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渡魂灯 > 第477章 如燚,如意(大结局)

是林凡!

在我将死之时,他拖着残躯,依然追来了…

凶煞骤然一震,那五根探在半空的手指剧烈颤抖。

有不甘,有伤痛,有无尽的悲凉...

但转瞬,便是被满目怒火取代,“凭什么?你才认识她几天?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

林凡强撑身体,脚步虚浮,面色依旧惨白如纸,缓缓行至我身前。

“我也说不出你哪里好,但就是值得…”

将肉身放在我身旁,他满目柔光望着我,抬起微颤的手,想轻触我面容,但眼里划过伤痛,我的魂身,他无法触碰。

“初见你时,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和别人不一样,会莫名的吸引我。

我想方设法接近你,想探知出你吸引我的究竟…

可我越想探知是什么在吸引我,越是接近,却越是着迷,恍然之后才发觉,我已经越陷越深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你用符纸贴我的时候,也许是你笨手笨脚为我包扎伤口的时候,也许是即便厉鬼在前,你却要我躲到你身后的时候…

我突然觉得,活着的感觉,也还不错…

但是我不敢让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是一个不会死的怪物,不该拥有人类的情感,那样对你不公平,所以,我从不敢对你说喜欢…”

我怔怔望着他,“林凡…”

“够了!”

凶煞怒吼一声,眸中紫光汹涌,“我不该去诱捕那只小狐狸,这样你就不会带走琉璃盏,也就不会再有后面这些事…原来是我的错!

但现在还不晚,我杀了你,我让你魂飞魄散!”

凶煞满眼执拗,癫狂发笑,“林夕,终有一天,你会知道,只有我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

顿时,鬼气再次从她周身翻涌,她猛然一掌打来,我眼前银焰闪现,下一瞬,林凡虚弱的背身已然挡在我身前!

凶煞更是震怒,“今日我必灭其魂,夺其身,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怎么拦我!”

林凡牵动唇角,哼笑一声,“我不仅要拦你,我今日…更要灭你!”

说罢,只见林凡那只燃着银火的手掌猛地转向自身。

“林凡不要!”

看到他的动作,我魂身巨震,惊呼出声。

但是已经晚了,那只裹着银火的手掌在他胸口猛地一握,他咬牙闷哼一声,下一瞬,那半颗无血的心脏,已经出现在他掌心。

我的魂火飘摇,此时的林凡同样如在风中摇曳,随时要瘫倒下去。

凶煞满眼震惊,近乎咆哮,“你…你要干什么?”

林凡并不理会,咬着牙满眼疯狂,“如…燚,开冥路!”

下一刻,那半颗心脏在烈焰中升腾,转瞬燃起滔天银焰,猛然将凶煞卷进其中!

“啊!”

凶煞痛苦嘶吼,仰天咆哮,“疯子!就为了这个臭丫头,你这个疯子!”

林凡瞪着血目,用不容拒绝的语气低吼,“快开…冥路!”

眼见凶煞被困,我来不及多想,下意识燃起符纸,将冥路自凶煞身旁开启!

“我送她上路!”

以凶煞的凶厉,哪怕将她扔上冥路,也无法将她吸走,但只要将她送至阴曹,她即便有滔天凶焰,也再无法翻身!

所以此时只需一人,押她上路,共赴黄泉!

我毫不犹豫,闪身冲去,以符印拖拽起凶煞的魂身,便想要将其拉至冥路上!

然而就在这时,林凡又是一掌打出,银焰火龙再次涌出,竟是奔我冲来,将我震退!

他身子一晃,咬牙撑住,随即再不迟疑,银火卷着凶煞,一只脚已踏进冥途!

“林凡,你回来!”

我疯了一样大喊,但却无法上前,眼前是那道汹涌的银火,将他与我阻隔!

“如燚…好好活着…”

林凡深深看了我一眼,转头再看凶煞之时,已满是决绝,“让我看看你这千年阴身,究竟值几斤几两!”

凶煞剧烈挣扎,但在林凡燃心为笼的囚困下,本就重伤未愈的凶煞,此时也无法挣脱。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放开我!”

