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我都快无敌了,你跟我说要退婚? > 第478章 雷雨

第478章  雷雨
因为有托尔那个被炎灵女皇忌惮万分的大冤种背锅,神核遗失的事情并未像苏槐想的那样引爆整个炎城。
炎灵女皇甚至没有做出任何追寻,只是以铁血手腕将族中所有的反叛者尽数清洗,随后派遣了一位族老,几位长老经营炎城,以此作为炎灵族获取外界资源的通道。
而炎灵族本身,则进入了一种半隐世的状态。
当然,苏槐对于炎灵族与托尔之间的弯弯绕绕并不清楚,他带着神核远遁数千里,而后才借助一座小城的短距传送阵回到了炎城。
没办法啊,这片区域横亘数万里之地,唯有炎城这么一座城池拥有超远距离传送阵。
他这一趟不仅仅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神体,还拿到了神核碎片,完成了小月神交给他的任务,早就归心似箭了。
现在只想着尽快通过超远距离传送阵抵达万族战场与神域的入口。
毕竟万族战场好是好,却始终不是他的家。
炎女女皇不再为神核碎片的事情担忧,自然也就无须再对沙克斯戒备什么,在事情发生的当天,便离开了炎城。
而留下的那位族老虽也有着半步域神级的高强实力,却也不敢在一位域神面前摆什么谱,一心只想着赶紧送走这两尊瘟神。
沙克斯与缪萝离开炎城那天,心累的族老还在城主府中如释重负地坐了好一会儿。
.
荣光帝国,南都城。
这座有着浓重北欧风格的大城,是荣光帝国与函光森林接壤之地,函光森林是一片巨大的热带原始森林,其中居住着大量的兽族与妖族,虫族部落,可以说是万族战场最大的热带森林。
中心区域甚至还流传着法则领悟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巅峰域神出没的传言。
据悉,那似乎是某位已逝神王曾经的坐骑......
如此大的森林,与荣光帝国接壤的部分当然只是外围一角。
南都城,作为森林边界建立的繁华城市,承担着帮助荣光帝国收纳森林资源的重要职责,帝国至少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各种中低端修行资源都来源于这座看似毫不起眼的小城。
而因为毗邻大森林的缘故,南都城民风彪悍,在这里居住的大多数自由民全都是有着修为傍身的修士,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职业猎荒人,靠着进入森林猎取异族身体材料,又或者挖掘矿物,采摘灵植为生。
当然,这里是荣光帝国,除了自由民外,还有......奴隶。
按理来说,修士应当先修心。
但这世上能真正做到不被外物侵扰,不因欲望沉沦的生灵,实在太少太少。
真正的隐修士都潜居于生灵罕见的僻静之地,随天地自然而为,不与天地争道,不与世俗争理,又怎么可能入世修行?
要知道,修行变强......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欲望。
世人皆如此,而这些久居南都城的修士,纯粹为了利益而时刻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心底压抑的欲望与情绪就更重了。
南都城的人口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奴隶。
并且以各种各样的女性生灵居多。
她们有些负责照顾主人起居,有些负责给那些猎荒人营造‘家’的氛围,有些负责协助处理猎荒人们带回的战利品,还有一些,纯粹只是为了用来宣泄欲望。
奴隶制帝国是这样的,奴隶只要乖乖听话卖命就行了,而主人要考虑的事情就很多了......
“其实我打心眼里唾弃这些买卖奴隶的修士,野蛮,自私,毫无人性......我之所以不远万里专门奔赴这座帝国的边陲城市,就是为了给他们一点惩罚。
比如没收他们的资产,让他们也成为毫无资产的可怜人,直到有一天沦为他们曾经肆意打杀羞辱的奴隶。
当然,我是一个正直的人,不会私吞那些脏款,我知道一个非常可怜的炼药师女孩,她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双亲,才六岁就孤苦无依,长大一些后还被恶毒的叔婶侵占家产,人生之路坎坷无比,但却依然善良美好,有着跟你一样的纯洁之心。
我会把那些药材交给她处理,希望她能借此完成自己的梦想,成为一个闻名世界,救苦救难的药师。”
“至于别的财物与资源......我还知道一个名为诺克萨斯的破落小城,在那里居住的生灵种族不一,全都是一些被压迫到荒野里的小族群。
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在一位领袖的带领下聚集起来,勇敢地向那些肥头大耳的压迫者挥舞起反抗的旗帜,但终归是底蕴太浅,资源也极度匮乏,我打算将夺来的资源全部捐献给他们,自己分文不取。”
沙克斯已经能做到一脸平静地听苏槐各种扯淡了。
但缪萝却还未真正了解这个男人。
她能感觉到,苏槐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而这一番话下来,她只觉得之前对苏槐贴的那些关于‘狡诈’‘阴险’的标签全都是自己带着有色眼镜看待了哥哥的朋友。
谁说哥哥的朋友就不能是好人了呢?
