迷是陆争锋的闺女,两人这一世有血缘关系,陆争锋当初掳走陈迷究竟是为了什么?

老哑婆抽走陈迷的魂魄还又用药粉保住陈迷的肉身,真的只是不想让我们算出陈迷的方位下落这么简单吗?

为什么龙文川还会说我毁了无间炼狱其实反倒是帮了老哑婆和陆争锋?

他们到底在密谋着什么?

难道他们还会有什么金蝉脱壳的后招?

从袖珍乾坤轮回图里出来后我就只见了陆争锋,老哑婆现在明显对我避而不战,宁愿弃车保帅的把龙文川和陈迷的肉身暴露也不愿与我正面交锋,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越想心里越乱。

春喜叔把陈迷的肉身妥善的隐藏了起来,我俩正准备再商量商量老哑婆会把陈迷的三魂七魄藏在哪里,程叔叔却也开车来到了春喜叔家。

我们三人刚各自搬了个小板凳在院子里坐下来,大伯母拉着龙小鹏和半仙儿爷爷竟也一起过来了。

春喜叔忙不迭的给所有人都搬来了小板凳,大家围了一圈坐在了院子中。

“春喜,你是咱们老龙村的村长,这村子风水再一次变化的事必须得重视啊!你看上次祠堂风水被破坏,结果查出是龙小东卖阴身粉导致村中甚至镇上那么多无辜百姓受害,都是人命啊!这次咱可不能再让那样的事发生啦!造孽啊……”

半仙儿爷爷叹了口气。

“唉,娇丫头我俩今天早上在县城无道泉温泉洗浴中心里刚处理完那边的事,回来后就让那老哑婆给跑了,当年的阴身粉事件就跟老哑婆有莫大的关系,那老哑婆还害了龙文川,那小子助纣为虐好坏不分,现在尸体还在大军家的祖坟地里呢!

对了,我还得联系警察给龙文川这小子出具死亡证明,差点把这一茬给忘了!

大军嫂子,不管咋说龙文川那小子也是你们家的后人,尽管他生前没干啥好事,可咱也不能让他曝尸荒野不是?

这样,我作为村长呢也出点钱,你作为龙文川的长辈,也帮忙安排着出点力把那小子给好生安葬了吧!”

说完这话,春喜叔直接掏出手机拨打了110,将龙文川的特殊死因在电话里都跟警察说的一清二楚。

因为春喜叔是非自然事物研究所的一员的特殊身份,这事倒也没有多麻烦,反正警察给龙文川出具死亡证明时该走的流程还是会走一遍,那家伙被禁口咒整到神魂俱灭,那具尸身上又没有别人杀害他的证据,最后还是会被认定为自杀或急病暴毙而亡,与他人无关。

春喜叔作为村长都这样说了,大伯母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无非帮忙埋葬一下龙文川,这小子还没满18岁,既没成人也没成家,按照村里的老规矩,连葬礼都不需要,他父母死的比他还早,这世界上最在乎他的爷爷也已经去了阴曹地府,拿到死亡证明后直接火化了悄咪咪埋了就行。

“小鹏,看见没有,做坏事可是没有好下场的,咱以后可不能学你文川小叔,咱可得好好上学念书,以后做个有用的人!”

大伯母还借机教育龙小鹏。

我看看龙小鹏笑了笑,小家伙补魂后看起来越发机灵,虽然骨骼还未长成定型,但虎头虎脑的明显一脸福相,肯定不会像龙文川那样走上邪路的。

“那,半仙儿叔,俺大的遗像不会再出啥古怪了吧?”

“噫……不会啦不会啦!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我陈半仙儿啥时候在咱老龙村的乡亲跟前托过大?大军媳妇,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

听了半仙儿爷爷这话,大伯母讪讪的起身拉住龙小鹏的手。

“……那中!不会再出啥古怪了都中!看看俺家这几年净出点儿什么事!我都被吓怕啦……唉!那,半仙儿叔,春喜,娇丫头,程先生,我就不耽误你们谈正事了,我领着俺家小鹏就先走了啊!你们坐着!坐着啊!”

“小姑姑再见!”

大伯母拉着龙小鹏的手离开了春喜叔家。

“唉,这一天天的……”

春喜叔送走了大伯母和龙小鹏后锁好了院子大门,伸了个懒腰后又重新在我们面前坐了下来。

“咦,娇娇,你身上除了鬼木牌的气息外怎么突然多出了一种复杂的阴气?”

程叔叔望着我一脸迷惑不解。

我将寄存着林夕阿姨阴魂的那块鬼木牌轻轻摘了下来还给了程叔叔。

“春喜叔将王爷爷留下来的锦襕往生袋给了我,我用那锦襕往生袋收了陆争锋老哑婆他们在无道泉温泉洗浴中心里害的那些亡灵残魂,有这锦襕往生袋在,我身上的至烈阳气暂时被压制住了。

程叔叔,林夕阿姨是你的挚爱,如果将这鬼木牌一直留在我身上强行将林夕阿姨你俩分开,那我也太自私太不懂事了。”

程叔叔接过那鬼木牌用手轻轻摩挲着,像是对我又像是对鬼木牌轻轻说了一句:“没事,你们都没事就好。”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105/36186706.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