她嘶声怒吼,满眼凶光,此时已被林凡押送着,行至冥路中途。

终于,凶煞眼露绝望,停止了嘶喊,对这个世界,更是对林凡,她都已心如死灰。

“林夕…好,好…

你沙场冲锋,我随军而行,你纵马草原,我牧羊为生,你换过无数个名字,我亦用过无数个身份。

虽然不曾让你知道,但你走过的每一条路,都有我的身影。

无数个日日夜夜,无数次苦心期盼,我终于等到了极阳肉身降世,也终于有勇气用自己的面容去与你相识。

可是,这数百年的陪伴,最终换来的,不过是半心续她命,半心灭我魂…

那年你初生灵智,于林间久望落日,自取名林夕,我只是未曾想到,林夕成梦,终究是成了我的一场梦罢了…

我以为你是他,但你不是,你终究不是我的莲亭师兄…

可为什么,你偏要用他这张脸呢…”

凶煞惨然一笑,“罢了,林夕,你不过是想借我之魂,为她蓄满灯油,换她新生而已,好,我成全你们!”

说到这里,凶煞邪魅狂笑,目露讥讽,“真想看看你们燃灯那时,又将会是如何一番悲凄的场景,可惜,可惜啊…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传来,凶煞周身鬼气一荡,用最后的余力将林凡震出冥路,自己却向着冥路尽头,冲掠而去。

“林凡!”

见林凡倒飞出来,我心中惊乱,顾不得银火灼烧魂身,飞扑出去,用虚弱的魂力将他托抱进怀里,一起跌落在地。

而林凡也终是撑到气力枯竭,本就半颗心脏支撑他赶来这里,如今焚心燃尽,随着周围的银火渐渐暗淡熄灭,林凡的身体…终是骤然冷却,一动不动了…

“林凡!林凡!”

我想呼喊他,但是声音梗在喉咙,什么也发不出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不知何意的莫名笑声,自即将消失在冥路尽头的凶煞处传出。

“陈如燚,难道这么久你就没有发现,你的琉璃盏,可曾少了什么?”

随着话音落下,凶煞的身影终是彻底消失,与此同时,一道耀眼流光掠来,涌进琉璃盏中。

霎时间,五色灯油如浇灌一般,溢满灯盏,自盏口溢流而出。

一只凶煞魂断,凭添半盏流光,琉璃盏的灯油,这一刻终是积满了!

但是我却毫无喜意,不解凶煞究竟何意。

“少了什么…”

就在这时,我怀中的林凡忽然一颤,身体竟然恢复了温热。

“林凡,你醒了!”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怀中人影渐渐抬起的眼帘,满心惊喜,无以复加。

忽然,我发现了一些不对…

琉璃盏在我眼前悬浮,灯油溢出,自盏口滴落,一滴一滴,恰好洒入我怀中林凡的胸口…

林凡醒了,却有些失神,与此同时,一副莫名的画面,也在我脑海中浮现…

漆黑幽暗的世界里,厉鬼嘶吼,凶魂咆哮…

一盏通体泛着幽暗荧光的幽冥魂灯,灯头处燃着银焰,在虚空中静静悬浮,在它之下是一座好似无边际的囚牢,锁困着无数恶鬼怨魂。

某一刻,那缕银焰开始摇曳,渐渐熄灭…

与此同时,一道银光从灯盏中掠出,犹如久困挣脱一般,瞬时冲向天际…

随着银光消失,囚牢忽然开始颤动,随后,便是一团紫气涌来…

画面转动,那银光冲出黑暗,落入光明,降于山林之间。

又过了许久,在密林中,站起一道迷茫的修长身影…

我看到了这一切,林凡,应该也看到了。

半晌之后,林凡忽然凄凄轻笑,“原来,我是这样来的…”

我说不出话,泪水已经糊住了双眼。

‘火遇山则灿,姑娘适合往山腹之地多走走,必有机缘,不过宝若无玉,遇火则灾,姑娘需多加留心才是…’

这也是刘半仙儿曾与我的卦言,为何句句都已灵验。

宝若无玉,遇火成灾…

玉是宝心,可是我的琉璃盏…

没有灯芯啊!

“如燚…”

林凡轻声唤我,我却哭得不能自已,“不,不要…”

“我曾求死,你一心求生,如今,我们都有了机会,该高兴不是么…”

“不,不…我不想活了,我只求你不要死…”

林凡躺在我怀中,苦涩笑着,“是啊,我也有一段日子不再想死了,可是现在,我只希望你能活着…”

“不!我的命我自己说了才算,我已经活够了,我不要你拿命来换我!绝不!”