虽然他之前的表现确实有些冷血,甚至残忍。
但归根结底,是他一直一路护持着自己。
还始终用一种可能稍微有些严厉的方式教导自己的成长。
尤其是在经过了荣光帝国那座北方小城以及炎城的事情,缪萝已经逐渐从自己那些美好而天真的幻想中醒悟。
毫无疑问,哥哥的做法,黑渊的做法在她看来依旧是错误的。
这一点无可否认,毕竟就连卢卡斯·歇莱特自己,都不敢说自己是正确的,而哥哥身边的所有人,无论是那位域神,还是他的手下,乃至苏槐这位哥哥的朋友,从来都没有否认过他是一个坏人。
就像从来没有人可以否定缪萝是个广义上的好人。
就连那些她曾经收容过,最后又对她谩骂责难的背叛者,也只能从‘她是那个恶魔的妹妹’这个角度来攻击她。
缪萝从来都没有错,她之所以会一直失败,一直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唯一的原因就是——她,太过弱小。
如果当年父亲足够强大,她与哥哥的故乡就不会沦陷,父亲的尸骨不会在黄沙中腐蚀,血魔族的国度也不会一夕之间覆灭,母亲也不会为了给他们两兄妹寻一条生路而被迫与狼同谋,最终葬身沙海。
如果后来哥哥足够强大,就不会与北雪姐蜷居在地底数年,不会每天都靠着难闻的臭肉填饱肚子,不必为了一点点干净的水源冒着丧命的危险外出,最终找到出路时还因为恶人的阻拦而一度失去了北雪姐。
如果她自己,如果缪萝·歇莱特够强,就能在哥哥一开始走进深渊时拉住他,就能在这个充斥着绝望与悲伤的世界中成为哥哥的依靠。
她从未想过没有哥哥的世界。
血魔族记事很晚,但她知道,在母亲逝去之后,在所有人都逝去之后,是哥哥,是那个曾经有点怯懦的兄长,用自己的血,保住了她的命。
哥哥的天赋不差,至少,比北雪要强。
是自己这个拖油瓶,在他成长的最紧要关头,一点一点地汲取着本该属于他的光辉未来,贪婪地将一只血魔最本源的东西,全都化为了让自己活下去的养分。
当灵魂深处的记忆一点一点涌现之时,缪萝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少次偷偷躲在被窝里失声痛哭。
她深爱着自己的兄长,但正是因为在乎,她才敢把所有人都知道,但所有人都不敢说的那些事实大声地说出来。
卢卡斯走的路,是一条没有未来的死路,这几乎是整个黑渊的共识。
黑渊所奔赴的道路,至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光明。
就像是再漫长,再暴烈的黑夜与雷雨,都终将迎来黎明与天晴。
但像夏克·玛利安那样的人太多了。他们几乎全都代表着世界的黑暗面,全都是被打落深渊,而后又从渊底爬回来的恶鬼,他们将自己的未来寄托在卢卡斯的身上,坚定不移地跟随着他,簇拥着他,一同走向盛大的毁灭。
缪萝想要救赎这一切,但她的力量太过弱小,只是一只倔强地拦在大路中央的洁白小花,卢卡斯这位车夫固然不愿伤害她,但她也拦不住他驾驶的那辆车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轰轰烈烈地奔赴没有未来的未来。

(https://www.tbxsww.com/html/147/147875/35960313.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tbxsww.com.tbxsww.com