我疯了一样拼命摇头,猛然间,我看向琉璃盏…

是这盏灯,都是这盏该死的灯!

我猛地挥出魂力,想将琉璃盏远远抛开。

可是魂力却扑了空,林凡先一步,把琉璃盏抓在了手中。

“不要碰它!林凡你不要碰!还给我!快还给我!”

我疯了一样吼叫,拼命去抢,眼前模糊一片,什么都已看不清了…

林凡把琉璃盏牢牢握在手中,轻柔地望着我,“如燚,再告诉你最后一个秘密,我喜欢你,这次,真的没骗你…”

我哽咽着,眼泪连成片,大颗大颗洒落,“不要,我求求你…”

林凡伸手,轻抚着我泪湿的面颊…

“傻丫头,别哭,你忘了么,我会自愈的…”

温润的声音犹在耳边,可是眼前却已燃起银焰。

我怀中的身影不知何时消失,化作一道银光,没入了灯中…

一瞬间,银火缥缈,霞光洒落,琉璃盏缓缓旋转,虚浮半空,终究,被点燃了…

盏下,是无声哭泣,已经蜷缩到抽搐的我…

伴死而生,原来这才是所谓的伴死而生…

我想燃灯续命,可林凡却是灯芯幻化,若无他燃身为引,此灯永不可燃!

难怪我和他会彼此莫名吸引,这便是我们的…命中注定么…

……

许久许久,一丝冰凉落在我的脸上,我缓缓睁眼,刺目的光亮让我有一瞬间的失神。

天亮了,漫天的雪花再次开始轻舞。

我躺在一片茫茫雪中,身旁是一座布满凄凉哀伤的石头坟。

我惊坐起来,举目四望,可是满山荒野,却找不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

“林凡!林凡!你在哪里!你不要吓我,快出来…”

回应我的只有无尽冰凉的雪花,落入我脖颈。

琉璃盏没了,他…也不见了…

荒凉的剃头山上,只剩下一道孤寂的身影,跪坐雪中,泪染衣衫,嘶声呐喊…

我像木偶一般,机械地操控着车子,不知道怎么下的山,怎么回到的城市。

站在别墅前,我颤着手指按向门锁,123456…他说那是他的生日。

走进房中,我找遍每一处角落,仿佛到处都有他的气息,却哪里都没有他的身影。

卧室里,床铺整齐,却落满了灰尘,在一旁柜子上放着的,是那个黑皮文件袋,他曾说,这里装着他的秘密。

我拿过袋子,拉开锁链,散落出来的,是一页页写满字迹的纸张。

我一行一行仔细数着,数了一次又一次…

加上被我划掉的那一遍,整整一百零一遍。

“骗子!你这个大骗子!我的作业根本就没有少,一遍也没有少…”

“可是…你什么时候回来,再骗我一次,一次就好…”

……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熬走了冬天,又迎来夏日,我曾在春雨中孤身漫步,也曾在秋夜里仰望星空。

一年又一年,转眼间,我已过了二十三岁的生日。

五年了,想不到过得竟然这么快。

‘注强除恶’已经成为玄门招牌,‘似火天师’也在业内名声大盛。

只是桃花依旧,人面都已不再。

偌大的公司门市,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

毕注强离开了公司,真正成年以后,他选择去游历远方,用他的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驱鬼辟邪是一项值得在全国推广的业务,任重而道远,家里这一亩三分地,有我在就够了。

所以他第一站…去了南洋!

同行的还有莹莹姐和佑阳,他们口径一致,那里邪术盛行,必须要知己知彼,学无止境。

结果给我传回来的第一张照片,是一位妩媚妖娆的美女,但是…有喉结。

不过离开归离开,毕竟根在这里,所以毕注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然后跟我讲讲外面遇到的有趣事。

只是每次回来,他都会换一身装扮形象,让我免不了一顿吐槽,再去重新适应几天。

而我则一成不变,还是一身运动套装,清爽利落的短发,这几年除了有‘业务’需要去外地处理,其余时间,一直留在这座城市。

那个人,他说不再骗我,他说会自愈,我要等他回来,能让他在茫茫人海中,第一时间认出我。

不过,我虽然外表没有变化,但在一些小习惯上,多少还是有了一些不同…

天景苑的一栋别墅中,大厅宽敞明亮,此时热闹非凡。

这是我买下的房子,就在他的对面,如果有一天,对面那栋别墅亮起灯光,我能第一时间知道。

“诶诶诶,你给我放下,都打出来了还往回拿?我胡了,清一色门前清!”

我把手牌一推,“没子儿了吧,说话算话,瘾也过了,钱也输了,你赶紧给我上路,要不我可鞭子伺候了啊!”

小鼻子挠挠头,“行行行,我认了,坐这儿输一晚上了,做鬼赌运还这么差,真是服了,没意思,下辈子再也不玩了!”

说完,小鼻子魂身虚幻,渐渐消失。

我哼了一声,摇晃着起身,转身来到茶几前,“你怎么回事,养鱼呐,来,这杯干了,要是喝不下去,就赶紧给我上路,别玩赖啊!”

我边说边端起桌上一杯红酒,看都没看就一口灌了下去。

长发女孩两眼迷离,挑了挑拇指,“姐妹儿,你是这个,跟你喝酒真过瘾,你等着啊,等我十八年,回头我还来找你喝酒…”

女孩的魂身边说边暗淡,转眼也化作星光,渐渐散去。

解决了这两位,我摇晃转身,来到最后一位扯着脖子干嚎的大姐面前,“行了,就差你了,只要带你去ktv唱够了,你就上路是不是,来吧来吧,想去哪家,前面带路。”

大姐眉开眼笑,“那必须最好的金帝啊,你可把钱带够了,我身上的票子,他们可不敢收!”

“这个不用你管,你放心唱就完事了。”

带着大姐魂身出了别墅,打上一辆车直奔金帝…

两个小时后,我从金帝出来,经理一直把我送到门口,“似火天师,这个您拿着,上次的事老板还没来得及当面谢您,知道您喜欢喝这个,特意嘱咐让给您带上的。”

我看了一眼,模模糊糊的也没太看清牌子,把酒瓶接过来,“小事,客气了,以后有事再联系我,拜拜。”

“好,再见,似火天师,您慢走啊。”

我摇晃转身,刚走出两步,差点撞到一对情侣,赶忙道歉,“不好意思啊,没碰着你吧。”

那女生一脸嫌弃“你看着点路啊,大晚上喝这么多,怎么想的,真是!”

白了我一眼,拉着她男朋友绕着我走开了。

我呵呵一笑,还能怎么想的,你身边有人陪着,当然喜欢清醒,可我要是不喝酒,他怎么会出现?

忽然,就在我转头的功夫,隐约间,好像看到街对面路灯下,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他穿着黑色的衬衫,袖口半挽在小臂上,眉宇含笑,眸光轻柔,就那么定定望着我。

我微微一怔,随即展颜欢笑,看吧,喝酒就是管用,这不就看到了么。

我不舍地望着那道身影,不敢眨眼,生怕下一瞬他就消失不见。

然后…他慢慢走来,直到我面前停下。

轻轻拥我入怀,温润的声音在我耳边盘旋,“如燚,好久不见…”

‘啪’的一声,酒瓶坠落,殷红铺洒满地。

泪水涌入眼眶,我颤着双手,紧紧抱住眼前这具温热的身躯,一刻也不想松开。

“大骗子,为什么让我等这么久…”

……

那夜月朗星繁,那夜花雨漫漫。

愿世间所爱皆能相伴,所求皆能如愿。

如燚,如意。

——全文完——

终于大结局了,完结之前,每天都急着想要写完,但真的码完了最后一个字,心里忽然空落落的。

半年时间,一百万字,感谢所有读者朋友的一路陪伴、鼓励和支持。

如燚的故事讲完了,但五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书里每一个提到名字的人物,我都尽量安排了出场,但是有一位角色,只有名字,没有故事。

大家还记得她是谁吗?

所以,让我休息一下,年后回来,如果还能有幸和各位同行一程,让我们再一起走进天机女卦师,若水的故事…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燚!

(https://www.tbxsww.com/html/148/148098/36184316.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